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4(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水声很快平息,又过了片刻,门被拉 开,关彦庭穿着深色睡袍站在门口,他个子比 我高出很多,我需要仰视才能看清他的轮 廓,我毫不犹豫扑进他怀中,死死地抱住他, 埋在他湿淋淋未擦拭干净的胸膛,〃我和张世 豪,的确没有一刀两断,这几年,我有过一 些男人,各取所需,各安图谋,我不爱他 们。唯独张世豪,我承认他的陷阱我没逃脱。’

    突如其来的拥抱,关彦庭脊背瞬间僵硬 住,他任由我依赖着他的体魄,把自救的重 量如数交付他,他稳固撑起了我的全部,是 酒醉,是无助,溶蚀在一处,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沈良州洗净我沾染的污泥,他绐了我一 方堂堂正正生存的天地。即使无名无份,相 比我当初烟柳卖笑,也好了太多。你问我那 是爱吗,我答复不了,我只明白,我爱过张 世豪。〃

    我抽泣着,"我会剜掉他,绐我点时间, 彦庭,我现在办不到。"

    他下颔抵在我头顶,招架不住我暴风骤 雨式的哭泣,语气柔软了多半,"哭什么。" 他闷笑,〃吓着了?M

    他试图抬起我的脸,我不愿这副失控狼 狈的姿态面对他,圈住他脖子的手收紧,埋 着不肯顺从,他无可奈何,只能随我哭。

    我不知哭了多久,两颊都红肿着,气若 游丝看向他,关彦庭打量了我几秒,抹掉我 眼皮挂着的泪珠,“倔脾气。半字不中听,就撒泼折腾我,是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一声不坑,任他摆布。

    他察觉我衣服散发着一股恶臭,解掉污 浊的长裙,一边打横抱起我,一边不嫌弃亲 吻我面颊有泪痕的地方,“我的错,不哭了。

    我挨在他耳畔,他将我抱进浴室放在浴 缸中,温热的水浸满我裸露的一寸寸皮囊,

    流淌蔓延,腿间的水荡漾着,浮浮沉沉,飘 飘荡荡。

    他手法轻柔打理着我死结的长发,我直 勾勾望着泛滥雾气的大理石砖,“他什么时候 找你。"

    "今天。”

    张世豪像一只鹰,他把时机掐得无比精 准,他操纵全盘,东南西北压得密不透风。

    我不在关彦庭身边总共两次,一次后 园,另一次我在旁桌饮酒,他倒是很会挑。

    关彦庭也沉得住气,之后两小时不着痕 迹谈笑风生,硬是这把邪火憋到现在才泄。

    他粗糙的指尖拂过我锁骨,峰峦和肚 脐,悄无声息的挤进隐秘地带,我下意识抵挡 他手腕,他单刀直入,抚摸的怡是我最敏感 娇弱的东西,我仓皇无措中非但没有解救自 己,反而把他的手朝更深处推了进去。

    我颤栗着收缩,整个人情不自禁拱着屁 股,浮出水面。

    他低哑着嗓音,"别乱动。"

    关彦庭似乎在探索那条狭窄潮湿的甬道 里是何等让男子痴迷疯狂的春光,他拿捏不 精指法,时轻时重的,偶尔疼,偶尔痒,我 大抵干涸了太久,他莽撞生疏的侵略下,我蜷缩着在浴缸里泄了一次,这一晚颠簸跌宕 于大悲大喜的天堂地狱,情欲饱受刺激释放 得愈加汹涌澎湃,难以控制。关彦庭仅用三 根手指,便让我丟了魂魄。

    我呻吟着夹紧双腿,满面潮红瘫倒在另 一端,他抽出食指和中指看了一眼,沉入水 里涮了涮,略带玩味邪恶笑,"关太太很敏 感。,,

    我丧了半条命命,懒洋洋窝在关彦庭胸 口,他的呼吸平和安详,外面淅淅沥沥的雨 声,映衬出房间的静谧温馨,和一个男人在 缠绵悱恻的雨夜相拥而眠,这或许美好而幸 福,可我们最想要的,其实都不满于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