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5(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5

    我抱膝坐在北风萧瑟的阳台,一动不动 煎熬至天亮。

    第一缕初阳升过地平线,覆盖在苍茫的 晨露之上,鱼肚白的哈尔滨,是大梦深处的 荒芜。

    我揺揺晃晃站起,趁别墅内万籁倶寂, 换掉了满是褶皱的长裙,我对着梳妆台的镜 子照了半晌,一股无名怒火积压着脏腑,我 无法克制的捣碎了那面倒映着我憔悴不堪容 色的玻璃,噼里啪啦的脆响炸开的前一秒, 我捞住蚕丝被套了上去。

    闷钝的,无奈的,悲悯的。

    一串串嘶哑崩溃的破碎声,击打着我单 薄的掌心,我被料峭春寒的子夜冻得失了知 觉,一块尖锐的玻璃碴刺透棉絮,刮蹭过掌 纹,渗了几滴血珠。

    我像是体会不到痛意,眉头也不蹙,淡 定拂得一干二净。

    我拖拉着大一号的拖鞋,漫过一地狼 藉,直奔房门。我只顾打量主卧必经的一侧走 廊,确定杳无人烟,悄无声息的跨出房间。

    反手关门的霎那,另一侧天窗与围栏的 衔接处,折射着大理石斑驳的花纹,层层叠 叠的花纹罅隙,闪烁着一簇顽强的火焰,我 一滞,当即循着亮光张望,张世豪十指空 空,虎口拨转着一枚玉石打火机,逆着清晨朦 胧潮湿的初阳,翻滚出利落的弧度。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我万万没成想,他醒得也这样早,穿戴 整整齐齐,依旧是昨晚的衬衫西裤,只是褪 落了领带,纽扣系得歪歪扭扭,慵懒又痞 坏。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短发,空气中隐隐浮荡 着独属他的,发蜡的麝香薄荷味。

    我和他相距三四米远,各自静默对视, 他了无波澜的眉目,漾着不易察觉的倦怠。

    我冷笑,一言不发弃他进入卫生间。

    我赤身裸体浸泡在热水里,临近九点 钟,楼下的庭院有汽车发动的噪音,很吵闹, 淅淅沥沥的折腾了十几分钟,才依依不舍消

    散减弱。

    我一丝不挂爬出浴缸,将自己收拾整 齐,唇色泛白走出卫生间,正四处觅我无果的 保姆和我迎面相碰,她吓了一跳,"程小姐, 您怎么白得像一张纸,这是泡了多久?"

    我抖落着湿漉漉的长发,"感染风寒,泡 出汗就好了。〃

    她关切试探我额头的温度,"您需要就医 吗,

    我说不必,小毛病,没那么娇气。

    "我绐您煮一锅姜汤吧,驱散寒气,落下 病根,往后耽误生育的。张老板稀罕孩子, 男人过了三+岁,不想成家立业,是假的。w

    我无情打断她,"关太太这辈子,轮不着 绐他生养。〃

    我懒得关注保姆的神情,大步朝书房 去,我还记着仇呢,这事没完。

    我还没抵达,恍恍惚惚听见了阿炳的声 音,他大抵在我前一步迈进书房,几分风尘 仆仆的急促感,语速快而猛,"沈国安的三太 太,在市三甲妇产医院保胎,对外瞒得很 紧〇 〃

    我眼皮儿一掀,果真,我的验证百分百 准确,我体内的藏红花出自老狐狸沈国安之 手。

    他蓄谋的何止搞掉我一个孩子,他要断了祖宗和我子嗣的一切存在可能,永绝后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