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4偷渡(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24偷渡

    关彦庭凝望我良久,他料定了我不敢幵 枪,面不改色说,"霖霖,把枪放下。"

    我朝他逼近半寸,食指叩在幵关,"答应 我两个条件。其一,撤兵。其二,力压公安 厅的追剿,能压多久,你尽量。〃

    他一言不发。

    墙壁的挂钟在一分一秒流逝,我根本不 晓得风月山庄演变到何种剑拔弩张的程度, 留绐我的时间微乎其微。

    我声嘶力竭怒吼着,"你曾说,你把青春 和毕生心血献绐了部队,你不甘一无所获, 也不满屈居人下,你的宏图壮志没达成,舍 得把性命留在这里吗。关彦庭,我山穷水尽 了,摆在我面前的路,他非生即死,我踏入 和你划清界限的一刻,没想空着手走!〃

    这声嘶叫,惊动了走廊徘徊的张猛和警卫组长,他们再度破门而入,张猛衣领夹着 对讲机,闪烁着猩红的光,他掌心攥住麦,“ 夫人!您三思。有些事做了,没有回头路。"

    那名警卫组长也附和说,“关参谋长很快 赴任京城,他如果受伤,中央一定会追究。〃

    我手腕重重一弹。

    关彦庭一剂冷光射过去,张猛一脚踢在 男人膝盖,“胡言乱语,你消息比参谋长还灵 通?你下得调任令吗?"

    压抑紧迫的气氛一触即发,我紊乱的喘 息在办公室流窜,关彦庭清冷的视线定格在 我面孔,他初次流露出那样的无奈和讽刺,“ 我的关太太,和我划清界限,是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一手扶不住枪,又叠加了另一只手, 波澜起伏的胸膛一下又一下的翻滚着,“是你先赶尽杀绝。关彦庭,我苦苦哀求你放他一 马,沈国安亦阻止不了你飞黄腾达,成王败 寇,你赢了,你为什么不罢休偏要他一座墓 碑! M

    他坦荡而从容锁定我,每个字犹如一枚 针,扎进我的皮肉骨骼里,"因为江山和美 人,我都不想割让。"

    我曈孔猛缩,他站起绕过桌角,一步一 步,反进攻向我,我慌不择路节节败退,佝 偻弯曲的脊骨顶在了临窗伫立的书柜,我退 无可退。

    “我记得对你讲过。"他粗糙长满老茧的 指腹掠过我眉眼,停在艳丽如芍药的朱砂 痣,“我是人,不是神。我有七情六欲,我也会 依赖和我朝夕相处,闯进我生活里的第一个 女人。你以为我只贪图功名利禄,不贪图风 月清欢吗。"

    他充满阳刚气息的灼热温度,火炉般笼 罩了我,“关太太与我谈合作,我轻而易举应 允,我这半生,^追^書^帮^首^发~官场真真假假,送我的风月 不计其数。我明知你是也许是陷阱,我蒙蔽 双眼跳入,我不是没有爱人之心。我从没得 到。"

    关彦庭话音刚落,他毫无征兆的擒住我 握枪的手,将黑漆漆的枪洞抵在他心脏,“张 世豪穷途末路,谁也保不下。霖霖,只要你 肯,我可以带你去北京,永远不回。这些都 会遗忘。〃

    勃朗宁从我指缝脱落,砸在鞋尖,发出 清脆的碰撞声,我抖如筛糠,唇色惨白捂着 脸啜泣,〃彦庭,是我的错,你绐我体面的生 活,绐我尊严名分,这世上的男人,我没有 运气遇到第二个你。我应该不管不顾,不闻 不问。可你知道吗。我真的做不到。"

    我泪眼朦胧抬头,泪珠在他注视下,一 滴滴,一串串,迅速氤氲整张脸顿,〃我不是 好女人,我爱慕虚荣,不清不白,如你所 说,我也有心。对不住我的男人,很多。我对 不住的男人,也很多。我想不通,我怎么栽 在张世豪身上了。栽得彻底又狼狈。〃

    我张大嘴失声痛哭,像迷失在原始森 林,四面八方是浓雾,是一模一样的狭路,我 畏惧,畏惧到极端,滋生的勇气,牢牢地推 着我,我无法倒退,我只能拼尽所有奔跑,^追^書^帮^首^发~ 剥幵层层雾霾,我最想看到的那个男人,是 危在旦夕的张世豪。

    我哭得抽搐,“我挣扎过,千方百计跳出 来,每次我终于抽离一点,他又绐我当头一 棒,把我按回囚笼里。我跳不出了,彦庭。"

    我们立在屋檐倾斜的砖瓦投洒进的一缕光束里,是傍晚七点钟,黄昏沉没,弯月初 升,橙黄与乳白交相辉映,他是斑驳的,我 是无助的。

    他冗长的沉默,弯腰捡起那把枪,他 问,“他绐你的。〃

    我沙哑嗯。

    他瞥向我的无名指,"我送你的戒指,你 只戴了一天。"

    我蜷缩起拳头。

    他闷笑,笑声是无尽无休的沧桑,“张 猛,

    候在门板的张猛应了声,关彦庭说,"撤 兵。

    张猛错愕不已,"参谋长! w

    "按照我说的做。"

    他仍不死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 生。张世豪是猛虎,不是瘸了腿的鹿。

    关彦庭无动于衷。

    张猛自知他主子二十一年戎马生涯,说 一不二,他的气魄多重,他的固执多深,是 难以扭转的。

    他无比失望,捏着对讲机的一端,吩咐 包围山庄的陆兵撤退,他这一句没讲完,疾 步跨出办公室。

    我恍若梦中,巴望着他。

    "程霖。我不保证明日的战況,我只承诺 今天。"

    他重新坐回椅子,乏累至极,^追^書^帮^首^发~两指交错 揉捻着鼻梁和太阳穴,"即便仅仅一日,放虎 归山,或者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抉择。"

    我抹掉眼泪,将勃朗宁缩回袖绾,“彦 庭,三天。你放他三天,我会报答你。"

    他的动作一滞,透过半弯的虎口,瞧了 我几秒,"就三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