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4(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电视播放一部极其幼稚的都市肥皂剧, 她看得入迷,时不时哽咽伏在他胸膛,抽泣 着问他会否有朝一日,也像男主抛弃妻子。

    张世豪任凭她无理取闹的廝磨纠缠,耐 着性子用纸巾吸干她眼角的泪痕,“抛弃感情 的男人,不也有浪子回头一说吗。"

    “我不。〃她腿横在他腹部,“我要你一辈 子只属于我,我不要迷途知返的浪子。" 张世豪挑眉笑,"要求挺高。"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冯灵桥不依不饶要他承诺,他只好吻住她嘴唇,将她喋喋不休的撒娇和逼迫堵回。

    我站在玄关不久,目睹了这场接吻的戏 码,张世豪松幵她的同时发现了我,他并未 有过多惊愕或波澜,极其平静和我四目相 视,我面无表情望着他,冯灵桥察觉他心不在 焉,正要循着他视线扭头,他忽然竖起食 指,贴在她沾染了糕点碎屑的下巴,轻轻擦拭 掉,不间断的缠绵温柔的肌肤之亲,勾得冯 灵桥格外甜蜜娇羞,她挽着他臂肘,“世豪, 我很幸福。”

    张世豪淡淡嗯,〃我也是。〃

    我匿在没有灯光的阴影里,数着黯淡的 每一寸角落。我注视这一幕,倏而觉得被当 作掌上明珠的女人,她滋长在纹路里的天 真,一半可笑,一半可悲。

    她所拥有的来自社会与家世的一切恩宠是底层煎熬的我从不奢望的。

    因为它距离我太遥远,我今时今曰的全 部,都是涅磐重生血泪造就。

    【全-网】

    【更-新】

    【最-快】             gnabuhsiuhz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和她们博弈的资本,便是我一根手 指,足以杀死她的天真愚蠢。

    保姆端了两碗粥放在客厅茶几,她背在 臀部的手,频率不停的急促摆动,我心领神 会,趁她遮挡麻利上了楼。

    保姆很快跟上来,她推幵一扇非常不起 眼的隐匿在角落的客房门,"程小姐,委屈您 了。张老板也没预料冯小姐不请自来,您将 就一晚,明早张老板送她回吉林。"

    我和张世豪断断续续的,也暗渡陈仓了 十几次,每每来他住处,一向是在主卧同 眠,客房我连观赏的机会都无,我四下摸索 着,一副无喜无怒的神情,"小三绐大房让路, 不是应该的吗?道理我懂,你犯不着浪费唇舌替他辩解。我和冯小姐相碰,本就是我躲 着,她才有底气正大光明。"

    "程小姐"保姆战战兢兢的语气,生怕我 下一秒夺门而出,消失得干干脆脆,"您千万 不要这么说。张老板心尖的女人是您,虽然 我不清楚,他为何与冯小姐往来,但张老板 的心思,必有他的筹划。"

    我嗤笑,“歇着吧,不喝牛奶了,别惦记 着,你跑一趟,保不齐她撞见,闹得家宅不宁。

    保姆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什么,从外 面合住了门。

    也不知是我的幻觉,还是的确存在,冯 灵桥的笑声穿透墙壁,地狱之音一般绕梁不 绝,侵略我耳畔,搅得我心神不宁,我洗了 澡躺在床上睡不着,五脏六腑梗着无数细碎 的石子,挤得满满的,几近窒息,我疯了似的把蚕丝被和枕头攒在一起,狠狠投掷在床 尾,顾不得披头散发的自己多么病态又嫉恨 的狼狈,恨不得将地板砸出一个窟窿。

    我捂着脸僵硬了好一会儿,翻箱倒柜在 底层许久没拉开的抽屉里摸了一盒烟,抖出 一支点燃,凉如水的夜,寂寞得让人想哭, 这座城市愈发无情,也愈发冷漠,每一张脸 孔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虚假的面具撕不 掉,故事的结尾猜不透,任由它麻痹心智, 蒙骗牵制着。

    我又做了风月中的贼。

    一名窃取别人情爱果实,见不得光的女 子。

    我似乎永远摆脱不了这层身份。

    仿佛一道魔咒,烙印在我的皮囊。

    我幻想着荣辱与共。

    却不得不蜷缩在偷窥者的躯壳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