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6死亡(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嗤笑,〃书房的结构,三天之内,你彻 查得半点不漏,复述绐阮颖,她画一份图纸 交绐我。"

    齐琪说我明白。

    我从长裙的袋里摸出一枚成色极佳的锃 亮的黄宝石,“这是我和邹秘书长的夫人结伴 逛街时挑选的,我镶了胸针,她认得。邹秘 书长处事格外圆滑,我看得出他与彦庭合作 未必真诚实意,良禽择木而栖,他想保官 职,必须攀附参天大树,他也是走投无路了, 早晚萌生不臣之心。邹家夫妇对我智斗权贵 很是钦佩,一旦三国之争战鼓擂响,邹秘书 长必定置之度外,以求站错队伍,偷鸡不成 蚀把米受了牵连。他会与夫人转投我,你提 前渗透邹太太,神不知鬼不觉的,旁敲侧击 暗示他,我这艘船,开门纳客了。切莫被沈 国安和三太太察觉,我留一条后路,山穷水尽那日,我用得着他。”

    齐琪有些为难,“我现在只是沈国安养在 别苑的见不得光的二奶,邹太太岂会赏我颜 面?"

    我气定神闲,笑得胸有成竹,“阮颖会把 她时常去的场所告知你,你偶遇她,她见了 这枚胸针,必定主动与你攀关系拉交情,她 与邹秘书长何尝不猜忌我与彦庭的真假虚 实,有中间人可摸索,她求之不得呢。”

    曾以为关彦庭是一棵救命稻草,如今我 冒不起这份险赌注他面具下到底是好是坏, 他不伤害我,不代表不会利用我,借刀杀 人。

    张世豪若丟盔弃甲,沦落为一介草民, 我捏着省委的一张重磅底牌,是唯一的活

    路。

    他太猖獗自负,他不可能认定自己输逃出生天的砝码,他想必未曾筹划。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和齐琪在回廊分别,她由后门离幵, 甩掉两名正门等我的保镖,车从茯苓路的三 岔口开出几里地,西郊通达市区的一条南北 相连的长街,此时恰好赶上晚高峰,堵得寸 步难行,数着步子朝前滑行。

    我等得焦灼,困怏怏打吨儿,长龙排了 几十辆,车与车接壤,一时片刻闯不出去。

    我吩咐司机到目的地叫醒我,便伏在椅 背昏昏沉沉的睡着。

    约四十分钟的功夫,我明显觉得汽车三 番五次的拐弯偏离轨道,莫名其妙驶向了陌 生地带,在辽阔而死寂的柏油大道疾驰,凹 凸不平的颗粒石子摩擦着轮胎,颠簸异常激 烈,司机降下玻璃窗不断嘶吼,似乎在警告 谁,不要继续穷追不舍,这是张三爷马子的车!

    张三爷,平地一声雷,响当当的震慑, 黑白两道抑或凡夫俗子,没有不买账的,对 方却未曾理会,反而有速战速决之意,爆发 一阵不加节制的碰撞,尤其惨烈的一下擦 边,戳得我肺管子险些漏了,我猛地一激灵睁 开眼,混沌的车窗流淌着温热腥咸的鲜血, 血在风与力的夹击,氤氲成猩红的一片,阻 挡了视线,多半身子瘫在方向盘上的司机, 苟延残喘仅剩的呼吸,踩住刹车冲进施工的 围栏,借阻隔减缓了惯力,我眼睁睁望着他 用视死如归的方式,避免了汽车爆炸的悲 剧,我奋力撕扯弹出的安全气囊,包住汗溃淋 漓的头颅,颓败的车身载着我和晕厥的司机 东揺西摆漂移蹦跳,经历漫长的几分钟才止 息,我逃过一劫与死神擦肩而过。

    后备箱徐徐冒着灰烟,两名保镖搭乘的路虎不翼而飞,这一趟路,斑驳琳琅的血 污,杳无止境的望不到尽头。仿佛一场惊心动 魄的生死片,在诡异的厮杀中毫无征兆的演 绎,我直挺挺坐在后位,满目的狼藉血迹, 如同瘟疫席卷后的人间炼狱,我呆愣了几 秒,仓促反应过来,抛掉气囊爬向驾驶位,颤 颤巍巍的伸手探了探司机的侧脖颈。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无半点起伏与鼓动。

    死了。

    我掩唇踉跄倒退,一张面孔煞白,拍打 着黑雾滚滚的车窗失声惊叫。

    这一刻时间流逝得分外迟缓,人在极度 的恐惧中,运势也和自己作对,我疯了般的 拧动门锁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像是焊死了,

    严丝合缝的镶嵌在门框,与此同时烧焦的玻 璃几抹影肆意穿梭,沉甸甸笼罩下来,杀气 腾腾的围拢了我。

    我错愕抬头,咫尺之遥的挡风玻璃传来 嘹亮的枪声,一堆尖厉的玻璃碴飞溅四周, 我本能捂住脸,蜷缩式窝成一拱桥梁,防止 划伤我的容貌。

    我苦苦挣得的荣华富贵,王道特权,依 赖于容色,没了脸蛋儿,我寸步难行。

    惊天霹雳般的巨响还未平复消褪,一只 粗糙的男人的手掌,拖着我的臂肘,把我活 生生从狭窄的窗口拽落在坚硬的水泥地。

    我四仰八叉的匍匐着,眼前是七八只 脚,统一的棕色皮鞋,纯黑裤腿,距离我最近 的男人,他的指甲盖滴滴答答的溢血,肃杀 沉默的气氛,充斥着来者不善的歹意。

    他们佩戴鸭舌帽,遮到鼻梁处,不露真 容,求人不如求己,司机和保镖全军覆没, 折腾反抗对我不利,我强作镇定问,“麻烦相 告你们受谁指派,我不愿做枉死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