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5结婚(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米姐,你真让我寒心呐。"

    我百感交集的腔调,"五年前,我不满十 六周岁,东北的雏妓盛行,圈里老鸨子泯灭 良知,用雏妓的肉体换却发财的白日梦,那 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我眼睁睁瞧着一个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饱受艾滋病的摧残,活 得如同魑魅魍魉,惨不忍睹。”

    我弯曲指节,剜掉眼角的一滴泪珠,"怎 么你我,就面目全非了呢。我没有掠夺侵占 你的利益,更无歹意,你缺钱,缺势,我会 为你竭尽所能,你偏偏走了最不该走的一条 路〇,,

    米兰捂着下颔,盖住她的荒瑟仓皇,她 抗拒这一幕,连说了几句假的,统统是假 的,失魂落魄匍匐在椅背。

    灰烬般的惆怅。

    她认了,她别无选择。

    "程霖。"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她声带暗哑喊我,“你够道行。我小瞧你 了。〃

    清月楼的雅致,一般茶楼仿照不了,镂 空的红木台灯,我越看越欢喜,指尖饶有兴味梳理着浓密的流苏,昏黄光束熙熙攘攘,

    搅动尘埃,明灭中是我无欲无求的面目。

    何来无欲无求。

    在漩涡待久了,伪装变得轻而易举。

    〃米姐,沈国安绐你什么好处,让你不惜 坑骗,内讧,不念我们的情意。"

    她恰似丧家之犬,曈孔了无神采,“我教 导你,这一生,要么爬上金字塔尖,要么碌 碌无为,一败涂地,^追^書^帮^首^发~不要居中,不要随波逐 流,那是最无意义的光阴。天赐一副好皮 囊,平庸是愧怍。"

    她端正坐姿,不卑不亢,没有向我妥协 求饶的意图,"是你把我看作永远不会迫害你 的圣人,金字塔尖,谁不想爬。〃

    我红着眼眶,"是啊,庆幸不晚,我不致 瞎得自讨苦吃。”

    茶壶的底儿,氤氲融化,苦涩得很,我啐吐在茶杯里,抓着方帕擦拭,只是这一 擦,擦了茶水,也擦净了不争气的眼泪。

    "米兰,沈国安是关彦庭的劲敌,是压着 张世豪的一座大山,因为他们都是男儿身,

    真刀真枪的火拼,但我程霖,九曲回肠的能 耐未必斗不蠃他。我预备一千种招数,和他 一较高低,我当你了解我的血性,未成想,

    你犯糊涂了。〃

    她麻木苍白的脸孔,是满盘皆输的憔 悴,她愤懑,又无可奈何,尔虞我诈本是一场 生死赌注,不怕输的狠角色,才能逆水行

    舟。

    我拎着爱马仕站起,抚摸着锃亮诱人的 铂金扣,“我们割袍断义,你戕害我在前,我 再讲情分,只能成为悲惨的牺牲品,防不胜 防的炸弹,剪碎雷线才稳妥,你别怪我,米 姐〇 "

    我交绐阮颖一支勃朗宁,命令她守住米 兰,^追^書^帮^首^发~她很识趣,一字不多问,规规矩矩的拿 枪抵着她额头。

    我走出包厢,吩咐等候我的司机,“我让 你联络的地痞混混儿,有眉目吗?"

    司机偷偷打量屋内,大门紧闭,他看不 真切,索性低头不看了,以免惹着我,“地痞 混混儿,连老窝都没有,我顾虑捅了篓子, 不好收场,夫人也未告知,您处置的人何种 身份,为求保险,我联络的是西街的地头 蛇,阿荣。"

    我戴上墨镜,"你认为妥当就行,阿荣来 了之后,把茶室内的女人绑了送去他地盘,

    等我五天,五天我绐他清理结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