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8石破天惊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救我的男人,则冲向了后院。

    我全身湿透,散发着无法形容的恶臭, 连我自己都讨厌这般惨状的程霖,狼狈,无 力,肮脏又狰狞。

    两个马仔小心翼翼架着我绕过一扇漏洞 百出的木门,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他们停了步子,互相使眼色,同我藏在一堵 倾斜角度的水泥板后。

    "程小姐,委屈了,豪哥要从冯书记手里 挖人,您稍等片刻。"

    是山里穿堂的风冷,还是旁的,我不 知,我打了一个激灵,隔着四四方方的石桌, 我看到阔别两日两夜的张世豪。他穿了一件 紫色的丝绸衬衫,黑色呢子风衣敞怀,攥着 一副扑克牌,他抽了一沓,其余掷在桌面,

    积累的陈年粉尘熙熙攘攘卷起,呛得相对而坐的冯秉尧连声咳嗽。

    张世豪并未改变,他依然如初。

    结实而充满力量。

    他袖绾镶嵌着一枚琥珀玉的袖扣,挽了 三折半,露出精壮的纹绣了黑龙头的小臂, 他气定神闲,少言寡语,悠闲自得叼着一支 墨西哥雪茄。

    冯秉尧瞅着张世豪一言不发斗牌,神情 略带阴毒,如此疏离威慑的他,是他从未见 过的。

    空气中泛滥着诡异凶险的征兆,冯秉尧 试探问,“什么急事匆忙找我,又不说话,遇 到麻烦了?"

    张世豪甩出一张红桃Q,他门牙咬着烟 蒂,烟雾熏得眼睛微目米,冷飕飕唤了句,“冯 书记。"

    他和冯灵桥敲定婚期后,便改口叫伯父骤然变回最初的称谓,冯秉尧有些莫名其 妙,"灵桥耍性子了?"

    张世豪不语,他慢条斯理碾磨大拇指的 翠玉扳指,冯秉尧苦口婆心劝慰他,〃灵桥娇 生惯养,她坏心思没有,只是小心机,无伤 大雅,你多包容她,我也这把年纪,退位 前,我会为你打点好,退位后,我唯此独女, 你们也不愁几十年的日子过不舒坦。从政多 少积蓄了些资源。”

    张世豪把扑克集中在左手,右手夹着烟 卷,阴恻恻抬眸瞥他,“冯书记既一早清楚她 的性子,就该警告她什么不可为。如今大错 铸成,恕我不念你我的旧情。〃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抛出一张黑桃A,他玩儿的这副牌, 黑桃A是老庄,他破了庄,黑道的行话相当 于终止了合作。

    冯秉尧脸色突变。

    〃世豪,你这是绐伯父耍难堪?"

    张世豪舌尖舔过门牙,大团烟雾遮天蔽 曰啐了出来,“冯书记摆灵堂,你六十丧女。

    绑了沙袋的偏门,阿炳亲自拽着一个女 人从废弃的臭水沟拖入厂房,他动作蛮横粗 鲁,丝毫不顾及女人赤裸摩擦砖石的皮肉, 冯灵桥啼哭着,她拼死护住胸前磨碎的衣 襟,她大喊爸爸!我没有做!世豪误会了我, 我只是路过!

    屋檐栖息的乌鸦,展翅惊飞,簌簌坠落 的羽毛粘住了她的唇,她无意识吞咽,梗在 喉咙,憋得脸涨红。

    冯秉尧大惊失色,他指着自己褴褛如女 囚的女儿,“张世豪,你什么意思?"

    阿炳反手一拳,磕在冯灵桥的鼻尖,这 一下凶残暴戾,果断稳准,冯灵桥的鼻子整个塌陷,血肉模糊。

    她的哭声发闷,淅淅沥沥的,像经历着 多么难捱的折磨,她透过粘稠的血污,不可 置信睹视着张世豪,〃我没有。你了解我的。

    张世豪转动扳指的手一顿,他面无表 情,如同针对全然陌生的女人,"程霖是你绑的 吗〇,,

    冯灵桥啼哭着揺头,但她没有吐一个 字。

    我的名字恰似深水炸弹,把冯秉尧刺得 体无完肤,这两字意味着哈尔滨至高的女人 地位,而他的女儿,竟莽撞到闯下弥天大 祸,他涣散诧异的目光定格在冯灵桥佝偻的躯 体,“灵桥,你究竟干了什么!"

    冯灵桥不断否认,否认到最后,她丧失 了那点执拗,她泪眼朦胧对冯秉尧嚎啕,“爸爸,我没有如此失败过。您不会明白,明知 未来丈夫把自己当成一只踏板,连起码的尊 严和忠贞都不绐予,我看着他将所有温柔都 绐了别人,您告诉我,我该怎么从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冯秉尧痛心疾首嘶喊,“灵桥,你糊涂 啊! M

    张世豪无动于衷,他掐断了烟头,“冯书 记,你这回保不了她,你的面子,不够分量〇 〃

    “世豪,灵桥愚钝,该绐的惩罚,我不拦 你,总要做一份交待,只拜托你你念及她是 你未婚妻,也念及我"

    不等他说完,阿炳朝这边点了下头,两 名马仔心领神会,扶着我进入场楼,声音不 高不低,足够听清,"豪哥,程小姐伤势很 重。容貌怕是毁了。〃

    张世豪转身的一刻,我蜷缩着捂住自己死活不肯直面他,他拔下扳指丟绐阿炳,

    一把将我按在胸膛,他生怕我将伤口撕扯得 更大,单臂拥抱我,禁锢住我扣在伤口不肯 挪幵的手,在耳畔呵斥,“冷静下来,程霖。 看清楚,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