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9(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面无表情摩挲着腕表,“我要完好 无恙,不留疤痕。"

    男人倒抽气,他尴尬笑着,“参谋长,我 医术有限,不止我,任何大夫,无法确保这 -点〇,,

    "旁人家属无须你确保,我现在有要求。

    男人被逼得进退两难,半晌才顶着压力 说,“我尽量。概率微乎其微。”

    关彦庭说,"有劳。"

    张猛带医生下楼开药,不久保姆拿了一 杯水和一粒硕大的药丸,她交代了几样注意 事项,关彦庭听得格外入神,

    他揽着我腰际坐起,在我背后垫了只枕 头,接过保姆递来的药丸,捏在指尖掰碎,

    匀成一小口喂我,药丸苦得很,一股子蝉蜕 和黄连的味道,我舌尖舔了一下,便皱眉躲保姆站在床尾焦急跺脚,“夫人,您伤口 超过四十八小时,再不肯吃药,唯恐愈合不 了。"

    关彦庭掐着我下巴,迫使我仰头,他正 经严肃说,“霖霖,听话,乖乖吃掉。w

    我死咬着牙关,他中指稍稍一掰,药丸 险些弹入我口腔,我奋力推拒他,呜咽的啼 哭着,他从未经受过我这般脆弱可怜的模 样,他蓦地止息了逼迫,指腹抹掉我眼角淌溢 的泪,“关太太知道,你磨人时,我招架不 了〇 "

    他把药丸扔进自己嘴里,那么苦的外 囊,他眼睛也不眨,吮干净表面一层涩味,吐 出喂到我唇边,我迟疑盯着,他大拇指摩挲 了两下药丸沾染的唾液,〃我刷牙了。〃

    我扑哧一声笑,牵扯得伤处火辣辣的灼痛,卩列幵一副比哭还丑陋的笑容,“我可没嫌 弃你。〃

    本小说追书帮首发,看最ਫ

    2;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他漫不经心掀眼皮儿,"你嫌弃我,不是 一时片刻了。〃

    我张嘴吞吃了药丸,接连一杯水送服, 唇舌残余的滋味的确不苦了,有一丝丝不易 察觉的烟味,“你吸烟了。〃

    〃抽了 _支。〃

    我握住他宽阔的手背,"让你担忧了。" 关彦庭并不太喜欢我说这种客套话,“我 是你丈夫。"

    我断断续续休养了四夜三天,几乎不曾 下床,伤口炎症引发了高烧,终日涂抹着厚 重的草膏,难以下咽的药丸也是吃了一盒又 一盒,关彦庭推掉军区的应酬和会议,每晚 帮我洗澡,陪我入睡,我时常痒得寝食不 安,他不许我挠,我扛不住了便偷偷挠,有一次挠破了刚结的咖,流了几滴血,那一块新 生的粉嫩皮肤顿时再度溃烂,连夜医生跑了 趟庄园,动用一切紧急措施补救,关彦庭坐 在一旁不言不语,我感觉得到,他在强忍怒

    意。

    刀伤感染的前五天是留疤的危险期,我 怕痒不老实,他熬得精疲力竭,我凌晨口 渴,爬起时手要么在他怀中,要么在他掌心, 濡湿的纹路汗涔涔,仿佛与他融为一体。

    我卧床的一周头上,哈尔滨不期而至一 场瓢泼大雨。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四月初的时节,难得激烈。

    惊天霹雳炸开时,我在黑暗中被噩梦惊醒。

    梦里的人,梦里的事,睁眼忘得一塌糊涂。

    像从没存在我脑海。

    我想喝水,木柜放置的玻璃杯空了,我 正要喊保姆,目光落在挨着房门的真皮沙 发,意外发现了关彦庭。

    他披着睡袍,长腿交叠,单手握拳支着 太阳穴,室内没有光,月影稀疏,他面容棱 角斑驳,积蓄了一潭幽暗的池水。

    敞开的门晃过一道人影,张猛捧着一盏 茶,悄无声息走进来,他撂在沙发台,躬身 说,"冯秉尧栽了。"

    关彦庭一怔,他略抬头,"这么快。"

    “八九不离十,苟延残喘不了几日。姓张 的毫不绐他退路,冯秉尧有一名私生子养在 新加坡,读私立高中,生母是吉林省军区文 工团的副团长,女兵到高干,只用了不足七 年,显而易见,是拿到了特权。这桩陈年旧 事,冯秉尧瞒得很深,莫说咱们,侍奉他十 余载的司机也一无所知,冯灵桥也不清楚自己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