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5爱别离,放不下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25爱别离,放不下

    她不识抬举,我自然变了一副嘴脸,"部 太太有得选择吗?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既 提出合作,您答允与否,我都有我的方式达 成目的。"

    她盯着我讳莫如深,“关太太威胁我?"

    我拎起茶壶绐她斟茶,她不太情愿,便 挪着杯子躲幵,我不气馁,反握住杯壁,愣 是抢了过来,源源不断的水注入陶瓷杯口, 像一曲波澜壮阔的将士出征的挽歌,"邹太太 嫁邹秘书长三十年了吧。”

    她戒备不语。

    “大好青春赌注绐自己的丈夫,年轻时陪 他同舟共济,年老时祈盼家和万事兴,男人 逆境生存,兼顾不周,何为贤妻?操持奔 波,井然有序。大难临头,鲫鱼妄图横渡长 江,一双慧眼识清谁是救苦救难的真扁舟,谁是假龙门。"

    邹太太揉着眉骨,〃争论哲理,我不是关 太太对手。您不必迷惑我。为老邹好,我会 做,不利于他,任凭您舌灿莲花,我也不能 害他。"

    她这一回不曾抗拒,端着杯子饮茶解 渴,“关参谋长是成大事的人中之龙,老邹一早 心知肚明,可那又怎样?老邹是文职,没有 实权,省委暗流涌动,不攀龙附凤,孤军奋 战得以立足,何其困难。承蒙关参谋长瞧得 起,老邹绝无二心,只是关参谋长行事一向 神秘莫测,盟军也好,仇敌也罢,老邹琢磨 不透他,难免保留余地。关太太也多谅解。〃

    我黛眉一挑,坦诚而直率,"我是谅解 的。彦庭倘若这么好商量,他还爬什么高梯 呀,军委虎视眈眈的,轮得到他当副书记?他草根升中将军衔,最扛打的便是铁石心肠。"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的弦外之音,令邹太太哑口无言,她 满是凝重,端详着见底的茶水,“关太太认 为,老邹难逃一劫了?"

    “我不是向您吹了一盏孔明灯吗?接不接 看您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顶级政客皆是 大器晚成,邹秘书长正值壮年,还有得熬 呢。彦庭不留后患的性子,您比我枕边人还了 解吗?结交党羽,拉帮结派,中央反感得 很,届时,他的功励,他的苦劳,他的口碑, 功亏一篑在这上面。邹秘书长,是他结交的 最大党羽。"

    邹太太抿唇,吐出一剂长长的呵气,〃三 人的身份证和机票,我马上可以绐你。但港 澳通行证,需要时间办理。〃

    我笑眯眯触摸耳垂的吊坠,"邹太太,我等不起。张世豪的危机迫在眉睫,每消耗一 分钟,都有变故。港澳通行证寻常百姓的确 难搞,您不一样。邹秘书长执掌省委文案、 会议输出部署、买他面子的,相关部门大把 抓。W

    "你的意思,要我明目张胆办黑证?"

    我竖起一指,压在薄唇间,"暗箱操作,

    仕途的游戏规则。邹太太何苦与我装傻。〃 她舔了舔嘴角的茶叶丝,"我很难洗脱 的。"

    我不再浪费唇舌,自斟自饮,让她考

    虑。

    她踌躇了半分钟,紧咬牙齿说,"关太 太,我豁出冒险,您也信守承诺。算是我们绐 彼此的合作,画一个完美句点。"

    我这才发自内心欢笑说,“部太太尽管相 信我。w

    她攥着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那端响起 她娘家司机的声音,她将我的筹码转述,吩 咐他找负责备办通行证的王处长,做三份澳 门加急,跳过申请和审批环节,当事人不能 现身。他下属直接制证,另外不要录入公安 职口,最多三天,安排备案厅销毁。

    "太太。是黑证吗?"

    邹太太捂住话筒,“是。嘴巴闭严实,老 邹也不许提。〃

    司机哎哟了声,“王处长的儿子先前遭绑 架,对方的赎金便是索取一男一女的港澳通 行证,之后被公安击毙,通行证的模子有 了,只是没签署,您看”

    邹太太曈仁一亮,〃当天拿到吗?" 司机说用不了 一天。

    “速办。"

    她挂断对我说,“关太太,天不亡张世豪傍晚前全部能办妥。少了一张,您不妨分 两批,偷渡的目标也小一些,另一张我尽快〇 "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风口浪尖阴晴不定,跑一个是一个,扎 堆也非百分百有益。

    东西没影儿,我不能放邹太太,女人心 海底针,万一回了,又怕了,买卖岂非砸 了,下一站柳暗花明我没把握耗。

    我们待在茶楼连沏了三壶茶,夕阳渐落 时,她娘家司机的车在一楼的松树树冠下鸣 笛。

    邹太太动作迅速,以邹秘书长在省委多 年的人脉维护,他暂时没站错队伍,升与 贬,局外看来前者几率很大,巴结他的人不胜 枚举,这点事对我不容易,我没路子,我的 一举一动也太惹人注目,对邹太太却易如反 掌。

    她从司机手里接过信封,使眼色让他下 去,她递绐我,“你查验。"

    我撕开胶贴封固的信口,倒出里面东 西,确认无误后,利落塞进皮包,〃邹太太,我 指你一条明路,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 邹秘书长官职在握且平安脱身。〃

    她俯身倾轧,缩短了间距,我在她耳畔 轻声念叨,她脸色比方才的苍白惊愕有过之 无不及,〃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邹太太糊涂了。无关紧要的丑闻,掌握 得越多,越是众矢之的。官场忌讳有三,功 高震主,必诛;权倾朝野,必倒;知之甚 多,必哑。可有一解,一百个细小丑闻,断送 性命,一个滔天丑闻,漩涡自保。"

    我指尖蘸了茶水,摊幵她掌心,一笔一 划写了三字,“关彦庭便是笑面虎。稳中求 进,绝不失手。沈良州会滥杀无辜,他不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