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3(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所有人瞩目中,坦克有条不紊开进黄 线内,警车护卫,炮车打头阵,礼花盛放在 午后骄阳灼烈的天际,我凝视一旁穿着墨绿 色军装神采飞扬的关彦庭,这个托我爬到最 高位置的男人,他神情庄严肃穆,笔挺立在 坦克完全敞开的天窗里,接受一拨又一拨的 首长高呼,一次又一次举起右臂敬军礼,他 英姿勃发的矜贵风度,是那般璀燦,荣耀, 光辉万丈,有那么一时片刻,骄傲挤满胸 腔,不论真真假假,他是我的丈夫。

    五年前我出道不懂事,逃了几单客户, 在同行姐妹儿眼里,求之不得的肥肉美差, 米兰曾愤懑掐着我脖子,她骂我贱货,吃这 碗红烧肉,就别装吃素的蒜。

    我抽噎大哭,我说那老头儿特脏,他家 伙包皮有泥。

    米兰怔了几秒,我沿着墙壁一寸寸跌 落,她点了根烟,哭笑不得说,“短的,软的, 缺点玩意儿的,你干久了都会碰见,除非你 运气好,大富大贵的命。一万个妓女,顶多 择一个。W

    五载艰辛浮沉,饱经沧桑磨难,大风大 浪捱了一遭,我程霖也有今曰。

    这是我一辈子走过最长的一条路。

    繁华锦绣,众星捧月,振臂高呼,雄浑 的呐喊刺破云霄,震得头皮发麻。

    我穿越人海,穿越一张张陌生又黝黑的 脸孔,我看到了祖宗,看到了文晟,看到了 所有在我的世界中,曾来往,曾掀起惊涛的 人,车款款推移,我脑海放映电影般,一帧 帧的重现,一幕幕翻页,我赔了什么。

    ★首★

    ★发★

    ★追★

    ★书★

    ★幚★

    情爱。

    自由。

    抑或是截然相反的岁月。

    关彦庭在我失神时,握住了我的手。

    我偏头看向他,他淡泊目视前方,"关太 太,能绐你的,我都会绐。”

    我鼻腔涌起一股涩痛,"关先生不怕吗。

    “你来找我那一日,问过我。"他眼神坚 定而铿锵,三里,五里,直至接近十里长街 的尽头,纹丝不变,“怕。我不是一具钢铁, 更非刀枪不入,但你想要的,我会拼尽我的 全力。"

    礼花轰鸣得震耳欲聋,把整座城市湮没 的炮声、关首长的呼唤声,噬灭在斑斓的光 束里,我犹豫着,探出另一只手,扣住了他 袖绾熠熠的国徽。

    阎政委的仪仗非常之快,是我们时间的 一半,便从长街退下,而轮到沈国安的仪仗队穿行阅兵场时,二十名武警簇拥他迈向搭 载的防弹车,他位高权重,坦克吨位也强 大,据说请示中央调集了黑龙江镇省的国防坦 克,相当大手笔。

    警卫员扳开绿铁皮车门,沈国安来不及 抬腿,他的秘书风风火火拨开人群,焦急唤 了声沈书记,他踮脚说了什么,沈国安脸色 突变,他攥住秘书衣领怒斥胡闹!怎么不拦 住她?

    秘书哆哆嗦嗦说,"对方传您的话,请夫 人速来"

    “放屁I ”

    沈国安气得面孔铁青,"查。东北翻个底 朝天,也查出究竟是谁,敢算计我!〃

    “夫人的奔驰撞破了警戒线,她叫嚣是您 的续弦惊动了其他省委,情況愈演愈烈 了〇 〃

    乱作一锅粥的混乱里,沈国安惊鸿一 瞥,望向观礼台,他并无目标的搜索着,聚焦 微微涣散,我在茫茫人潮中,回敬他耐人寻 味的一笑。

    我并非不懂天高地厚,与沈国安敌对,

    乃是他过分猖獗,妄图为难关彦庭,他赴京 五天,将一把手的实权交出,同样,爆发任 何风波,代理书记难辞其咎,他明摆着想趁 机泼关彦庭脏水,抹一笔黑,届时中央考 察,最忌讳声誉不廉。

    所谓先下手为强,官僚范围内我把他搞 臭,他顺藤摸瓜十有八九猜中我利用二太太 操纵棋盘,他折腾关彦庭,必然三思后行, 女人的小花招,往往定成败,一旦恶劣局势 不可逆转,我绝不善罢甘休。

    小小一计,提醒沈国安顾虑诸多猝不及 防的来日方长。

    黑龙江省委书记登不了主席台,压轴巡 视临阵取消,看台议论纷纷,猜测沈国安什 么缘故走得如此匆忙。

    蒋太太旁敲侧击探我口风,我阴阳怪气 讽刺,"咱们大名鼎鼎的沈书记,勤政爱民, 兢兢业业,除了老百姓的事,谁请得动他 啊〇 "

    ★首★

    ★发★

    ★追★

    ★书★

    ★幚★

    她们面面相觑,没胆子附和,顿时不言 语了。

    阅兵结束我们乘车抵达观海楼,整栋酒 店被武警包围封锁,只进不出,关彦庭做东 家,亲率黑龙江军政和省委款待吉林辽宁省 的高官政客,午宴开席迟,四点钟菜式才齐 全,女眷这一桌吵得很,男宾的敬酒一盅接 一盅,我根本喝不下,委托蒋太太打掩护, 溜出偏门透透气。

    冯书记的车泊在后院门口,前灯亮着,

    影影绰绰的轮廓模糊不清,像是冯灵桥,她 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遮掩了半张脸,昏黄 的光虚虚实实,男人裸露半截手腕,银色表 盘若隐若现。

    我恍惚浑噩看了好一阵,左侧的门板突 然传来天翻地覆的呕吐,浓稠的恶臭纳入鼻 息,男人倒在地上,打着滚滑向我,我捂着 唇迅速逃离了那里。

    观海楼的黄昏,比白日风景更美,关彦 庭告诉我,园子豢养着一只白狼,是极其温 顺没有牙齿的白狼,达官显贵偏爱在观海楼 议事,寓意狼子野心得中,飞黄腾达,我心 不在焉拨弄着沾染了露水的竹叶,漫无止境 走走停停,寻觅那只被拴住的白狼,今天也 算不虚此行,我识破了冯灵桥吃荤还是吃 素。

    她断断不是素食动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