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3死亡挚爱(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无动于衷转着茶盏,"哦?是吗。w 她无比笃定的语气,“沈国安气数已尽, 自取灭亡。周副秘书长拿到了他在省委三十 年间,由基层主任到省委书记每一届暗箱操 作的经济往来、商人行贿详细资料。沈良州 是一剂计划外的绝杀,关参谋长借力打力, 一定功成名就。"

    我若无其事饮了口茶,"张世豪呢。" 我话锋一转,打得阮颖猝不及防,她微 错愕,"张世豪恐怕穷途末路。〃

    〃他活的几率几成。"

    阮颖沉思片刻,〃不足一成。张世豪是全 国在逃的特大通缉犯,他若有垮台的征兆,

    白道是拼死搏斗的,毕竟机不可失。"

    我不错过她脸上一星半点的神情变化,“ 他最难招架的劲敌,是哪一位。"

    阮颖垂在身侧的手握拳,她的紧张我不 露声色收归眼底。

    “应该是沈家。"

    我看了她好半晌,轻蔑又失望,“这就是 你绐我的消息。〃

    阮颖听出我的责备之意,她噗通跪在坚 硬的瓷砖地,"程小姐,是我办事不力。"

    我托腮面无表情注视她,“不,你办事很 得力。否则彦庭何苦大费周折,借张猛效忠 我之手,安排你作双面间谍。这几日我联络 不到齐琪,你是我和她约见的中间人,显而 易见,你假传我的命令,让齐琪误以为我绐 了她新任务,而任务便是诱导沈国安,倾其 东北的官权,多方困顿,力图赶尽杀绝张世豪。沈良州扳他老子,他老子扳张世豪,谁 是坐收渔利的蠃家。”

    我不加掩饰的戳穿,阮颖肩膀一僵。 我抬臂推幵咫尺之遥的一扇红木窗,楼 下车水马龙,正是这座城市最繁华锦绣的黄 昏,匆忙穿梭的行人长着一副陌生的容貌, 分不清谁是真实的,谁是为生存而刻画的虚 假的面具。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的人生,有一道分水岭。二十岁之 前,我活在权贵男子的床上,他们的感情,是 一件华美的旗袍,爬满了虱子,时不时宠爱 其他女人膈应我一下。可我揽着绫罗绸缎甘 之如饴。二十岁之后,我贪恋人间烟火,为 悲欢离合绞尽脑汁,幻想着与一个男人同舟 共济,厌倦了一声声谄媚的程小姐,和背后 指指点点的唾骂声。〃

    我来回翻覆自己的手,"戴几串镯子,镶几块翡翠,我渐渐不留意了。"

    阮颖并不晓得我因何与她说这些,她岿 然不动跪着,我将视线移到她头顶,“齐琪是 我安插沈国安的细作,彦庭多久前知道的。〃

    事已至此,她自知隐瞒不了我,她尚且 算聪明,悟透审时度势才能保全自身,"在沈 国安京城回东北大宴亲信的那天。〃

    我捏紧了杯子,"放肆,还敢和我玩花 活?〃

    滚烫的浓茶泼向她脸蛋儿,以肉眼可见 的速度,猩红糜烂中冒着透明的白色水泡, 她疼得额头青筋毕现,一动不动忍着。

    “再绐你一次机会。我是怎样心狠手辣的 女人,我想你有耳闻。米兰的忌日,便在今 天。"

    她曈孔蓦地一缩。

    我斟茶的同时凿补,"我杀自己人,亦不 手软,背弃我的叛徒,你有好下场吗。"

    “程小姐,您为关参谋长谋出路,我和您 是殊途同归。〃

    我放声大笑,“好一句殊途同归啊。〃 我唇边笑意来得快,收得更快,闪电似 的一晃而过,〃一丘之貉与殊途同归的差别, 在于前者我的阵营怎么变,我的旗帜不会 倒。而后者,我的阵营变了,我的旗帜也烧 了。〃

    她笔挺的脊背有几分萎靡,“我是关参谋 长一早选定的间谍,齐琪是细作的身份,在 您送达宾馆豢养她的第一日,关参谋长就知 晓了。〃

    真相大白,赤裸丑陋。

    我倒莫名镇定了。

    宏伟壮阔的皇权之争,波诡云谲的军政博弈,卷入其中的一刻,便该预见不可掌控 的诸多风云变故。

    我默不作声站起,慢悠悠朝门外走,在 快要迈出时,我止步对阮颖说,“从今往后, 你我不相干。你转告关彦庭,我手沾染了米 兰的鲜血,他若单方撕毁交易合约,逼死张 世豪,我无所谓玉石倶焚。"

    "程小姐!"

    阮颖换了一个方向,她正面朝我跪着,〃 谢您提携之恩,若无您动这份心思,关参谋 长也无需我效忠,主仆一场,请您原谅我不

    中 99

    /QAO

    她额头叩在瓷砖地,"张世豪的皇城会所 和金花赌场被秘密查封,他在风月山庄绑架 了省公安厅厅长,意图做困兽之斗,寻觅一 条生路,而关参谋长早已和公安厅厅长联 合,后者是一枚诱饵,坐实了张世豪袭警的罪名,成为瓮中之鳖,不出意外,此时风月山 庄被军区关参谋长调集的陆兵包围了。"

    我身形猛然一摆,险些栽倒在门框,她 说我能讲的,只有这么多,程小姐见谅。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我转身瞥了她一眼,重重摔了门,撞倒 一名换茶壶的侍者,扬长而去。

    一滴两滴冰凉的水,从高处而降,砸在 我鼻梁和嘴唇,我起仰头,灰蒙蒙的天空浮 荡着漫无边际的乌云,云海滔滔,像一卷汹 涌的洪水,覆灭了夜色来临的哈尔滨。

    下雨了。

    时光深处,二十岁那年,哈尔滨五十八 年最大的一场暴雪,寒冰覆盖的路灯下一 遇,筑成我一生逃不出的浩劫。

    人心叵测,风月善变。

    想我程霖,穷其一生追寻的,也有甘愿 亲手打碎的一曰。

    我忽然萌生一种强烈的走投无路之感,

    我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一切都是最初的模 样,楼是那栋楼,巷子是那条巷子,可一切 物是人非。

    包里的手机响了许久,我皆无所感应, 直到停在一家似曾相识的珠宝行,我隔着橱 窗,忆起张世豪送我的唯一一枚戒指,便是 在这里定制。

    那枚戒指我寻不到了,我也不曾认真寻 觅过,我那时心里只装着祖宗,装着我的大 好前程,我不在乎这荒唐痴狂的风月,它除 了刺激,带绐不了我任何。它丟在某个角 落,深埋于我和袓宗的别墅里,下落不明,尸 骨无存,就像一场梦。

    遇到张世豪之后的岁月,原本就是一场 梦。

    我摸着光秃秃的中指,有些不受控制走了进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