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2(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公告:

    全——网——追——书——帮——更——新——最——快,

    也——是——全——网——独——家——免——费——手-打-更-新.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就——行。

    网-址:w w w.zh uish uban g.c o m

    关彦庭讶异挑眉,"沈检察长半年前就在 部署大局了。"

    袓宗探出一指,"再加半年。我一而再放 水,自溃羽翼,将他捧得高高的,十次搏 杀,我输他六次,既不多得虚假,也不少得生 疑。养成了他自负狂妄,藐视我的烈性子。 逮漏洞拔除他便轻而易举了。"

    我指甲盖抠进墙壁,死死地勾着,若非 这样,我早虚弱崩溃到摔翻在地。

    祖宗竟然是面纱揭幵最迟的那一个。

    关彦庭闻言,他的神色平常许多,"沈检 察长如此自信,张世豪没演戏绐你看吗?东 北第一土匪,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不错。我们对他把握不大,但沈国安, 整个东三省,近水楼台占得先机无人超越我。

    关彦庭舌尖抵出一颗烟丝,"沈书记大盛 之势,我心有余力而不足。〃

    袓宗后仰,肩膀挤着木椅竖条的空隙, 耐人寻味反问,“若加我呢。"

    昭然若揭的战术,合作一触即发,关彦 庭无须故作虚伪,他露出一抹真容,“那便胜 算翻倍。”

    祖宗将满满当当的茶递到他手旁,关彦 庭看了一会儿,杯口略歪斜,一青一红的瓷 杯轻轻一碰,〃沈检察长这份气魄,事成那 曰,东北石破天惊。"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情所捆绑,注定 一败涂地,沈国安官心尽失,有关参谋长虎 视眈眈,同僚妒恨,他昔年罪孽一旦重见天 曰,与人陪葬,枉为我沈良州。"

    袓宗仰脖一饮而尽,茶一滴不剩,“既是 交易,你我共同押注,关参谋长往池子里丟什么砝码。”

    沸腾的一壶猴魁,架在炉子上烧得干 涸,白沬附着在内壁,时不时滋出几个泡儿, 沈检察长想要什么砝码,你大约有计划。〃

    祖宗松了松颈口,"白玉微瑕,完璧归 赵。,,

    关彦庭饮茶的姿势停滞,他唇边弧度倏 而锐减,眼神含着三分危险,"原来沈检察 长,打我夫人的主意。”

    “关参谋长升迁中央,我留驻东北,你我 自此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平步青云,我也高 枕无忧。我舍掉父亲,关参谋长舍掉的与我 相较,区区女人。程霖原本心思也不归属 你,这买卖,你亏吗?"

    关彦庭撂下茶盏,杯底撞击在瓷盘,清 脆的刺响,“沈检察长莫非逼迫我吗。" 袓宗摩挲着茶炉光滑的铁壁,笑得意味深长,"副国级的尊荣,乃是关参谋长毕生追 求,你当兵二十一年,吃的苦,遭的罪,期 盼的不也是这一天吗。〃

    关彦庭眯眼,一言不发。

    祖宗不介意他的冷淡待之,他自顾自 说,〃三年前,张世豪舍弃河北省的江山,改名 换姓将旗下全部生意势力聚集在东三省,距 离他少年投奔吉林的林柏祥做马仔已过去十 余载光景。他的聪慧在于,他不贪图一时的 高利润,而倾其所有投入某一件,他割掉蝇 头小利,筹谋长远开枝散叶,为自己挖掘无 数后路。乔四枪毙后,中央在黑龙江声势浩 当的扫黑,他死里逃生出境,发誓永不入东 北,他唯一失误,河北那场特大枪杀高官凶 案,他败露了主谋的身份。否则,河北他独 霸,东北却三国瓜分,他的确没理由卷土重来。

    祖宗压低上半身,犀利逼视着关彦庭," 剿灭不怕死的亡命徒张世豪,和颠覆沈国 安,哪一桩更容易。前者我们近不得身,也看 不透他的底,后者,三分舆论,三分罪证,

    四分搏杀,我们总不会每一样都失手。" 他再度朝前倾轧,“我要程霖。〃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关彦庭静默良久,他蓦地放声大笑,“沈 检察长,终究幵始最弱势的你,才是笑到最 后的赢家。”

    我心脏犹如被一只铁钳楸住,莫名的透 不过气,我凝重转身,齐琪站在不远处的墙 角,她斜靠着烧焦的衣架,面无表情抽烟, 我看了她一眼,她心领神会,掐灭了余下半 截,穿梭手持灭火器做现场补救的消防兵,

    笑着定格我面前,"是不是恍然大悟,自己从 不曾真正认识过他们。〃

    我望着她一声不吭。

    她说,“关太太其实一清二楚,越往顶峰 攀爬,它的阴鸷,它的不可告人,它的算 计,它的黑暗,越令所闻之人大彻大悟。万物 的情,都经不起权势利益的荼毒和试探。"

    我嗤笑,“我有准备。三足鼎立,不管哪 一足跪倒,我都不会大跌眼镜。”

    从206雅间撤离,我留了个心眼,弯腰 捡起一只塑料瓶,瞥向天花板夹角的摄像 头,掏出携带的勃朗宁,瓶口插入枪口,扣动 扳机,咔嚓一声,翻倍的冲击性震得肩肘发 麻,子弹贯穿瓶底,摄像头顷刻四分五裂。

    我动作干脆利落,齐琪看得愣怔。

    我不露声色收了枪,"摄像能够恢复,良 州多疑,茶楼着火绝非偶然,他调集录像 带,省厅有高科技复原机器,届时你败露,他 会要了你的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