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3死亡挚爱(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柜员小姐认识我,她笑着迎上来,“程小 姐,法国新进一批成色极佳的宝石,您试一

    试吗。"

    我环顾一圈,拉着她奔向她负责的钻戒 柜台,"皇城会所的张老板,两年前订购了一 款蓝钻戒指。有存底吗?"

    〃张老板"

    她念叨着,疑惑绕过柜台,翻腾着抽屉 里积压的货物票根,“时间久远,部分作废 了。我印象不清晰。”

    我不死心追问她是什么款式,他有吩咐 预留镂空的针孔吗。

    她五官拧作一团,掐着太阳穴,“我记得 是英国皇家珠宝雕镌名家黛丝女士收官之 作,钻石不是我们店的,而是张老板高价买了 石头,空运至我们店搭配一款刻字的银圈。

    刻写的是您名字,这枚戒指由于是黛丝女士 年老时期雕镌生涯的收官之作,名字起得不 很吉利,寓意很好,因此全球各地的收藏家 都趋之若鹜。〃

    我问她叫什么。

    她回答死亡挚爱。

    我一言不发失神,她等了一会儿,询问 我要试一试其他珠宝吗。

    我满脸苍白,"不需要。〃

    我浑浑噩噩跨出珠宝行,雨渐渐停了, 手机还在催命似的跳跃着,我心不在焉按了 接听,那边传来红桃的声音,“张老板栽了?

    像炙烤的沙漠,一眼望不到边际,我兜 兜转转,走了漫长的光阴,荒芜的戈壁滩,

    浩瀚无垠的黄沙,它们占据着我,侵袭着 我,击垮我的防线和信念,红桃犹如我山穷水尽的一株绿树,我握住了她,恰似面对一棵 救命稻草。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该怎么办。”我单手掩面啜泣着,"我 爬到这个位置太难了,红桃我压根不敢回 头看,这一路我割舍了多少东西,才洗脱妓 女的耻辱,你了解的,我一旦撒手,我再也 得不到了。"

    红桃那边是哈尔滨不黑不眠歌舞升平的 夜,它演绎着贵与贱贫与富的市井百态,演 绎着达官显贵与娼妓商女的风流不堪,它是 不公的,是阴暗的,我在这样的世界里,挣 扎了许许多多的岁月,我畏惧它,畏惧它浮 华背后的千疮百孔,畏惧它锦绣袈裟包裹的 遍体鱗伤。

    和我同期的姑娘,还在咬牙浮沉。

    而我,却在熬出头后,又一步步背道而 驰,走向一条我初衷厌弃的路。

    “程霖,是你自己糊涂。你问我这句话 时,就有了决定,你想让我拉你一把,不要抛 弃得来不易的荣华利禄。但抱歉,我不会。

    因为我也是女人,我很清楚,有些选择你不 做,你会遗憾终生。关太太你当得快活吗? 他确实是逃犯,是坏人,是注定死在王法脚 下的歹徒,可他也是你求而不得的人生里忘 不掉拂不去的一缕光。我们根本不会担忧心 尖之外的男人是死是活。"

    几个放肆醉酒的男人在唤她名字,她匆 忙道了一声回见,便终止了电话。

    我呆滞望着脚底属于自己的半影轮廓, 低低笑了几声,笑到泪珠溢出眼角,烧得脸 颊灼烫。

    我中了蛊咒一般,拦了一辆出租抵达军 区大楼,不远处大厅的时钟,六点四十七 分,关彦庭的晚间会议刚好结束。

    他最近时常加班,我确信他还没离幵, 我迎头便闯,一名眼生的警卫员凑巧从里面 走出,他当即横枪阻止我,“军政大院不能独 自进,让干部的警卫员来接。〃

    我反手一耳刮子,打得快且猛,抽得他 天昏地暗,"蠢货!瞎了你的狗眼珠子,看清 我是谁!〃

    警卫员端着枪睁大,他脸色一变,顾不 得红肿的巴掌印,双脚并拢立正敬礼,"关太 太。,,

    我睥睨他,“我找你们关参谋长。"

    警卫员自然不敢继续阻拦,他侧身示意 抬电杆,标杆缓缓升起,我轻车熟路抄近道 穿越模拟作战大厅,直奔军官部第三间参谋 长办公室。

    我破门而入的刹那,围拢在办公桌的几 名部下纷纷看向我,他们格外讶异我的气势颇有同归于尽的阵仗,千娇百媚的女人卸 掉万种风情,取而代之一副钢铁般的生冷凌 厉,潜藏的威慑与能量不逊色男人。

    关彦庭面不改色凝视我,张猛沉默旁 观,他猜中了我失态的缘故,他附耳对关彦庭 说了句什么,后者嗯。

    那些军官很懂眼色,参谋长后院着火, 他们了解太多惹祸,垂着眼睑麻利合住文 件,敬过军礼跟着张猛撤出办公室,张猛妥善 解决了这伙人,去而复返,他皱眉说夫人怎 地闹这一出。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二话不说,干脆利落拔出腰间插着的 勃朗宁,对准了几步之遥的关彦庭。

    张猛大吃一惊,他怒喝夫人别胡闹!

    他下意识摸枪,他嘹亮的一嗓子,惊动 了三层巡视的执勤兵,他们隔着门发现这副 场景,对视一眼挑着狙击枪精确无误抵在我心脏和颈部。

    我面无惧色,视死如归,黑漆漆的枪口 指着关彦庭眉心,他非常平静,平静得仿佛 这支枪威胁的人不是他。

    〃出去。"

    执勤兵依然持枪与我互不相让对峙,关 彦庭一怒之下甩飞了笔筒,〃滚出去! 11

    温润如玉的首长震怒,在练兵场之外的 地界,实在不可思议,他们自是不能违背军 令,收了枪低下头,视若无睹退出。

    张猛紧随其后,门关上时他严厉敕令他 们不许把关太太和参谋长这件事传出半个 字。

    当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人,我叩响了扳 机,〃撤兵。"

    他仰面沉寂如水,“关太太,这是省部 队,你随时任性,我随时容你。可你必须清楚什么场合注意分寸。"

    我拿枪的手一直抖,抖得停不下,我竭 尽全力握住,这是仅剩的机会,我别无第二 次良机。

    “关先生,我也警告你,我是程霖。程霖 敢为天下女人所不敢为。〃

    他眯眼和我四目相视,张猛在门外焦急 徘徊着,他的影像投射在一方玻璃,我余光 察觉他攥着对讲机在不间断的部署指示。

     西子说

    明天追書幫网会更新张世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