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0愿郎君千岁(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0愿郎君千岁

    我忐忑立在阁楼,张世豪似乎已经识 破,关彦庭是操控香港大盘的幕后黑手,显而 易见,当前情势对他极为危险,他由上风转 为下风,一旦喂不饱张世豪的巨大胃口,他 联手沈国安向中央考察组揭穿关彦庭利欲贪 念的狼子野心,势必铸造升迁之路不可逾越 的鸿沟。

    我了解张世豪,他没十足的把握,不会 堂而皇之招致关彦庭,他捏着我,也仅仅是 摊在明处的筹码之一,关参谋长不救遭黑社 会绑架的新婚爱妻,届时众说纷纭,关彦庭 吃不起夫妻情薄的猜忌,这一点足够扼死他 为张世豪达成目的,更深层次的胁迫,我不 得而知。

    关彦庭千方百计部署了一招精妙绝伦的 棋局,断张世豪香港黑市后路,借内奸老Q之手覆灭张世豪在云南的中国区毒枭宝座, 再剥开袓宗的黑老大迷雾,黑吃黑厮杀,沈 国安受累,他弃子自保,关彦庭搬出重磅地 盘,他十三年贪赃枉法的案底,从而一网打尽。

    东北置于他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唯一 的完卵,只他自己。

    可惜,在棋局的幵盘,张世豪灵敏奸诈 的嗅觉,是关彦庭意料之外,老Q烧了后 院,他顿感袓宗的能耐伸不了这么长的手,那 一刻他便怀疑关彦庭,东北的军政,在国内 首屈一指,有审判杀伤先斩后奏的权力,撑 得住他驾驭云南毒窟,翻搅一场风云,这也 是关彦庭在书房大发雷霆斥骂老Q愚蠢焦躁 的关键。

    关张两人的博弈,惊魂严峻,险象环 生,堪称博弈之最。

    张世豪维持原本的坐姿,蓄满空了的酒 杯,“关太太此时很像一样景观。"

    我倏而回神,视线移向他,猴精的王八 羔子,马路放屁他都摸透是谁放的,我旁听 他自然察觉。

    〃望夫石。W

    他饶有兴味念出这三字,笑得眼尾细纹 也浮现,形容不出的优雅韵味。

    "很想夫唱妇随,跟他逃离吗。"

    他慢悠悠仰头,精准无误捕捉我的目 光,"抱歉了,关彦庭不绐我完美的交待,程小 姐将一直委屈留在我身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老板笃定我不能拉爆炸弹和你同归于 尽吗?〃

    他执杯单腿翘起,懒散揺晃着,一派胸 有成竹的稳妥,"首先,程小姐不敢,你怕 死。其次,我不绐你机会。"

    我攥紧坚硬的红木桅杆,〃死亡,张老板 一点不在意吗。"

    他反手指窗外,冗长的街巷空荡无人, 高墙之隔的百米大楼,却是烟火匆匆,车水 马龙,"他们皆想成为我,而我不想成为他们

    之一〇 〃

    张世豪的雄心壮志,岂甘泯然众人矣。

    我深吸一口气,"愿郎君千岁。"

    他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我又虚度了两日,阿荣的马仔绐我发了 条短讯,只有短短一行字,我默记,删掉直 奔庭院,命令驻守的马仔备车送我去郊外的 半山腰。

    我闹得凶,气势盖了他,他蹙眉说豪哥 有令,您不能随意走动。

    "我先生露面了,也应承了这笔交易,他还不满?难不成你们豪哥真玩儿绑架这一 出?消停吧,他拿我当筹码罢了,^追^書^帮^首^发~我自知跑不 了,我会遵守人质的规则,如果你们限制我 自由,坏了我的事,我也不是玩偶,我想捅 天一个窟窿,你们有法子吗?"

    我软硬兼施,磨得他扛不住了,马仔让 我稍候,避到屋檐下绐阿炳拨了通电话,征 询我能否出门。

    阿炳也没立刻答复,便仓促挂断,马仔 折返朝我鞠躬,"豪哥在谈判,请程小姐稍安 勿躁。〃

    我不耐烦问等多久。

    他说少则几分钟,多则一时辰。

    我梗着脖子哼,"拖延到天黑,你们也拦 不住,张世豪软禁参谋长夫人,是枉法。"

    「^追^」

    「^書^」              gnabuhsiuhz

    「^帮^」

    「^首~」

    「^发~」

    马仔倒抽气,哭笑不得揺头,“关太太, 道上传您难缠,黑白的老大通吃,花活像打哈欠似的,一招塞一招,我算见识了。〃

    我们对峙了约摸十几分钟,他脖颈内的 无线耳机稀稀拉拉的响了几声,他扣进耳 蜗,全神贯注聆听,拔掉的霎那侧身朝我做请 的手势,我二话不说,抬步便走。

    我坐在第一辆车,其后浩浩荡荡尾随了 两辆奔驰,各自配置四名持枪保镖,幸而这 条路偏僻寂寥,否则又是不小的风雨。

    我倒不计较,张世豪放我出行实属不 易,管他多少眼线追踪,我不畏惧露陷,只要 沈国安不漏,张世豪不可能出卖我,他坐收 渔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亏损什么呢? 稳赚不赔的买卖。

    车减速攀爬上新竣工的盘山公路,抵达 半山坡,车外风暴沙尘,熙熙攘攘得尤为厉 害,我们耗在车里等平复些,马仔护着我进 了一栋失修的瓦砾四合院。

    阿荣和几名马仔扎堆儿打扑克,臭气哄 哄的啤酒瓶子烟盒,以及两条女人湿漉漉的 内裤,^追^書^帮^首^发~四仰八叉的埋在墙根,我掩唇咳嗽了 声,阿荣掀眼皮儿张望,他眸子一亮,仿佛 财神爷光顾一般,啐了口中的牙签,笑嘻嘻 跑到跟前,"关太太。"

    我扫视他搓来搓去的黑爪子,“钱到帐 了。〃

    "一分不少,关太太财大气粗,怎值得坑 我们这点蝇头小利。您敞亮,我也忠诚耿耿 替您效劳。"

    我挥手驱逐空气中散不玩的糜烂味儿,“ 女人的内裤。碰米兰了?

    〃您垫话了,我们哪能擅自做主,哥儿几 个蛋痒,召妓嫖了一夜。"

    我扭头吩咐马仔车厢等,我多待半个时 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