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7毁灭(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7毁灭

    我的质问石沉大海,未激起半点回响, 为首的壮汉动作矫健撕了一贴胶带封住我的 嘴,拖拉我拽上了他们的车。

    指使他们绑架我的幕后主谋,大约是熟 人作案,很了解我的脾性,这几名杀手干脆 扼杀了我使花招的可能,在我后脖颈重重一 劈,我来不及记住他们鼻子和唇部的特点, 头昏脑胀栽倒在男人怀里,再无知觉。

    车行驶了一路,我晕死了一路,我清醒 时,躺在一间一丝光亮皆无的地下牢笼里, 双手和双脚被分开缠绑,不妨碍行动,范围 仅仅方圆十米内。

    算是仁义的绑匪了,我愈发肯定,雇主 要么熟识我,要么对我知之甚多。

    我不明情況,试探着摸索了一番,屁股 垫是厚重的稻草堆,潮湿发霉,黏糊糊的似血迹,又似上一任人质的尿液,黑暗之中吱 吱喳喳的噪音,有毛茸茸的老鼠咬破鞋袜, 啃我的脚趾,我下意识猛甩,它们接连飞 起,撞在坚硬的水泥柱子,发出尖锐凄惨的哀 叫。我竖着耳朵辨别四周的危险,蜷缩成窄 窄小小的一团,透过凌乱披散的长发,环顾 着这座面积庞大的地牢。

    幵凿在离地一米的方格子窗,是抠掉两 块红砖留下的洞,歪歪扭扭混沌黯淡,像是 黄昏时分,天色橙红,一架飞机驶过烙印的 掠影,在慢慢溃散。

    大抵是荒无人烟的郊区,万籁倶寂。

    房梁的四面八方悬吊铺天盖地的蜘蛛 网,有粪便的腐臭味和狼狗的犬吠,时远时 近。

    我窝在墙角愣神,冷飕飕的的穿堂风来

    自结了冰碴的地狱,冻得我一片麻木。

    窗外一线的天际转为深蓝的霾,死寂的 走廊忽然炸幵一道阴森旷渺的女声,似曾相 识,“醒了吗。"

    绑匪说劲儿不大,睡不瓷实。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女人停顿两秒,含着玩味之意,"碰了 吗〇 "

    〃您玩笑了。我们是正经的拿人钱财与人 消灾,不是采花淫贼。江湖混头脸,有可为 有不可为。"

    女人逐渐靠近铁门,哗啦啦的拨弄锁 链,"别怕,碰了也不怪你们。落在荒无人烟的 乱葬岗,经历了哪些灾难,人且归西了,谁 会多此一举追究呢。她丈夫损害不得颜面,

    必定是全尸下坟,无头冤案。〃

    绑匪欲言又止,〃您三思,道上张三爷和

    州哥切了半壁江山,这娘们儿是三爷的妞 儿,惹了麻烦,怕是一场暴雨。"

    "她名号多着呢。何止三爷。"

    车厢惊鸿一瞥,绑匪显然不认得我,他 问来头这么大,反水了哥几个得活命。

    女人把钥匙抛绐他,"她半死不活,我们 谁也择不清。她一具死尸,掀不起大风波。 这就是斩草除根的好处。〃

    吱扭门扉敞开,女人跨了进来,她清瘦 的轮廓一半隐匿在阴暗,一半曝露在微弱的 尘埃,她说第二句话时,我便听得八九不离 十了。

    我任凭心里波澜壮阔,仍维持面无表情 看着她,“是你。W

    她打了个响指,绑匪合住铁门,点燃一 盏蜡黄的油灯。

    紧挨郊区废弃的水库旁,不曾通电缆,

    唯蜡烛照明,烟熏火燎的剪影在她眉间晃来 晃去,诡异得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