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2霖霖,来不及了(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书房里合拢窗帘,四面墙壁暗淡无光,

    书桌点着一盏灯,灯也不亮,朦朦胧胧的, 能看出几分轮廓。

    斜对西南方书柜的军装下属捧着摘掉的 帽子,正一板一眼陈述着,"沈国安目前在政 界非常风光,中央的副常委候补委员络绎不 绝抵达黑龙江,拜访他的私宅,具体送了什 么贺礼,咱们不得而知,但巴结他的意图可 见一斑。沈国安自己也不收敛,出行一派正 国级待遇,他和您不睦,怡逢冯秉尧倒台, 吉林副书记暂代一职,群龙无首的状态,他 又顺理成章的掌控了吉林省的官场,双管齐 下皇权加持,吉林的省军区任其调兵,他擅 自掠夺兵权,威胁了您的地位,如今俨然九 大常委之一的席位是他囊中之物了。"

    关彦庭在文件右下角签署了名字,扣住 钢笔笔帽,插入桌角的木筒里,他斜靠着椅 背,"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世人懂得道理, 落实却难,尤其被仕途簇拥奉承了一辈子,

    欲念隆盛,十之八九晚节不保。他的张扬也 许不是坏事。他如果同我表现的低调无争, 你认为我们搅弄舆论击垮他的软肋在哪里。"

    另一名部下说,"出乎意料的一点,沈良 州咱们小看他了,他搞阴谋主义那一套颇有 手腕,玩儿阴的当真打得好牌,在沈国安眼 皮底下,土皇帝也不曾察觉任何漏洞。"

    下属幸灾乐祸,"沈国安被亲生儿子蚕食 掏空,当头一棒揭开时,他恐怕要啐血归 西〇,,

    关彦庭拨弄着君子兰垂吊的长叶,稀稀 疏疏的罅隙,透过一束阳光,徜徉在他脸孔错落斑驳,像一面交织的网,缠绕住这世 上的情情恨恨,虚虚实实。

    〃何必等揭开之日,现在不是良机吗。"

    部下面面相觑,“参谋长的意思是?"

    关彦庭唇角勾笑,“沈国安识破沈良州扳 倒他谋上位的狼子野心,他会怎么做。置之 不理,怒火中烧?"

    这几名部下,有一点即通的透彻,他们 了然于胸,也愈发凝重,"莫不是勃然大怒 后,离间反噬?"

    关彦庭用指腹掐断叶子"包容不孝之子宅 心仁厚的父母,在官僚中寥寥无几。利益的 洗礼,良知溃散。沈国安显然更不是,触犯 他的底线,妄想取他性命求荣,不论是谁, 他先诛杀。父子亮剑相残,和一明一暗的算 计,前者趣味横生。"

    部下恍然大悟,他们笑说参谋长高瞻远瞩,这盘棋咱们蠃定了。

    关彦庭冷静得多,"张世豪的情況。"

    ↙ 本 ↘

    ↙ 书 ↘

    ↙ 首 ↘

    ↙ 发 ↘

    ↙ 追 ↘

    ↙ 书 ↘

    ↙ 帮 ↘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张世豪在官场一再树敌,冯秉尧几十年 混到吉林省头把交椅,绝非好得罪的善茬, 党羽牵扯很广,牵一发而动全身,冯秉尧下 台,沈国安迫不及待集权,党羽抱团捍卫, 罪魁祸首张世豪变成了众矢之的,他的燃眉 之急不单是河北省公安厅的调查追捕,更是 东北这一滩漩涡,他喘不了一口气。"

    张猛思量片刻,他压低音量说,“参谋 长,把沈国安的棘手事务,丟绐沈良州,他以 为您和他同仇敌忾,殊不知您片叶不沾身, 咱们做做样子便罢了,不如养精蓄锐趁胜追 击,暗中把几股白道引向张世豪,绞死他, 让他翻不了盘。"

    关彦庭细密的掌纹流淌着君子兰糜烂的 墨绿色浆汁,他抽了两张纸擦拭干净,〃张世豪擅长破釜沉舟。他目前也只剩下这一条路 铤而走险,我不确定他捏着我什么。"

    张猛问按兵不动吗。

    关彦庭转动椅子,侧向落地窗,“按兵不 动,何来胜算?沈国安与沈良州父子相残, 是我的当务之急。他们残杀到一定火候,才 是我逼张世豪上绝路的一刻。"

    我没有继续听下去,而是沉默捧着茶 盘,离开了走廊。

    我回到卧房大步冲进阳台,将四盏茶狠 狠摔碎在矮墙,红砖的裂缝滋长着嫩绿的苔 藓,茶水泼过,泛起一层层气泡。

    我绝望沿着顽强的苔藓蹲下,根本找不 到方向。

    死局。

    多年前,关彦庭和沈国安下了一盘围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