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7囚在我身边(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如今一艘船,一荣俱荣一损倶损,

    关参谋长深知疑人不用的道理,他对老邹是 信任的。〃

    言下之意,关彦庭往后的每一招棋,邹 秘书长都能事先探听到。

    我越过旋转的托盘,握住邹太太手,"您 可替我留意着,我是怕了,才安稳几天呀, 女人图什么,不就是长命百岁,相夫教子 吗。彦庭假如犯糊涂,您支会我一声,我预备 打点着,不至措手不及。"

    我只差声泪俱下,演技太精妙,连邹太

    太都蒙混了,她怜惜反扣住我手背,“你委托 我了,我能不帮吗?只是你也清醒些,该站 哪一阵营,切莫意气用事。〃

    我抽餐巾纸擦拭嘴角的沙拉渍,"我清

    我和邹太太这餐饭吃了两小时,结束时 候,她说她的生辰在月末,有劳我陪她在专 柜选一条项链,绐她参考,哪一款式适合。

    她的求助我乐得应承,我们去往餐厅附 近商场逛了一圈,选定一间装潢高端的法国 品牌珠宝行,我们试完项链正要付款,门外 忽然走进一众人马,男女皆有,居首的女子 苗条高挑,戴着一副墨镜,由着保镖的保驾 护航,直奔VIP专属柜台,相当惹人瞩目的 气派。

    宴会一别,我记忆不赖,女人是王凛的

    侄女,跟在她身旁的男子我更认识,我站在 那儿思索良久,心生一计,笑着唤了句,〃二 力〇 "

    他听到我声音,脚步仓促一顿,旋即扭 头看我,格外微妙的神色,我背叛袓宗是忠 诚耿耿的他心中大忌,他厌恶我到极点,只 不过碍于我今昔地位,他不得不强颜打招 呼,“关太太也买珠宝。"

    我得体微笑,"陪邹太太。"

    我逗弄指尖的钻石,“沈先生复职了吗。

    二力说劳关太太记挂,沈总官场失意, 商场得意,平安无虞。

    沈国安趟浑水的动作是慢了点,他也严 防死守关彦庭扣一顶连襟护犊子的帽子,官 场大佬一旦过招,撇一拳,保不准原形毕 露。

    "让他注意休息。"

    【全-网】

    【更-新】

    【最-快】                gnabuhsiuhz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二力扫了我_眼,〃不打扰您。〃

    我笑而不语,柜台小姐刷了卡,我询问邹太太还买什么吗,她说不了,我们朝珠宝 行大门行走着,王小姐摘掉墨镜,浮着一丝 嚣张的笑,"且慢。〃

    二力下意识阻截她,她不领情,反而瞪 他,“程小姐大名鼎鼎,你们男人不是说,东 北一睹水妹芳容,方不虚此行吗?爱美之心 人皆有之,我是女子,我也好奇呀。〃

    邹太太诧异打量她,自从我跟了袓宗, 翻我旧帐的快灭绝了,巴结谄媚尤嫌来不 及,何谈以卵击石。

    王小姐的舌头够韧。

    脑子也够笨。

    我淡笑凝视她,又是一个对袓宗假戏真 做,动了情念的女人,才百般排斥我,她完 全看不透彻我们之间的悬殊,“仓廪实而知礼 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可惜不三不四圈子的 女人,不明礼节,不懂荣辱。”

    二力急忙打断她,〃王小姐,您先买戒 指,沈总有会议,耽搁送您。"

    她压根不搭理,蛮横推幵碍事的二力," 内地军官的太太,档次低,背景低,真比不 了我们香港的高贵。"

    我不恼,略带敬仰,〃王小姐出生在天之 骄子的香江宝岛,怎跑东北押注了毕生绝 学,倒贴着想嫁沈先生呢。〃

    她缩着眸子不支声。

    〃王小姐是否了解内地传颂的古话,四两 拨千斤。"

    我漫不经心抚耳环,“我丈夫的军权,十 秒之内,夷平香江区区弹丸之地,化为废 墟。香港警署不曾狂言,王小姐巾帼不让须眉 呢〇 "

    “二力。〃她没和我唇枪舌战,她斗不臝 我,便向二力施压,"沈先生吩咐珠宝行招待好我,你愣着干什么,不清场,添堵的人不 自晓,搞得乌烟瘴气,我有兴致买吗?"

    二力来回看了看我和王小姐,迟迟不动 作,我本是要走的,这下倒不急了,我坐在 高脚椅,指着正中央最夺目的一款绿宝石戒 指,让柜员取出瞧瞧。

    我饶有兴味的试戴,王小姐怒斥二力," 沈先生让你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幇 ←

    她反手按住另一枚我喜欢的黄宝石,"这 些我统统包了。清场,只我一个客户,足够 你们赚的。"

    柜台小姐不知所措怔着,我置若罔闻,“ 装好,刷卡。"

    王小姐捏着宝石不撒,我陡然一沉,扬

    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委实不轻,她左颊 血印子猛地鼓了半寸,她捂着火辣辣的皮肤 不可置信看我,"你扇我?"

    我若无其事抓起柜台铺垫的绒布,厌恶 蹭洗着刚碰了她的地方,“二力,你新主子的 颜面,顾念沈先生,我无妨退避三舍,前提 别瞎。栽赃我,还叫嚣着清场,到底谁滚,

    你自己掂量。〃

    二力一言不发,未替王小姐讨要巴掌的 说法,她不依不饶,五官都挣狞楸在一团," 你绐沈先生打电话,让他派市检的下属,将 她清扫出去!”

    二力也烦了,〃王小姐,市检暂不归属沈 先生管辖。"

    “下三滥骑在脖子作威作福欺凌我,沈先 生不管吗?"

    她气得瑟瑟发抖,冲上来试图索回她的 尊严,二力举臂擒住了她的手。

    〃王小姐,沈先生不会喜欢您的做法。"

    她倔强仰头,扑簌掉眼泪,二力搞不定她,又怕得罪了她,只得横亘在中间,防止 一触即发的战争,拨通了袓宗电话,那边讲 话不多,半分钟便终止,二力挂断后,对王 小姐的态度冷淡了三分,〃王小姐,沈先生 说,您要买速买,不买,我送您回别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