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4(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04

    我迟疑半晌,关彦庭那副了无波澜的模 样,令我畏惧又彷徨,我许久才动了动身 体,朝他走过去。

    他将手中杯子递到我唇边,“喝了。"

    我嗅了嗅气味,发现那根本不是纯净 水,而是润喉苦辣的龙舌兰,圈子里姑娘说, 宁喝十箱白兰地,不沾一杯龙舌兰,这玩意 儿兑了洋酒,后劲儿猛得不可想象,而且是 专门下药的酒,不少红牌小姐栽了它,轮得 遍体鳞伤,简直是谈虎色变。

    我知道关彦庭在借酒提醒我昔日的身 份,一丁点超脱了范畴的行为,会放大无数 倍,我已是盖章生效的参谋长夫人,他用大白 天下的干脆方式坐实了我的名分,同样也捆 绑束缚了我的一切。

    我皱眉搪塞着,〃晚宴喝了酒,我酒量差

    我和他只碰了一面,在后园的假山,石碑 你提了八个字,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倘若 有什么不可告人,会在大庭广众的场所吗。"

    他目光牢牢锁定在我面孔,意图探究我 几分真假,几分做戏,他漆黑的眼底爆发的 恐怖威慑感,犀利到我完全抗衡不了的地步。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酒不醉人人自醉。女人一贯的手段,逼 男人酒后吐真言,关太太不喝,我怎听实 话。"

    我说,"点到为止的接触,就是实话。" 他噙着冷笑问,“是吗。"

    我别开脸,不想再和他口舌之斗,我嚼 不蠃他,关彦庭凭借耍笔杆子贡献计谋的文 官起家,他的智慧与伶牙俐齿,仕途封他军 区诸葛不是瞎喊的,我输定了。

    "关先生不信我,何必多说。"

    我扭头要走,他一把扯住我,拿着那杯 调了浅蓝色的龙舌兰往我口腔灌,我被他钳 制动弹不得,剧烈咳嗽着,他将玻璃杯重重 投掷在酒柜,吮吸掉我嘴角流出的液溃,含 住我下唇瓣,不准我吐。

    弯曲的舌头传来灼痛,隐隐的血腥味弥 漫,冷汗一下子遍布四肢百骸,他咬得特别 重,几乎切割舌尖的一块肉,我瞪大双眼挣 扎,关彦庭幽邃的曈孔是数十支冷箭齐射, 每一支都绞杀我。

    当鲜血流得一发不可收拾,他终于松开 了我,他舔舐着唇舌丝丝交缠的污移,〃张世 豪来找过我。他指明说你是怎样的女人,早 晚会蚕食得我一滴不剩。你猜我怎么回他, 我说甘之如饴。程霖,他失算了。他认为你 不敢背叛他,嫁绐我。同理,他也认为我会戒备这段婚姻的不纯粹与目的性。遗憾事实 是,我有充分的耐心。"

    他大拇指腹摩挲我隐藏在眉骨的红痣," 记住,关太太的位置不会是别人,但也不一 定只是你,它可以空缺。前提是,你多久把 他从你心里剜掉。〃

    他说完,便将我一推,径直离开厨房。

    我虚弱倚着橱柜,跌坐在冰凉的瓷砖 地,偌大而空荡的别墅,是他渐行渐远的脚步 声,化为一片死寂。

    我蹲了许久,舌根与牙床是铁锈酒精的 混合,我张大嘴手指探入,伏在酒桌的凹槽 狠狠的呕,起先是干呕,接着呕出胃里残余 的食物,到最后,近乎胆汁都吐了,我掏了 一捧水冲洗,走出厨房发现一楼关着灯,我 慢慢抵达二楼,关彦庭关在次卧,有哗啦啦的水声,我用力叩打紧闭的门扉,没有任何 回应。

    我哽咽着哀求,"你不想听我的心里话 吗。我坦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