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0他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顾不得许多,拽下衣架挂着的毛巾, 将茶水朝上一泼,堵住我的口鼻,外面连绵 不绝的鬼哭狼嚎,被烫伤的客人尖叫逃窜, 悠长的警报一再拔高,挑破房梁一般的盛 大,吵得人心惶惶。

    “关太太,左拐是安全通道,保安很快来 寻您! w

    他要跑,我一把拦住他,“寻我干什么! 救火救人,我距离通道近,我自己逃得了。"

    他满是为难之色,〃可是您"

    "生死关头,我的命是命,老百姓不是

    了?,,

    我狠狠一推,他折了几个踉跄,我嘱咐 他调集保安疏散人群,不要管我。

    侍者夺门而出,我紧随其后,滚滚黑烟 从四面八方的缝隙渗出,一时分不清,火源散布在哪里。宽敞喧闹的走廊被这场毫无征 兆的大火烧得天翻地覆,满目焦黑,哀嚎 声,嘶吼声,叫骂声,像地狱狼烟。

    我抓着湿毛巾冲进混沌的迷雾里,模模 糊糊的,一抹人影阻隔了我去路,她按住我 肩膀,〃关太太,我放得火,烧不到这边。"

    低沉而熟悉的音色,我无比诧异,看向 拖着我的齐琪,"你烧的?"

    她说是。

    我扭头望着水深火热的走廊,不明所 以,"你理由?〃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之所以约您在远离市区的白鹤楼,是 沈良州在。”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于情于理,没必 要大费周折。

    晓得火不会殃及我,我也不急了,拿毛 巾擦拭着手腕沾染的灰烬,"他怎么了。"

    "他和黑龙江省委班子的周副秘书长,在 207包房议事。门口有两名保镖驻守,我们 无法靠近,我扮作清洁工进入并火烧206,

    是方便稍后我们刺探军情。"

    她指了指尽处人满为患的206, “沈良州 的保镖再精明,也不会发觉混在消防兵内的 有我们。"

    “军情你有耳闻。消息真假?〃

    齐琪比我冷静得多,她在沈府小住了二 十多天,像是所有顶级的手足相残,弑杀阴 谋都司空见惯了,"半点不假。另外,沈良州 还有一粧惊天密谋,正在暗中实施,您跟我来。

    她引领我逼近一团焦黑的206,消防兵 拉起警戒线,齐琪变戏法似的亮出两张茶楼 的包厢工作证,为首的官兵余光一扫,挥手放行。

    她挪动化为粉末的屏风,遮掩我的存 在,抠下一块砖石,透过砖石巴掌大的空当, 我看清相对而坐的袓宗与周副秘书长。

    他们衣着官服,显然,是打着公务的幌 子,到此密谋。

    祖宗接住周副秘书长递来的茶盏,慢条 斯理转动了一圈,杯壁纹绣的花纹,勾挑的 墨迹,他饶有兴味的品茗,“部秘书长归顺了 关彦庭,你很有眼光,明白审时度势,哪一 阵营才是值得依附的靠山。"

    周副秘书长恨得咬牙切齿,“姓邹的叛 变,沈书记待他不薄,他当墙头草,我是万万 不会背叛沈检察长。"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gnabuhsiuhz

    ≦ 追 ≧

    ≦ 书 ≧

    ≦ 帮 ≧

    祖宗摩挲着杯子边缘烫得掉了漆釉的陶 瓷缺口,他笑里藏刀,"谁不许你背叛沈国安 了。〃

    祖宗拿镊子夹住一块黑炭,"他风光吗。

    周副秘书长拍马屁竖起大拇指,"东北的 天子。”

    袓宗无动于衷,"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典 故你听过吗。〃

    周副秘书长参悟不透他言下之意,〃烦请 沈检察长明示。〃

    “所谓风光,是屹立不倒为前提。他没有 拦路石,没有不甘捧他上高位的劲敌。如果 有任何一种共存,他的风光,很可能是葬送 他全盘的利器,是蚕食糖化他的毒品。"

    祖宗蘸了两滴茶水,在茶盘里写写画 画,“东北局势,沈国安与关彦庭二虎相斗,前 者正国级囊中之物,后者会千方百计阻止,

    倘若不是关彦庭,沈国安也许高枕无忧,正 因为是他,这场棋局,注定有战败的概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