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8乖,我等你自己回来(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夜晚扮纯情,白日是毒狼,戕害那些 和我同类,在夜晚勾引他的女人。

    遇到张世豪之后,我才知一颗心会变。

    爱是节节高升,爱是疯魔窒息,爱是一 同摧毁。

    邹太太接过柜员递来的礼盒,她挽着我 往外走,"沈检察长现在处境不妙,他自己都 规避锋芒,他的情妇倒是会绐他惹是生非。〃

    “邹太太认知她是情妇吗。"

    她鄙夷,"香港王警处的侄女,不提这件 黄马褂,她拿得出什么?沈书记戳着呢,香 江的地盘,肥美不假,也不是娶了她就到手 的。王凛贼眉鼠眼的奸相,皆大欢喜的另一 极端是引狼入室,沈书记何必舍近求远,东北的权贵之女比比皆是。”

    〃论权势,沈家登顶了,文娴谢幕,沈国 安选择儿媳的标准,不是强强联合,而是能 替他铲除障碍,张世豪和彦庭,,前者独霸 黑道,后者官门劲敌,他需要的亲家,是整 垮他们的人物。〃

    我挖得太深奥,也忌讳,邹太太没接 茬,她振振有词说,“反正我看不惯王小姐,狂 得出格了。巴掌大的脸儿,野心快盛不下 了。〃

    “把贪念和欲望写在脸上,本没有错,难 道一辈子平庸依附才是对的吗?她错在不知 收敛,被外人识破了她的野心。演技不佳的 演员,即便再发力扳回一城,也不会获得一

    樽奖杯。"

    邹太太搀扶我携手走了几级台阶,脚底 沾地还没站稳,铺天盖地的一拨黑衣人马身手矫健包围住了我们。

    黑帮行凶的放肆阵仗,吓得养尊处优的 邹太太慌乱无措,她蜷缩躲在我身后,牢牢 拉着我袖绾,“关太太,他们是什么人,瞧得 出吗? w

    我淡定瞥向奔驰的车牌号,六个横行霸 道的八,黑龙江非官家敢这么牛逼的,除了 他还有谁。

    我仰头大声问了句,"你们张老板待客之 道,如此残暴吗。"

    十几名保镖往两旁分散,中间让出一米 宽的空隙,西装革履的阿炳阴森森勾唇,"程 小姐误会了。〃

    程小姐的称谓我心脏咯噔一跳,张世豪 否决了我的关太太名衔,他恐怕玩儿横的 了。

    阿炳懒得浪费时间,他利落挥手,马仔来势汹汹架住我,邹太太惊叫逃窜,这伙人 全然不理会她的恐惧,目标明确按住了我。

    "豪哥并非请程小姐做客,您听好了,我 们是绑架您。"

    我眸子一眯,事态严重到超乎我的控制 范畴,我想不到法子脱身,只好纹丝不动, 阿炳怪声怪气打开车门,“程小姐,识时务者 为俊杰,咱们合作愉快。"

    ≤全-网≥

    ≤更-新≥

    ≤最-快≥gnabuhsiuhz

    ≤追≥

    ≤书≥

    ≤帮≥

    邹太太打算护着我,又实在势单力薄, 她被阻挡在人墙之外,险些哭了出来,我强 颜欢笑安抚她,“张老板与我故识,叙叙旧也 应该。彦庭那里,邹太太无需多言,自会有 人送信。〃

    我随阿炳坐进车厢,行驶了四十分钟, 停泊在一栋从未来过的陌生庄园,我越过窗 子打量,这一处地势依山傍水,清雅别致,只是远离市区,僻静得偶尔才响起一两声鸟

    兽嘶鸣。

    阿炳躬背手垫在车顶篷,“程小姐,豪哥 新买的宅子,您有幸第一个居住。"

    我挑眉,“怎么着,他要绑我几个月?" 他皮笑肉不笑,"豪哥有令,好吃好喝别 委屈了程小姐,您住多久,取决于关参谋长 多久寻来了。〃

    我狠狠瞪他,两腿落地一言不发冲进庭

    院。

    张世豪确实不亏待我,吃穿用度舒适得 很,我坐在房间床铺,直勾勾看着乳白的木 门,崭新的西洋钟一分一秒流逝,从阳光晴 朗,到黄昏向晚,最终天际漆黑,张世豪也 未现身,我不敢入睡,谁知张世豪王八羔子 趁夜深人静会做什么下三滥的混账事,硬生 生瞪着眼干熬,前半夜还撑得住,后半夜顿感透支,曈孔酸涩胀痛,一切都变得混沌模

    糊。

    我记不得几时睡了过去,半梦半醒间, 一只滚烫的大手流连在我胸部高耸的沟壑 处,夹杂着夜露丝丝缕缕的凉意,像男子的指 腹,像幽冷的风,也像一滴结了冰的雪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