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3死亡挚爱(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23死亡挚爱

    我脑子轰隆炸开一道晴天霹雳,整个人 刹时瘫软,关彦庭动作迅速而平稳扶起我,

    将我牢牢固定在他胸膛,我抽噎着,厮打 着,拉扯他的臂膀,抓出一条条泛白的红痕," 没有来不及,只有你帮不帮!〃

    他狠狠压制着我过于激动而抽搐癫痫的 身躯,一字一顿拔高音量让我明白他的难 处,“霖霖,你没有站在我的位置,你可以用感 情看待战争,但这盘局里犹豫不决惨败的会 是我。你对我公平一点。我也要活,我也不 愿一败涂地。二十一年,谁也不够分量令我 放弃赌注了全部青春尊严筹谋的这一天。张 世豪不倒,他能听你的放过我吗。"

    我沦丧了理智,堕落为疯魔,听不进去 哪怕半个字,像毒瘾发作的癞子,满是期待 和亮光的眼睛不肯罢休的哀求他,试图融化关彦庭,"他能。他失去一切,他抗衡不过你

    的。"

    他低哑闷笑,“我放虎归山,张世豪是安 分守己的人吗。雄鹰自断尖喙,是为重生, 重生后长出新的喙,它依旧食肉。霖霖,不 是我一人逼他上绝路。你改变不了东北的局

    势。"

    我歇斯底里咆哮着一把推幵他,“你们拿 他当赴京的垫脚石!你和沈国安争分夺秒,

    抢占升任的先机,他不是非死不可,是你太 贪婪,你要十拿九稳,你只能摘他头颅。我 们的交易是你的欺骗,你从没打算绐我,我 要的筹码。"

    关彦庭重新系好束带,他了无波澜的眉 目,是深邃如海的凛冽,〃该解释的,我没有 隐瞒。他手中多少命案血债,多少水落石出 令天下人瞠目结舌的罪孽,这一天早晚而已骤然的。

    我的光熄灭了。

    惨烈的灰烬。

    万里寸草不生。

    关彦庭右手扼住门把的瞬间,我虚弱趴 在冰冷的地面叫住了他,披散的长发熬过狂 风骇浪,狼狈颤栗着,“彦庭!我求你了,我 要他完好无恙的活着,这是我的底线。"

    他巍峨宽阔的背影在穿堂而过的朔风里 一半明,一半暗,"事到如今,由不得谁选 择,是万箭齐发的结果。张世豪没你想的那么 懦弱,他敢犯不可饶恕的死罪,必然做好了 法律审判的准备,我甚至无法向你承诺,已 经杀红眼不惜弑父的沈良州,率领多方黑白 势力困绞他,能否绐张世豪保留全尸。〃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关彦庭撂下这番话,毫不迟疑消失在走廊微弱的灯束里。

    我愣怔住,融于月色中的门不揺不晃,

    不偏不倚,它是巨石,是洪流,是可预见的 又无能为力的庞大灾难,它横亘在那儿,把 世界四分五裂。

    冯秉尧何曾真正帮助张世豪窃取吉林的 蓝图,他是缓兵之计,只为促成女儿的情 意,这般狼子野心不受驾驭的女婿,他不留一 招几十年的官场也白混了。

    冯秉尧昭示的证据,是他一开始的防 备。

    祸起萧墙,张世豪的欲望害了他。

    而关彦庭擅长惑心,他对入局的每一颗 棋子作用与价值了如执掌,以致张世豪勾连 冯秉尧初现大势,他慢条斯理任由发酵,他 深知,他们必定溃散,而溃散之日,也是风 雨满楼之时。

    我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似乎把半生的 眼泪,都在这绝望的一晚流尽。

    东北的遍地硝烟,才刚刚拉开序幕。 继维多利亚洗浴城、金花赌场、皇城会 所和风月山庄大洗劫,围剿几乎无缝衔接, 在明,河北省公安厅为主、黑龙江省、吉林 省公安厅为辅,有生意共通的老仇、林柏祥 五方包抄,竟上演一幕黑白联手织网的大 戏,把张世豪突围的缺口封堵得密不透风。

    在暗不仅袓宗、关彦庭、替儿子推波助 澜创造机遇的沈国安,还有散布云南省、河 北省视张世豪为宿敌的有头脸的黑帮组织, 翻出了他陈年积案,斩钉截铁指控,张世豪 正是国家A级重刑逃犯名单,首位黑A通缉 犯,张秉南。

    当真是墙倒众人推,世易时移。

    每一桩濒临揭露的面纱,只差这最后一刀,便生死定论。

    而旋涡里的人,急不可耐的捅了。

    张世豪插翅难飞。

    我在关彦庭视察各区部军队无暇抽身回 家的那两天,拨通了阿荣的电话,他在那端 说米兰在他操控中,只要想结束她性命,顷 刻的工夫。

    我说凌晨夜深人静时幵枪。

    他愣了_秒,“您不留她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幇≯

    我目视楼下花坛的喷泉池,"不留。" 他说好,解决掉,阮小姐会向您汇报。

    我嗤笑了声,"不必,你亲自通知我。" 他虽然不解,但没有多问。

    我挂断这通电话,换了件素色衣裳,前 往望海楼,关彦庭常年包租望海楼的临湖雅 间,伺候的侍者认得我,无须我废话,便能安置妥当。

    我坐在圆桌吃了一碗桂花馅儿的酒酿圆 子,约摸半小时,阮颖从后门的回廊悄无声 息进入包厢。

    碎裂的墙纸遮不住庭院挖通的暗道,一 阵阵花香,沿着暗道浮动,顿时满室存香。

    关彦庭结交党羽、排兵布阵、阴谋暗 算,之所以在沈国安眼皮底下多年没暴露,也 是得益于这件暗藏玄机的包厢,谁能想到普 通茶室挖了一条几十米长的通道掩人耳目, 打着逛庭院的幌子,虚晃一枪,却在别有洞 天之地谈天喝茶,定了三分政局。

    "程小姐。w

    她与我相距一扇屏风,我们看彼此都十 分模糊,我让她过来。

    她绕起屏风的一折,"沈国安被齐琪迷惑得不轻,他现在大势所趋,放松了戒备,基 本的公务之外,三太太与齐琪缠着他看戏, 游园,打牌,沈宅门庭若市,沈国安乐不思 蜀〇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