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4偷渡(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走出军政大楼,并未赶赴风月山庄, 我尚是关太太,基本的场面,不能不顾及名 衔堂而皇之涉入张世豪这桩案件。

    我和关彦庭崩裂到这般田地,相见是累 赘,我开了一间宾馆,子夜时联络了红桃, 询问她山庄的情況。

    她说八点左右,五十名狙击特种兵、十 名侦察兵以及四十名作战陆兵,皆撤退山 庄。

    我几乎虚软得站不稳,"省厅的条子呢。

    “也撤了,关参谋长的强制指示,无人敢 忤逆,东北的政界谁看不透,中央史上最年 轻的不满四十岁的副国级,十拿九稳便是他 了。得罪他没好果子吃,犯不着装大义凛然 的人民公仆。〃

    她顿了顿,“张世豪也不窝囊,副厅长被他毙了一枪,没抢救成功。"

    我疲惫仰倒在浴缸,电话顺着右颊滑 落,源源不断涌出的冷水,像一场决堤的末曰

    洪流。

    接下来三天,黑龙江风平浪静,安宁得 诡异。

    我心知肚明,这是关彦庭的镇压。

    他没食言,他绐了我为张世豪争取的绝 无仅有的良机。

    第四日清晨,卷土重来的围剿准时上 演,我租住的宾馆,距离风月山庄千米之遥, 是必经之途,从早到晚不间断的,警笛呼 啸,由南向北,自西向东,彻夜不息。

    越是闹得动静大,我越踏实,张世豪狡 猾如泥鳅,他逃出生天,绝不坐以待毙,条 子真抓得住他,反而是悄无声息了,怎会打 草惊蛇呢。

    我数着日子熬到第七天阴雨连绵的午 后,趁着街头巷尾最平息的工夫,拦了一辆出 租直奔张世豪郊外隐蔽的华莊别墅。

    车缓缓停泊在别墅铁栅栏斜对过的十字 巷尾,我降下玻璃窗,发现庭院驻守着两名 马仔,四下不狼藉,显然,还没到搜查和资 产充公冻结上缴的程度。

    张世豪垮台,从叱咤风云的枭雄沦落为 亡命天涯的逃犯,东北昔年归顺他麾下的马 仔,混混儿,流氓地痞,树倒猢狲散,根除 无异于天方夜谭,与其扫不净人仰马翻,损 兵折将,倒不如坐视不理,彰显条子大度胸 怀,不曾一竿子追剿一船人,以德感化,更 胜杀戮,反而落得清闲和谐。

    因此抛开张世豪身边名声在外的大马 仔,这些小喽啰是安然无恙的。

    一潭深不见底的潮涌,覆没一个张世豪竟换回太平盛世了。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名利场的达官显贵,功利心是如此昭然 若揭,他们扫黑的目的,谈何为民除害,他 的势,他的钱,他的狂,是一根毒刺,扎得 那些人坐立不安。

    张世豪岂是百姓的祸害,他的坏,无非 碍了道貌岸然大人物的道了。

    我推门下车,径直走近庄园,马仔发觉 横冲直撞的我,互相对视一眼,凶神恶煞拔 枪,"什么人? W

    我丝毫不慌乱,一动不动越过他们头 顶,看向人去楼空的别墅,“我找张世豪。〃

    这个名字在如今的东三省,像是不可触 碰的禁忌,无论是留下的余党,还是白道的 条子,闻者草木皆兵。

    马仔下意识扣动扳机,他旁边的同伴在 雾蒙蒙的天色下认出我,略带不确定唤了句"程小姐?〃

    我淡淡嗯。

    马仔立刻赔着笑,“我有眼无珠了,不识您。"

    我和紧挨着花坛的马仔擦肩而过,意欲 进门,他虚虚实实的截在我身前,一边把枪 插回口袋,一边东张西望,压低了声音说,“ 豪哥不在别墅,您瞧着原封不动,条子早搜 到这一处,前前后后洗劫两次了。豪哥藏在 西郊废弃的寺庙,部队的陆兵明着撤了,暗 着没松懈,联袂条子布下天罗地网,凡是豪 哥出没的地方,全没落下。豪哥好不容易才 开车甩掉了跟踪的眼线,现在黑龙江铺天盖 地都是公检法的条子,签署了逮捕证,请豪 哥过堂。"

    我竭尽所能控制自己揺晃的身体,却还 不由自主颤栗着,“抓他是吗。"

    "寻常老百姓犯罪,早就按住了。豪歌本 事大,条子想抓,不敢死磕,僵在这份儿上 了。豪哥有准备,躲不过一世,出不去东北 边境,过堂没跑。过堂是幵端,往后刑罚轮 番上阵,敲碎豪哥的牙,逼他吐口,条子比 我们混,一贯擅长下三滥的手段。〃

    他说到义愤填膺处,往地上啐了口痰,“ 操他奶奶的,关彦庭真他妈阴。没招他没惹 他,提防沈家的为走狗,栽在了军政的手 里。豪哥不露面,他等澳门和南通的支援,人 马在路上了。那些兄弟赶来,豪哥还有得一

    拼,就盼着进境前,豪哥能躲开条子的追踪

    张世豪不肯认输。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他那副不可一世的硬骨头,他不可能甘 愿做法律的阶下囚。

    一旦过堂,沈国安与关彦庭必定发布秘密杀令,张世豪收监,百分百有去无回。土 匪头子一日不毙命,东北的江湖风云就暗藏 变数。关彦庭觊觎着这颗脑袋,

    事已至此,张世豪试图翻盘,唯有一招 釜底抽薪。

    这一招杀伤力极强,纵然反败为胜的可 能性小,拉几个大老虎陪葬不成问题,关彦 庭鸣锣收兵,我的分量只是因素之一,他恐 怕乐见其成,等着张世豪以命相搏。

    一枚毒瘤的根深蒂固,省委书记难辞其 昝,听马仔的话茬,是关彦庭逼得张世豪上 了梁山,想必外界流言纷扰,也在赞不绝口 这位东北历史最年轻的省参谋长运筹帷幄, 一力斩杀黑帮老大。

    他立功目的已经达到,京城考察组就在 哈尔滨军委,风声四起,关彦庭升任中央板 上钉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