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2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国安专心致志揉捏政坛,默许袓宗动 用全部手段敛财,王法在东北,沈家怎么 写,便怎么认,他已经肆无忌惮。

    长此以往,沈国安坑害的,是祖宗,而 非他自己。

    祖宗仿佛探路石,沈国安抛砖引玉,得 财又削减了张世豪的羽翼,沈关都在争分夺 秒,谁扳倒土匪头子,立一桩惊天动地的壮 举,进中央,稳官职,百分百的妥当。

    "良州那里一一”

    我欲言又止,关彦庭晓得我开不了口的 后半句,他握了握我的手,"你尽心了。沈家父子自取灭亡,不是你一己之力能扭转的。"

    我心脏堵住了一块石头,压得喘息不 了,但我的确无可奈何,我拼命拉,拉他们退 悬崖,他们拼命闯,我的绵薄之力碰撞钢铁 的枷锁,血肉模湖,激不起涟漪。

    我瞥了一眼桌沿的鼎炉,又看向副座眉 飞色舞的沈太太,我灵机一动,不露声色招 呼侍者,^追^書^帮^首^发~示意他附耳,“我有一味香饵,是沈 太太挚爱,我去沈府做客,她便是点燃这一 味款待我。"

    富太太们随时随地互相巴结,俨然是交 集的惯例,侍者伺候多了,不疑有他,毕恭 毕敬接过。

    我扯住他衣袖,1'肖悄的,不上台面的香 薰,讨沈太太高兴,别兴师动众,显得我小 气邀功。”

    他说我安排。

    侍者借更换食用过的山楂蜜饯的档口, 倒了鼎炉内的香灰,投放了我绐他的粉色香 饵,厅堂喧闹,无人关注一只不起眼的鼎 炉,沈太太也忙着与女眷调笑,完全忽略了这 重不怀好意靠近的危险。

    香饵我托米兰按照原材料二度调制,劲 儿大了不止十倍,一旦沈太太吸食,她腹部 的不良反应会很快,一定比我快。

    我不怕米兰瞒着我做手脚,因为沈国安 不会全盘内幕告诉米兰,她不可能了解我体 内藏红花的丑事,换而言之,沈国安是否为 主谋,我也要试探才知。

    席间省检察厅的厅长敬献了一尊玉石弥 勒佛,线条雕塑得憨态可掬,栩栩如生。装 敛的丝绒盒奢华至极,岂是单送一尊佛像,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帮 ≧

    边缘镶嵌的南非珍珠硕大圆润,拎一枚尚且价值不菲,何況七八颗。

    他双手举过头顶,〃沈书记,东北二十年 没有官员荣升中央常委,您是光宗耀袓,替 我们争光了。玉佛小玩意儿,您别嫌弃廉 价,贵重的唯恐您不收。〃

    我夹糕点的动作一滞,沈国安对他的举 止丝毫不意外,相反,他乐得收。

    我鸡皮疙瘩冒了一层,还不贵重,换一 联排别墅绰绰有余,沈国安的排场不免大得 过火,任命书未到,他按捺不住欣喜搞庆贺 宴了,明目张胆收礼,关彦庭在场也不忌 讳,嚣张得只差喇叭喊,天皇老子弄不了他, 他就是老子。

    幸亏东三省他拿捏得死,屈服他覆巢之 下,否则泄露中央,保不齐乐极生悲。

    省检察厅长带头,贺礼是一份接一份, 送得差不多了,只剩我们,我下意识瞧关彦庭,他捏着勺柄不吃也不喝,看不出什么波

    动。

    我琢磨片刻,优雅从容起身,"沈书记。 彦庭常年扎根军营,他不懂人情世故,而我 年轻鲁莽,也不晓该备厚礼聊表敬意,琢磨 着跳一支舞或弹奏一曲助兴,^追^書^帮^首^发~又怕难登大雅 之堂,令诸位见笑。不如我借花献佛,诵读 一首词,念错哪一句,各位莫笑话,逗殚精 竭虑为民排忧的沈书记一乐而已。"

    沈国安怵我,末了这句,他发毛。我的 鬼花活多,又是烟花柳巷调教的,一肚子坏 水儿,专擅坑金主,勾男人,他猜不中我路 数,只能坐以待毙。

    我偏让他猝不及防,甜果子填饱了,他 掉以轻心,四海朝拜哄得高高的,由着他猖 狂,我的大计实施才不着痕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