手机上阅读

202(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经理说您估算沈国安准备栽赃吗? 关彦庭捻动着三指,“八九不离十。"他 愈发忍不住笑,“常言道上阵父子兵,沈国安 绐沈良州料理了不少麻烦,是儿子回报老子 的时候了。〃

    刘经理离幵后,关彦庭进厨房煮了一碗 面,清汤鸡蛋,几缕绿油油的菠菜叶,随处 可见的食材,经他手加工,无法形容的色相

    诱人。

    我伏在沙发背,懒洋洋眯着眼,“我不吃 葱花。"

    他似笑非笑看了我一眼,专注挑干净掺 杂面中的碎葱,我们此时和世间千千万万的 平民夫妻毫无两样,

    他屈膝蹲在我面前,格外纵容我的得寸进尺,"理所应当等我伺候的女人,关太太是

    第一位。"

    他舀了半勺汤汁,在唇边试了试凉热,

    刚好合适,他哄着我张嘴喝,"滋味行吗。"

    这么简单朴实的一碗面,我记不清多少 年没吃过了,在金钱权势的漩涡摸爬滚打, 温馨无害是太奢侈的辞藻。关彦庭不着痕迹 撩拨了我隐藏最深刻的一根弦,触及了它的 开关。

    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你会做饭。〃

    他耐着性子喂我吃,"只会煮面。一年不 超两三次。〃

    我吐出半截软趴趴的菜叶,他无比严肃 拿勺子抵住我的唇,〃不许挑食。咽掉。W

    我委屈巴巴瞅着他,他不为所动,温润 如玉的男人一旦不绐余地,几乎没得商量, 我不情愿咕哝了两下,喉咙呜咽一滚,他指尖擦拭我唇边的汤溃,"营养均衡,不然会 丑,比画不好眉毛更丑。〃

    "关先生诅咒我。"

    他吃光我吃不了的剩面,“诅咒你缠我一 辈子不得安宁。"

    阳台外飘着小雨,天花板吊着的水晶灯 光芒橙黄而昏暗,将一切笼罩得暖和恍惚, 泛着不真实的温度。

    我在欺骗他,他也在这段婚姻里自欺欺 人,装聋作哑。

    我知他贪慕权势,他知我割舍不下的旧

    情。

    虚情假意的话,虚情假意的拥抱,谁也 不戳破,任由它滋长发酵,保不齐某一天,

    假戏真做也说不定呢。

    周五的军区阅兵仪式,是东北一年一度 政治盛典,三省海陆空下士以上军衔的士兵少将以上军官无一缺席,足有两万余名,

    阵势空前浩大。

    今年的阅兵典礼,我将以关彦庭家眷的 身份陪同巡视。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gnabuhsiuhz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当天省军区出动了六辆防弹吉普从干部 大院二栋楼接走我和关彦庭,穿上参谋长军 装的他,英姿飒爽的模样实在令人疯狂。

    哈尔滨市南北通达的主干道,四条旁支 道路全部封锁,蓝白绿三色军服的方阵,远 远望去,遮天蔽日,杳无尽头。

    车队抵达军政大楼,沈国安与阎政委还 未到,观礼的谭老司令及夫人也未露面,似 乎来得早了点,一连排的警卫员引着我们进 入场地,关彦庭作为东道主自然要招待各方 来宾,我们被无数西装革履的高官政要冲散 后,警卫员开路把我带到一处女眷集合的区 域。

    省军区参谋部蒋副官的夫人,他和关彦 庭同宗同枝,对我比别人客套殷勤,我自知 过往不洁,口碑也差,不太敢明目张胆的出 风头,蒋夫人倒是替我把风头都应承了。几 只省委大老虎迟迟不进场,仪式推了又推,

    她们等得不耐烦,结伴乘船游军政大楼后方 开凿的人工湖。

    船停泊在一间亭子的阁楼之上,四周没 有窗户,只有蓝绿色的帷幔在朔风中揺曳

    着。

    这地方清静朴素,像是平日军官议事的 场所,我坐在石凳,望着巍峨的假山石,深 呼气说,"阳光不错。"

    "关太太也不瞧瞧什么日子,天公自然作 美。东三省的军队盛事,中央都器重,副常 委派下来两名,其他省份哪有这等殊荣,皆 是关参谋长的招牌响亮,京城才记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