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2(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鼻息缭绕阵阵茶香,我意犹未尽品茗," 蒋太太过奖了,彦庭为中央效力,谈何买他 面子之说。"

    “关太太是当今东北名门望族老一辈的明 珠了,坊间不是传诵一句话吗,不重生男重 生女,生关太太这样出色争气的女儿,十个 龙子也不换。"

    “何止坊间。〃蒋太太吧唧嘴,“这话啊,

    最先是上层社会流出去的。"

    她喜滋滋挑拣竹筐内茶叶,目光不经意 晃过西南角的扁舟,她仔细观摩,〃那不是冯 书记的独女吗。怎地不在大院,也跑来赏湖 了?,,

    我脊背一僵,东北姓冯的书记唯冯秉 尧,他女儿可不是张世豪的新欢冯灵桥吗。

    我不自在扭头,眼神忽明忽暗洒向湖 心,回避姗姗上岸的她。

    伏在廊下喂鱼的崔太太顿时扔了钵盂, 春风满面迎过去,“冯小姐,没跟着冯书记应 酬吗?,,

    "崔太太取笑我,我不懂官场规则,别提 帮忙,不碍事就好。"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崔太太拉着她在我左前方落座,"人逢喜 事精神爽,看你水灵灵的,像十八的姑娘。”

    有多嘴八卦的夫人缩头缩脑问了句,“什 么喜事呀?〃

    “张老板要做冯书记的乘龙快婿了,吉林 省满城风雨,杨太太的消息不灵通哟。"

    我置之度外摩挲壶口漆釉的青花瓷纹,

    自始至终吝啬只言片语,冯灵桥和她们打了 招呼,我仍爱搭不理的,也分不清她来者不 善,还是我小人之心,她主动和我寒暄,〃关 太太,久仰。"

    我皮笑肉不笑说我久仰冯小姐。

    “从关参谋长那里论,您是我的长辈。〃

    冯灵桥毕恭毕敬的态度挑不出错,就是 听了不入耳,也算她有膈应人的本事,"官称 是长辈不假,论年纪,冯小姐当我的姐姐绰 绰有余,我担不起。〃

    她不卑不亢,半点寻觅不到偎在张世豪 肩膀的娇羞驯服,天真无邪?莫不是扮猪吃 虎。

    骨子里傻乎乎的无可救药,冯秉尧恐怕 不敢把女儿托付绐土匪头子。

    "无关岁数,出嫁从夫,丈夫尊贵,妻子 也受人崇敬。”

    她拎茶壶要绐我斟满,我四处咂摸风 景,袅袅白雾湮没了我下巴,她乖巧递我杯 子,我伸手的功夫,亭子的台柱一条金鱼滑进 她裙摆,她失声惊叫,整个人俯卧摔在了石桌,那杯沸腾的茶水也顺理成章浇了我腕子 和臂肘。

    我感觉一股锥心的灼烈刺痛,紧接着跌 入一架宽厚的胸膛,熟悉的炙热,熟悉的绿 茶洗衣粉香,熟悉的银色纽扣,熟悉的喉结 下一枚黑玉骷髅,顷刻间轰炸了三魂七魄, 烧垮了我的理智。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帮 ≧

    毫无征兆出现的张世豪揽住我腰肢退后 了半米,残余的水花迸溅,一滴不浪费打湿 冯灵桥包裹在丝袜里的膝盖,她立马捂住烫 伤的皮肤,泪眼朦胧不胜娇弱的窝在石凳。

    张世豪卷起我的衣袖,掏了一杯冰凉湖 水,按住我红肿的疤痕沉入杯底,尖锐的疼 仿佛针扎一般,我不禁挣扎,他脸色凌厉怒 斥,〃不准动。"

    猛地意识我和张世豪逾越了本分,战战兢兢 的掰开了他交握我的十指。

    张世豪似是也才回味过来,他不露声色 收回了搭在我腰背的左手。

    太太们都是人精,被这一幕看呆了,很 快有所反应,打着圆场照顾冯灵桥,视若无 睹张世豪千钧一发弃她救我的插曲。

    冯灵桥伤势比我重,丝袜烫烂了洞,绯 红的水泡连成一片,足有小拇指盖大小的七 八个,她死咬牙齿,眼睛里积蓄着楚楚可怜 的薄露。

    “世豪,是我的失误,我一时手滑,连累 关太太陪我遭殃。"

    冯灵桥这出戏码,明显故意为之,张世 豪在商务会馆那句"绐她全部",致使冯灵桥 萌生猜忌,稍加打听不难了解,我十有八九 是他口中的神秘女人。

     西子说

    【今天忙别的事,明天一定加更,有两场感 情戏,后面感情戏会增多,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