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6死亡(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打发了司机送我,两名保镖乘另一辆 车,不疾不徐跟在后方二十余米,省得寸步 不离搅和我烦躁,我选择的是一家新营业的 江南风茶楼,得知我来临候着的经理领我抵 达预定好的包厢,红木圆桌摆放着一壶庐山 云雾,炭炉的煤火很旺,壶底炙烤得通红, 屋子里暖融融的,我脱了外套搭在衣架,瞄 了一眼角落,焚烧三炷黄褐色的安神香,香 长且浓,幻灭的香灰儿小拇指粗细,我朝鼎 炉扬起下巴,"香饵除了香料铺,还在哪里贩 卖,

    他说香饵市面常见,有药物作用的中药 铺也可调制,至于注入了违禁原料的香饵,

    黑市与酒吧稀松见惯。

    我落座拾起陶瓷小杯,倒清水涮洗,"藏 红花混合麝香的香饵,你晓得来源吗。〃

    他一愣,"关太太的意思?〃

    我不耐烦斟茶水,“废话什么,问你便

    答,

    他思量许久,"香饵怕潮,藏红花与麝 香,是传统的药用材料,剂量不高是允许的。 但如果归为违禁一类,剂量超标,多数用在 不法途径,海关临检是通行不了的。涉黑的 大人物走货另算,白道正儿八经的路子,绝 对不存在漏网之鱼,比排毒查得严格,毕竟 药物混入医院,海关吃不起官司。"

    我意味深长哦,"你是指,国内的黑作坊 制造兜售?"

    海关过不了,进出省边境也是麻烦,80 年代初至今,东北是内地最大的涉黑毒瘤, 什么坏玩意儿搞不了,十拿九稳是黑龙江的 黑市流泄的。

    这种香饵,沈国安差使下属购买,绝办不到鸦雀无声,确切说,兜售方势必一清二 楚买主是谁,用予谁,那么我体内种植的毒 素,张世豪与袓宗,必有一方是罪魁祸首。

    "哪几处买?"

    经理说大场子熟人输出,小商贩流窜作 案,实在定位不了具体的根据地。

    我向经理打探市井秘闻的工夫,余光瞥 见一抹人影,在门外走廊晃动,似是故意吸 引我注意,我咳嗽了声,算作暗号,将茶杯 重重撂下,没好气皱鼻子,〃口味太清淡了, 换一壶金骏眉。〃

    “夫人们嫌金骏眉滋味烈苦,最不爱这茶 了。关太太倒是口味独特。〃

    【全-网】

    【更-新】

    【最-快】gnabuhsiuhz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经理拎着茶壶风风火火跑后院重沏,阮 颖带着齐琪一前一后进入厢房,她们藏匿在 西南方墙壁悬挂的一副仕女图前,敞开的三折屏风夹角,经理换了新茶返回,毕恭毕敬 放在白玉托盘,我让他退下,他弯腰合住 门,阮颖透过屏风唤了声程小姐。

    我若无其事摘掉耳环,搁在掌心里,葱 油油的顶级绿翡翠,珠宝行几乎绝种了,普 通女人得此馈赠,一定是喜不自胜,哪有心 思挖掘搜寻,耳环隐藏的奥妙之处。

    张世豪送我的翡翠,是劈开过的,石头 后天合成,裂纹里扣着一枚乳白色的小米粒 的针孔窃听器,不仔细瞧,当真识不破。

    我冷笑,丟在一只空杯里,倾斜茶壶, 滚烫的热茶源源不断浇在耳环,顷刻坏得彻 底〇

    我睥睨着咕咚咕咚的白沬气泡,"怎样。

    “三太太流产了。〃

    意料之中的事,十倍的强度怎会保得住沈国安恨毒了我,重赏之下必现勇夫,仇 恨之下人有失足,关彦庭死磕他,他迈错一 步,皆是自讨苦吃。作为一枚饵,我物尽其 用,我的丈夫需要什么漏洞,我供绐他就

    是。

    "沈国安的书房,你觅出玄机了吗?"

    齐琪静默好半晌,〃我那晚哄睡他,的确 溜进去看了,阮小姐教过我,有哪些侧重排 查,墙壁书桌地毯壁画,都没问题。但他的 书架挪不动。"

    我饮茶的动作一滞,"书架?"

    她点头,“正东方的书架。堆砌着古典名 著。,,

    省一把手,谁不是满腹诗书,政治文学 翻得烂了,名著闲置,蒙一层灰尘,既掩人 耳目,又不显突兀,正大光明的摆着,也不 会有人关注怀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