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6死亡(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6死亡

    我和张世豪在这个漫长炙热的吻里,迷 失了最后一丝力气。

    他拥抱着我,我伏在他肩膀,我们气喘 吁吁,又谁也不肯招降。

    〃叫吗。"

    我死咬着,一声不吭。

    他无奈闷笑,修长白皙的中指穿过我的 发顶和发梢,“小五,我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我骑在他腰腹,盯着波光斑斓的窗子," 你接了香港的渠道,再无退路了。〃

    他不语。

    “关彦庭命令王凛开绿灯,他熟知内幕隐 情,你旗下东北与香港的每一桩交易扼在他 手中捏着,肉吃得痛快吗。〃

    他慢条斯理揉捻我耳垂,〃你几时了解他和王凛勾结。"

    我不露声色,"张老板呢?"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说他的眼线在望海楼撞破。

    我放弃与张世豪交颈的姿势,端端正正 面对他,"官官相护,沆瀣一气,你当只是谣 传吗?王凛不是规矩官员,他打着警署的幌 子在内地割地敛财,关彦庭不甘屈居沈国安 之下,他要执掌至高权,需要广泛的政界人 脉,四面八方的拥护扶持,功高震主不假, 籍籍无名更难升迁。起码庞大的名誉是仕途 投石问路的敲门砖。关彦庭到这一步,两条 路可走。之一,顺其自然,非左,做沈国安 覆巢的亲信爪牙,即右,被他蚕食吞并。之 二,自立为王,让沈国安忌惮,控制旁人才 能不被反控制。"

    我牢牢攥着他的琥珀袖扣,"我无意发现 他与王凛私会,他何其精明,瞒不了的,他便不瞒。他并不百分百相信我,所以他十之 八九藏了后手,严防死守,不露分毫。〃

    我偏头看向延进窗枚的嫩绿枝桠,“他背 景卑微,爬到一省军区的第三把交椅,在中 央的预备副常委行列挣得一席之地,他付出 的代价与苦楚,是不会就此罢休的。沈国安 要剐了你,良州也巴不得踩你立功,劲敌的 正国级之位铺稳,彦庭急不可耐,他已落后 了,再按兵不动,翻盘的良机时不我待。〃 张世豪勾着我下巴,笑得讳莫如深,"程 小姐对我牵肠挂肚,我很欢喜。"

    我反握住他手腕,“张世豪,不想死,速 撤。把你的地盘,你的产业,统统交绐彦 庭,他获得筹码利益,会放你一马。剥夺了性 命自由,这是你想要的下场吗?"

    他唇边的笑容,在厌恶中凝固,"程小姐 认为我必输无疑吗?我永远不会成为不战自败的人。"

    他斩钉截铁,不留余地,我闭上眼,精 疲力竭。

    说悬崖勒马,轻而易举。

    可世间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风光大盛,未雨绸缪,千古一帝的康 熙,也不会预料满清王朝终有一日推翻。

    卸甲归田,在权贵的思想里,是多么荒 唐可笑,懦弱庸碌的行径。

    它决计担当不起野心勃勃的张世豪渴求 的余生。

    躲躲藏藏回归逃犯生涯,是他的奇耻大辱。

    ﹤看-最-新﹥

    ﹤章-节﹥

    ﹤百-度﹥gnabuhsiuhz

    ﹤搜-索﹥

    ﹤-追-﹥

    ﹤-书-﹥

    ﹤-帮-﹥

    我哑着嗓子,"今天的话,我不会再讲第

    二次。"

    他温柔抚摸我的长发,平静嗯。

    张世豪回书房后,我翻出枕头底的手机编辑了一行字,内容是警告关彦庭,不要 在望海楼应酬一切相关这盘局的棋子,他的 大本营和棋路,已经败露了。

    我坦白了关彦庭的计划,使我和张世豪 的信任危机融冰。虽然他早摸清了,可象征 不同,我肯不加掩饰捅破,是我的诚意,他 自然高兴,因此我提出闷得无聊,打算邀朋 友小聚喝茶,他没像幵始那般束缚我的自 由,不曾拒绝,安排司机送我,时机情況好 转,我愈发认清现状倾向他,他感觉到我的犹 豫和担忧,捆绑我的企图也松懈不少,各省 大佬的情妇,必经之路是反抗、默许、进化 左膀右臂,他逼得紧了,我不是鲁曼陈庄, 我自始至终都难驾驭,他何苦逆水行舟,九 龙和新界的第一批试水白粉一旦安然无恙,

    我无须逃,张世豪暂时阶段会将我奉还关彦 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