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8乖,我等你自己回来(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打了一个激灵,颤栗睁开眼,恍惚的 视线所及,是一张微暗的、裹在烟雾中的脸 庞,风流噙笑,当我确切认清是谁,遮盖在 被下的每一颗毛孔叫嚣着剧烈的抵触和悲 愤,我憎恶凝望他,"张世豪,你越来越卑鄙 了。〃

    他指缝的香烟将燃尽,残存着一支的三 分之一,他目光一只锁定窗口折射在棕色地 板的光影,眼睛里沉着一片,波澜不惊。

    他听到我的唾骂,从光源转移向我,掐灭了烟蒂,无所谓我的生疏抗拒,指尖勾挑 开我的衣带,褪下棉裙,我赤裸的肉体,洁 白细腻的肌肤,在朦胧微醺的灯火中沉寂似 水,诱惑至极。

    “嘘一"他性感的阖动薄唇,"别扫兴。 关太太干涸这么久,不想吗?〃

    他兴味浓郁抚摸着我,眼底是狼性的占 有和征服,"白璧无瑕,玉体横陈。关彦庭看 过了吗。”

    我义愤填膺朝他啐了 一口痰,"我们是夫 妻,何止看过。"

    唾液挂在他鼻梁,仿佛晶莹的晨珠,他 不急不恼,慢条斯理解开衬衫纽扣,猖獗的 痞气震魄惊魂,腾出的另一只手,在我柔软 的私密部位掐了一下,"摸了吗。"

    我大吼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把我的脑袋掰到一侧,低头含住光洁欣长的脖颈,叼住一块肉,肆意噬虐着,灼 烧的疼洞穿皮囊深入骨髓,我霎那虚汗淋 漓,咬着牙一声不吭,张世豪也不再往常迁就 怜悯我,他咬得异常凶残,浓稠咸腥的鲜血 蔓延他唇舌,齿关,顺着削痩的胛骨流淌,

    他舌头舔舐干净,^追^書^帮^首^发~粗鲁掐着我下颔,"再说一 遍,考虑后果。〃

    我一字一顿不怯弱,“夫妻该做的,我们 都做了。"

    张世豪乌黑如墨的曈仁蹿升着一缕火 焰,他恨我的倔强,我恨他的专制,我们都在 博弈,谁也不甘向对方认输。

    他从床柜摸出一方铜镜,泛黄陈旧,像 是珍藏的古董,他竖在我眉目间,勒令我看 倒映的自己的容貌,“瞧我的小五,这副痛恨 我的模样。〃

    我死活不看,他钳制着我,我的脖子与身体快要在他暴戾中四分五裂,他一把抛飞 镜子,玻璃砸中墙壁,顷刻破碎为灰烬,他 驾轻就熟撕裂了我的底裤,我觉得腿间有坚 硬侵入已经晚了,他进攻迅猛不留我挣扎余 地,任凭我我双手和脚踝抓挠踢打,也无济 于事。

    凌乱暖昧的大床归为平静,他趴在我身 上并未抽离,零零碎碎的吻我锁骨和耳垂, 嗓音带着激情完毕的傭懒和醇哑。

    【全-网】

    【更-新】

    【最-快】   gnabuhsiuhz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程霖。"

    我麻木呆滞盯着天花板,欢爱发生得猝 不及防,我尚且浑浑噩噩,它却没了转圜。

    我似乎在背叛的路途,偏颇得无可救

    药。

    有些事,不屈服我的操纵,我是鱼肉, 不是刀俎,我说不的权力,在男权世界,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口腔盘旋着一瓣烟丝,是张世豪舌根 缠吻我渡进的,我倦怠瘫软在塌陷的鹅绒被 里,半点不想动弹,要死不活的嗯。

    1尔是我三十四年最失败的一战。"

    他食指摁在我心窝,廝磨着白皙近乎透 明的皮肉,“你不知我有多讨厌你仇恨我的样 子,讨厌你的固执,你的冷漠,你的背叛。 我一次次下定决心,告诫自己不再留你,不 再动揺,却一次次自我推翻。〃

    他缓慢上移,懊恼掐着我咽喉,恰是地 狱逃出的魔鬼,"如果我得不到,我能让别人 得到吗〇,,

    他清澈闷笑,“我拿你没有办法。怎样绐 沈良州戴绿帽,从你心上剜净击败他,也原 封不动复制绐关彦庭。^追^書^帮^首^发~我不喜欢我的小五, 贪玩太久。"

    他吻我额头,"乖,我等你自己回来。"

    转天早晨我还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隔 壁张世豪爆发好大一通脾气,佣人端进书房 的咖啡也砸得稀巴烂,他一贯喜形不于色, 软肋藏得滴水不漏,闹这么大动静,实属罕 见。

    我翻身下床披了一件毛衫御寒,踱步到 那扇虚掩的门,敞幵的天窗北风鹤唳,拍得 木框嘎吱响,冰棱折断两截,坠入涮洗拖把 的塑料桶,喷溅出圈圈涟漪。

    佣人畏首畏脚冒头,合拢了门缝,她弯 腰捡起乱七八糟的陶瓷碎片,全部扔进垃圾 桶,死里逃生般的鞠了 一躬,“程小姐。您仔 细割脚。〃

    我抱臂斜倚围栏,"谁招惹张老板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