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8石破天惊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语气的无助,懊悔,延迟,都像利刃 搅动着我。

    我不管不顾挣脱他,尝试了无数种偏激 的方式,都逃不出他的怀抱,他温柔抚摸我 的脊骨,一遍遍亲吻脏兮兮附着淤泥的额 头,"不丑,手拿幵,小五。w

    我瑟瑟缩缩的在他诱哄下,垂下了那只 手,胆颤心惊的抬头,我从他眼中,看到一 瞬间的愕然,他没料到冯灵桥下手如此残 暴,不是点到为止的泄恨,而是妄图焚毁我的 居心不良。

    他咬着后槽牙,指尖竟细微的颤抖,他触碰伤疤时,抖得愈发厉害。我明白了他对 我这副样貌一时难以接受的震惊,我推幵 他,颤栗着盖住面庞。

    张世豪紧紧地拥着我,像是要将我揉进 他的骨骼里,他一次一次重复着,他说是他 的错,他不该让我陷在这样的危险里。

    他炙热宽厚的体温和熟悉的薄荷艾草的 气息,使我癫狂的暴躁与崩溃逐渐平复,我 埋在他肩窝啜泣,不愿一丝一毫的亮光,照 射上我。

    阿炳候了一阵,张世豪没下一步指示, 他未曾擅自做主,他顾虑事情倘若有余地, 做主了无可逆转。

    他躬身附耳,"豪哥,冯小姐怎么处置。

    张世豪隆起的胸膛贴着我左颊的刀疤, 他松了松颈口,却没控制住暴怒的力道,崩断了三枚纽扣。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该怎么解决,不用忌惮。〃

    冯秉尧原本在声嘶力竭抛筹码替冯灵桥 哀求,听到张世豪无情无义的答复,他后半 句嘶吼戛然而止在咽喉,苍老的面孔煞白,

    暴起一缕缕青筋,"张世豪,你敢动我女儿, 我揭了你老底,你一夕之间,就是阶下囚!"

    阿炳直起腰,流里流气的踮着脚后跟,〃 冯书记。你小看豪哥了,沈国安关彦庭正反 夹击,他尚且屹立不倒,你最好吃哑巴亏, 假如玩恣了,谁也不是干净底子。〃

    他瞥向不省人事的冯灵桥,"豪哥是守法 公民,冯小姐这口气好歹不至咽,以后瘫在 床铺她才能安分,省得绐冯书记惹祸。"

    守在厂房上坡处的马仔,捧着望远镜跑 进来,〃豪哥,他来了。M

    张世豪抱着我没动。

    四辆绿铁皮越野车护送着一辆军用防弹 吉普缓缓停泊在敞开的木门外,十几名持枪 特警对准了这座面积空荡却又格外热闹的厂 房,关彦庭赶来的途中掌握了我情况,他不 迫巡视四周,面对这一幕并没多大反应,波 澜不惊脱掉大衣包裹在我肩膀,从西裤内掏 出一方雪白的丝帕。

    "张老板比我快。”

    “关参谋长!"冯秉尧仿佛扼住了一根稻 草般,他眼神穿梭在伏地的冯灵桥身上,"救 我女儿,调兵围剿张世豪,他是河北的杀人 逃犯,是东北的走私头目!我有证据,我愿 意配合你上报中央,所有的功劳我不沾,只 交换关参谋长护我女儿离开。"

    关彦庭无喜无怒,扫了一眼冯秉尧,"冯 书记似乎忘记一件事,令千金毁容的,是我夫人。我以爱妻的伤害,换取功名利禄,非 君子行径。"

    冯秉尧曈孔燃起的强烈希望倏而熄灭,

    他呢喃着听不清的字句,任由马仔扛着冯灵 桥塞进面包车的后备箱,马仔钳制着他,他 纵然豁出命,也阻止不了报应轮回。

    关彦庭蹲下,从张世豪怀里强制接过 我,后者不撒手,他嘴角噙意味深长的冷笑, 张老板,我爱妻在你看顾下,遭此飞来横 祸,这笔帐,我们来日方长。"

    他停顿两秒,“或许很快可以算。〃

    阿炳见事态要崩盘,前脚得罪冯书记, 后脚激怒关彦庭,实在得不偿失,他鞠躬小 声提醒张世豪,"咱名义上杠不过他,程小姐 是关太太。

    张世豪思索良久,他抽回了卡在我腋下 的臂肘。

    关彦庭严丝合缝揽住我腰际,捏着方帕 擦拭脸上的污浊血溃,我躲闪着,低垂埋在 膝盖,他用力抬起我下颔固定,不准我逃避 他的注视。

    “霖霖,整理干净不会感染,听话。"

    我抽泣着,抻出了他扎在皮带里的衬衫 衣摆,"彦庭,我的割伤能治好吗。〃

    "有我在。别怕。"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他加速了清洁,丝帕扔进泥土,打横抱 起我,侧头对一旁随侍的张猛说,"两件事。 调集武警总医院、公安医院的外伤专家,为 夫人诊治。把吉林省委书记冯秉尧从政行贿 的档案记录搜集交绐我。"

    张猛讳莫如深看他,“参谋长,他官位比 您大半级。不如先压下不提,等年底中央副 常委的批文”

    关彦庭皱眉说,"晋升不是十拿九稳。万一空欢喜呢。”

    始终静默的张世豪掸了掸风衣领沾染的 一截烟灰,"关参谋长降不住冯禀尧。”他系 好束带,“我能。"

    “张老板腹背受敌,自身难保,内人之 仇,轮不到你。〃

    关彦庭抱着我迈步跨门槛,张世豪按住 打火机,殷红的烛火笼罩他薄唇,他眼底漾 着阴郁的水光,"我无退路,关参谋长有。多 一桩罪,我不在乎。"

    我四肢猛地一僵,越过关彦庭的侧颈, 他黑衣飞扬的轮廓,在夜色中氤氲为一袅薄 雾。

    "河北省公安厅,派了一支重案侦察组, 一支特警部队,已经秘密抵达黑龙江边界,

    意欲围剿我。"

    张世豪狭长的眼角,是轻佻的玩味之意

    "东北的条子,我不拿他们当东西。这一 次,不搞一把大的,我插翅难逃。要么白道 栽,要么崩我一枪子儿。没有第三条路供我 走。"

    阿炳立在三米之遥的土坡,神色无比凝

    重。

    "我脱险之日,她便不是关太太了。" 关彦庭余光望向他,终是什么也没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