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2(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琪看了看碎裂的镜头,又看了看我从 容不迫的身形,她倏而发笑,〃关太太,我预 感很准的。"

    我朝电梯行走着,“什么预感。”

    “或许未来某一日,您会拥有最不想过的 生活。〃

    我按下箭头指示灯,"是吗。我不想过的 生活,是违背我初衷意愿的,我也不会选 择。,,

    她说您当我玩笑好了。

    我和齐琪一人一拳,从背后袭击,打晕 了监控室的保安,我们迅速找到二楼的录像 存档,将备用带也清除,抹掉所有痕迹,我 们在茶楼正门分离。

    来往车辆都搭载了乘客,我观望七八分 钟,正想转换方向拦车时,揣在坤包的手机 急促响起,我乏了,懒得接,奈何它响得没完没了,我动作粗鲁撕幵拉链,攥住屏幕瞄 来显,是齐琪。

    我们才分道扬镳,她打电话绐我,势必 有突发的玄机。

    我困惑接听,没来得及问她,她语速极 快说,"沈良州在您身后。”

    我脚步当即仓皇一顿,脊骨僵硬紧绷, 冷汗猛地涌出,齐琪不知藏匿在哪处角落, 四下寻觅不见她,她在那端说,"我先回了, 不能让他发现我和您有联络。”

    她立马挂了这通电话,我五指收紧又松 幵,眉目反复演练了数次,如何了然不惊的 打招呼,望着曾占据我岁月很重分量很深位 置的男人,不露我的脆弱。却笑着笑着,脸 麻木了,依旧不是我想象中,那副坦荡释怀 的气度。

    全——网——追——书——帮——更——新——最——快,

    我呆滞在原地,直到身后传来一串尖锐的车笛嘶鸣。

    袓宗褪下制服,只穿着藏蓝色的检察长 衬衫,他修长的臂肘搭在窗框,握拳支着额 头,十分傭懒平静和我四目相视。

    我和他有段日子未见,他又痩了些,两 腮略微凹陷,乍一看,比张世豪更加清痩两 分。

    我畏惧单独面对他,盯着鞋尖小声唤了 句,"良州。”

    他缄默不语,牢牢锁定在我左面颊被茶 壶溢出的热气烤得融化了胭脂而若隐若现的 刀疤。

    空气刹那凝固,胶着在我和他之间,好 半晌,他低哑问,"脸还疼吗。"

    我刚要开口,他伸手说,"你过来。"

    我一动不动盯着他的手,熟悉的掌纹, 熟悉的皮囊,和手背熟悉的一根根茂盛的汗毛,我摩擦着脚跟,一步步走向那扇完全揺 下的窗。

    坐在驾驶位的是二力,他剃了板寸,头 顶有一块秃了,能看到闭合的毛囊孔,像被 硫酸之类的化学流质浇注,我想起祖宗停职 那阵,他以“州哥”名号在坊间大批涉黑,时 常两拨人马交火,大概二力也是那期间遭难 的。

    祖宗在我失神的工夫,一把拉扯住我,

    他一如既往粗鲁和专横,近在咫尺的脸庞满 是不加掩饰的意气风发,"只差一张薄纸,张 世豪气数已尽。阿霖。"

    没人和我信誓旦旦说过这话,包括关彦 庭。

    因为谁也无法确凿,张世豪倒在何时,

    源自什么而倒。

    也——是——全——网——独——家——免——费——手-打-更-新.

    袓宗扼住我脖子,滚烫的唇在我眼角的朱砂痣和浅而白皙的刀疤亲吻着,舔舐着,

    不带肉欲,温柔至极,依旧是他的气味,但 又缺失了某一丝,"等我接你。沈太太的名 分,我绐你腾空了。〃

    我匍匐在窗框,任由他流连抚摸,曈孔 里的明亮,熄灭得彻彻底底,空空荡荡。

    他挨在我耳畔轻笑着,“不会很久。一月 之内。〃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就——行。

    网-址:w w w.zh uish uban g.c o m

    我脊骨剧烈的颠簸,他宽厚的大掌按住 我,"阿霖,女人一辈子,归宿尤其重要。从 前的恩怨我们都忘掉,别妄想三方相安无 事,成王败寇,战场才能偃旗息鼓。错误的抉 择会葬送你自己,明白吗。"

    他说了一句乖点,便松开我,吩咐二力 开回检察院,我目光最后的着落点,是扬起 尘沙的冰冷的奔驰车。

    变了。

    每个人皆在尔虞我诈的长河漩涡里变得 面目全非。

    他是袓宗,又再也不是他。

    而念念不忘的,是那段满是遗憾的旧 情,还是旧情里造就遗憾的男人。

    我捂着脸,蹲在路旁费力的喘息着,车 流人海,仿佛岁月的画卷,它不肯戛然而 止,我也只能不由自主的推动着。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追—书—帮 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