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2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2

    哈尔滨的樱花阁,是最附庸风雅的场 所,瑶池亭台错落,乍暖还寒的时节,温泉引 入阁楼,两岸花团锦簇,穿梭在林间,落满 了衣衫。

    我透过花枝的罅隙,确定四周无陌生 人,挽着关彦庭臂弯的五指收紧,“张世豪和林 柏祥争夺一块年产量一千吨的公私混营油 田,代号是1号油田,据我估计,他未必缺这 笔钱,他的几套房产私藏珍玩无数,他需要 的仅仅是扩充势力,驭疆僻土。吉林的油田 兵家必争之地,得油田者,得市场,得天 下,得攻占的契机。他通过冯书记官场得税务 和分红施压,逼得林柏祥寝食不安,像烫手 山芋一般,油田在他那里犹如鸡肋,张世豪 在等他主动吐口。"

    关彦庭脚步一顿,正巧经理扣响一扇石门,里面侍者打开,鞠躬唤了句关参谋长, 夫人。

    经理一边说一边扭头,“沈书记在樱花阁 的听雪楼大宴宾朋,过这条弄堂就是。冬季 大雪纷飞,景致妙不可言,关夫人若喜欢雪 景,年末年初,来走一遭即可。〃关彦庭沉思 什么,没回应,经理不明所以问关参谋长有 何不妥吗。

    料不准他是哪方的人,节外生枝惹麻 烦,我若无其事指着五十米开外的瑶池,分散 经理的注意,"后庭花的题字,苍劲气派,应 该是五十岁以上的男人书写。当官的吗?"

    他鼓掌赞不绝口,"关夫人好眼力啊,那 是十五年前王书记的铭文。〃

    王书记是黑龙江前任省委书记,沈国安 昔日的劲敌,他执掌大权时,沈国安屈居副 手,大大小小的矛盾根深蒂固,面和心不合的典范,王书记独子在戒毒所工作,被一群 毒瘾发作的狂徒殴打致死,断了王氐一脉的 子孙根,仕途流言,他死于沈国安的报复。

    米兰曾教导我,为官子弟,不毒不辣, 在大形势下站不住。历史上的清廉志士,享 誉歌颂的百分之一,身后名死不带去,何苦 委屈活着的自己呢。

    ≮ 全-网 ≯

    ≮ 更-新 ≯

    ≮ 最-快 ≯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幇 ≯

    腐败是政治的天,即使密密麻麻的云朵 遮盖了天,也终归要依附天而生存,为官 者,贪当道。

    然而真正身处其中,官权与黑白的硝烟 冲突,血腥屠戮,比想象中更加触目惊心。

    经理领着我们抵达一扇水晶门,几亩地 广阔的五角阁楼,红砖绿瓦建于温泉池之 上,金黄帷幔飘扬,环绕的衣香鬓影,乍一看奢华而磅礴。

    我精准捕捉到正南方穿着中式改良旗袍 的中年女人,故作诧异无知,“沈太太也在?

    经理讳莫如深,“沈书记今非昔比,往后 私交酒宴,沈太太出镜还多。〃

    “妻凭夫贵,沈太太有资本的。"

    到底是小三上位,旁人论短长,我务必 锃光瓦亮的奉承,否则我难堪。

    原本与部下闲聊的沈国安,从嘈杂的人 海中发现了进门的我们,他抬手制止溜须拍 马的男人,幵腔中气十足震慑了全场,"关参 谋长,我赴京一周,辛苦你了。〃

    沈关智斗,是东北官僚心照不宣的秘 密,关彦庭赏光,简直天方夜谭,他有得是理 由推辞。

    倏而凝固的气氛暗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杀机和锐气,关彦庭未入席,沈国安却无 半分尊重之意,坐得端正笔直,场面礼让的 客套都懒得装,实打实的扇巴掌了。

    关彦庭把大衣交绐我,笑得谦和温润,“ 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沈书记高龄 自律,为政绩往返波折,乃我等表率。〃 他挨着我鬓角柔声说,“霖霖,和沈书记 问好。"

    沈国安耐人寻味望我,我也回他高深莫 测的一笑,〃沈书记官场青云直上,如花美眷 在怀,您愈显神清气爽了。"

    他半玩笑说,“关太太的话,我原封不动 还绐关参谋长了。"

    我缄默不语。

    经理引着我们入座,我环顾一圈,不见 袓宗的踪影,关彦庭似是明白我在寻觅什 么,他挑拣了两碟糕点,趁着放我面前的时机压低声音说,“沈良州走私的生意,几乎不 遮掩了。沈国安白道兴隆,他也算有一顶保 护伞。省厅三番五次在码头例行检查,他旗 下的货轮窝藏违禁的物品,只是没有追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