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0愿郎君千岁(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看顾我的,算人精了,这阵势明显 不是关彦庭相关,我安分守己不跑,他们也 懒得扫兴,惹我不爽,遭殃的还不是自己。

    他们点头哈腰说程小姐待您的,我们恭 候就是。

    阿荣带路,引着我绕过曲曲折折的鹅卵 石小路,山里资源差,灯时明时灭的,如同 鬼火魑魅,他点燃一支蜡烛,勉强照明,吱 扭的门扉忽闪抽打,垂死挣扎的哀嚎,阮颖 从另一扇门走出,她鞠躬唤程小姐,我道了 句辛苦,她随侍搀扶我,跳过了防渗水的半 米高门槛儿。米兰临窗而坐,破败的铁皮箱 摆着一朵残花,三月初凋零的腊梅,混在泥 土,瘪巴巴的尸骸,锈黄又枯萎。

    山间气温寒凉,梅花留存至四月,也不 稀罕。

    她憔悴了许多,瘦得脱了皮,她闻声未 理踩,自顾自的拨弄着花瓣,〃花有重开曰, 人无再少年。三千繁华,一夕枯死。”

    我悄无声息坐在相距她两米的烂沙发,〃 五天禁闭,姐姐你醍醐灌顶了。〃

    她冷嘲热讽,"要杀要刮,你痛快点,少 假惺惺扮姐妹情深。我担不起,刺耳。〃 我百感交集,"你我连话也不能好好说了 吗〇 〃

    她楸秃仅剩的花瓣,“你的嘴脸,我不屑 与你浪费唇舌。”

    我慢条斯理观赏指甲,〃米姐,阿荣是哈 尔滨的地头蛇,这类混子的特点,无须我分 析,你有数。他们不讲究老幼病残,绐钱就 干,来者不拒。你依附沈国安维持你的荣华 利禄,喘得了气儿方食得酸甜苦辣。他何等 老谋深算,会为一颗落在敌人手中可以揭穿他的棋子而运作买通吗?弃子意味丧命,你 掂量。〃

    我嚷嚷着口渴,阿荣留下的狗腿马仔, 拎了 一壶茶,水黄澄澄的,浑浊且浓稠,丝 毫不清澈,我一股邪火窜头顶,一巴掌糊在 他鬓角,指甲刮破好长的血痕,他捂着伤患 结结巴巴,愣没反应。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猪饲料?井盖的臭水你也唬我喝?"

    马仔冤枉得发抖,"关太太,这是我们喝 的好茶。比不得您的顶级名茶,也万万没胆 子糊弄您啊。"他一指米兰,〃沟里的臭水, 是这婊子喝的。量大管饱。"

    米兰脊梁骨一颤,她紧咬后槽牙,一声 不吭。

    阮颖看透了我的激将法,她朝马仔使眼 色,带着他退下。

    对米兰,或者应该说,对成千上万欢场爱慕虚荣的女子,同行的尊贵,自己的狼 狈,是最大的痛击与折磨,也是最好的诱饵与 陷阱。

    百发百中,屡试不爽。

    我将满满当当的一壶热茶泼在脚掌底, 用力碾了碾,肮脏的泥土顷刻吞噬,一碗清 茶,米兰喝不着,而我却嫌弃它是猪泔水, 人不如畜生,再麻木的心肠,也足矣激活。

    "姐姐你有鸿鹄之志,想实现必须打破麻 雀困顿你的窘境,我助你一臂之力,你既逃 脱囚禁,重拾风光,我们合作愉快,大功告 成,我绐你享不尽的富贵功名。你不必辛勤 掠夺,荣耀从天而降,这等美事,只存活在 世间人的白日梦。〃

    我末了凿补,“关参谋长的夫人,说到做 到〇 〃

    米兰垂头沉默半晌,语气带一丝犹豫,〃 我替你办事,你放我一马?"

    我左手捧茶盏,右手搁在膝盖,"是。"

    她嗤笑,“我凭什么相信你。程霖,你的 恶毒,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有选择吗? 11

    她惨白的五官扭曲狰狞,像要喷射无数 支冷箭,将我万箭穿心,遗憾是,她的戾气 在我们越拉越远的贵贱之分中,沦为颓唐。

    她如斗败的公鸡,匍匐在那只铁皮箱," 我做什么。〃

    "阮颖大约告诉你,她是我虚晃一枪的靶 子。我真正迷惑沈国安的礼物,在我的地盘 养着。沈国安即将回京,在樱花楼大宴亲 朋,他至交挚友,无一缺席,都会捧场。沈国 安带来喜讯,他的第五副国级之位,年底前有望扶为首席,他幻想着正国级踩死关彦庭 、独霸东三省的那一日,龙心大悦,天赐良 机不可失。我要你以他这艘船肱骨之臣的名 义献宝。"

    米兰没有回音,但我知道,她别无他路。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帮 ≧

    求生欲,粉碎道德良知,何況她不是有 良知的人。

    时光真可怕,剪掉无知仁慈的棱角,追 逐着得不到的东西,在求而无果的大刀阔斧 的劈砍下,变得狼藉龌龊,昔年的美如画, 经不起物欲摧残,磨成了尖酸刻薄的模样。

    我离开牢房,槐树下的阮颖反锁了门,‘ 我会全程跟踪米兰敬献齐琪的进展,只是事 成如何处置她。稍有不慎,沈书记疑窦丛 生,于您不利。"

    我了无波动注视半山坡西沉的夕阳,"永 除后患。〃

    我撅折咫尺之遥的一枚桑叶,"米兰精 明,她暂时屈服我,不代表永久。等她喘息 了,她会伺机翻盘报仇。我驾驭不了,她一旦 告密,功亏一篑。因此不留活口,一劳永

    逸。”

    我说完笑着掸了掸她衣领的灰尘,“枪法 练得怎样。”

    〃曰以继夜,初见成效。"

    〃喜欢我绐你的生活吗。"

    她没有迟疑,"程小姐于我,再生父母。

    我满意点头,"谈不上,伯乐我自认。时 刻埋伏在米兰五十米的地方,她只要不受 控,击毙。〃

    阮颖说明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