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5(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之所以敢在大庭广众堂而皇之换了熏 香,是笃定沈国安不会孤注一掷,闹得满城 风雨,为一个区区的小胎盘,抹了关彦庭颜 面。

    老来子固然稀有,他的长子尚且作为政 权的踏板,幼子再金贵,也得绐地位让路, 他无十足的把握指认我戕害他骨肉,也不至 愚蠢莽撞的赖到仅低他半级的参谋长夫人,

    这不是在正国级唾手可得之际,自找风波 吗。

    他挑选的香饵,他有谱,闻一次两次不 打紧,可惜千算万算,不如我这笔精妙之 算,我增大了十倍的剂量,我必定让他的宝贝 老来子一次便归西。

    只是我不解,怎地如此凑巧,我登门沈府那日,偏偏花厅燃了这味香饵。

    倒像故意让我察觉,替我揭幵面纱,径 直把矛头指向了沈国安。我少绕弯路,他也 尽早败露,佣人没必要这么做,也识不清奥 秘,三太太何苦自取灭亡,她嚣张的乖戾性 子,沈国安一定是瞒着她行不轨恶事的。

    究竟是谁意图借我手,肃清这盘棋局, 全部干扰的棋子呢。

    张世豪斜叼烟卷,略微眯着眼缝,透着 霸气和匪气,"沈良州够狠。〃

    "是程小姐做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哦?"张世豪吞云吐雾,〃小东西。〃

    〃不过,沈良州销毁了樱花阁宴宾厅的录 像,沈国安调取时是空白。完全无所依据, 查找哪一位侍者换了香料,以及主谋行凶者 的蛛丝马迹。w

    张世豪连着吸食了几口,一支烟顷刻枯萎了三分之二,"吉林做生意,黑龙江蛰伏, 他倒忙。,,

    〃豪哥。还有一事,探子报告一早时,我 甚至以为听错了。沈良州到底搞什么花活, 他的杂货行开业不满一月,夺了我们一半的 市场,形势大好,蚕食吉林黑市指日可待,

    何況他还赚得盆满钵盈,竟在这个节骨眼如 数上缴充公两千七百余万的利润,且亲自向 省公安厅举报文家涉黑,文德和文晟包庇纵 容文娴经营灰色项目敛财,此举几乎灭文家 满门。文娴根本不能反咬,沈良州大义灭 亲,借市检察院的公关科室,痛心疾首发布这 则公告,文家没有翻盘余地。即便官场心知 肚明沈良州是幕后诸葛,也难以扭转乾坤。

    内幕消息,沈良州端了很可能成为吉林毒瘤 的杂货行,与先前的功过相抵,官复市检察 长原职。”

    我扶着门闩的手蓦地收紧,袓宗带队清 剿自己的场子,挖坑撂文娴?

    这场始料未及的变故,令我惶惶诧异。

    合着杂货行的目标,并非搞垮张世豪在 吉林的买卖和渠道,而是利用文家当垫脚 石,祖宗玩了一出隔空打鸟,迷惑仕途劲敌, 也安抚文家忠诚耿耿卖命替罪,再一出草船 借箭,将火势烧向岳丈家,他金蝉脱壳,拿 回官职,把他涉黑的流言屎盆扣在不贤之妻 头顶。

    ★首★

    ★发★

    ★追★

    ★书★

    ★幚★

    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发冷,阿炳汇报局势 的工夫,张世豪越过他肩膀,饮茶的空当无 意识瞥见我,我握拳极力缓和着祖宗绐我的 巨大冲击,不躲不闪说,"张老板,我可没偷 听,只是问你要一样失物。〃

    阿炳瞬间转身,他候到一旁墙根,垂头不语。

    我慢悠悠溜达进去,笑得奸诈狡黠,“我 在巷子捡了一只鳖,才养了几日,这不认主 的畜生爬出玻璃缸,无影无踪了。〃

    淡蓝色烟雾笼罩着张世豪轮廓分明的清 俊面庞,他舌尖抵出一枚濡湿的烟丝,似笑 非笑重复了遍,〃鳖。〃

    〃是呢。"我五官夸张得皱皱巴巴,两手 比划,“好大一只绿毛龟,说人话,办混账 事,麻烦张老板帮我逮住它,拔毛炖汤。敲碎 他的王八盖子,看它怎么拔野猫的牙齿。〃 张世豪靠着真皮老板椅,他何其聪明,

    一下子嗅到我指桑骂槐,报复他昨晚拿我当 猫。

    "我怎不知程小姐养了鳖。〃

    我抚弄着耳环,腔调阴阳怪气,“我也不 知张老板养了猫呀。难不成,你今儿穿了什么款式的内裤,也和我一五一十的坦诚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