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5爱别离,放不下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笑着深埋在我发梢,“所以我死不了。

    我哭着啐骂他,"流氓,我的大好日子,

    全让你毁了!〃

    他捧着我的脸,将我的眼泪一滴滴拭 掉,“小五,你不该来。等我闯出龙潭虎穴,我 会抢回你。"

    我死死捏着他袖绾,"闯不出呢,我还不 如亲自来看你死。"

    他闷笑了声,什么也没说,只抚摸我的 朱砂痣。

    阿炳坐在门槛儿抽了一会儿烟,山坡下 的茅草屋藏着潜伏的细作,细作上山和阿炳 汇报了几句,他扔了烟头儿,折返寺庙内,

    三步并作两步俯在张世豪肩膀,"豪哥,南通 第一批马仔被临检的条子截在境外。"

    我心里咯噔一跳。

    条子临检,无外乎两桩大事,其一,省 军区一年一度的阅兵,上月刚过,显然不 是。其二,中央副国级常委及以上视察。别的 省份务必临检,东北却是特例,原因很简 单,东北暂定,一位正国级常委,一位副国级 常委,中央平级莅临,挣不来这份台面。换 而言之,东北不可能有边境临检之说。

    十之八九,奔着断张世豪后路。

    能指挥临检武警的,东三省唯关彦庭。

    他似乎摸透了我的脉络,也料准了我帮 张世豪偷渡的路线。

    陆运与海运。

    可惜,他遗漏了邹太太这一关。

    他千不该万不该,错在和我名分婚姻期 间,未曾防范到底,绐了我关太太享有的一切权力,我偷梁换柱,填充战壕近水楼台, 当然不会错失良机。

    飞机偷渡是法律保护伞下百般的险阻,

    我反其道而行之,击溃兵力最薄弱的缺洞,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区区女子,关彦庭万万不敢想,我滋生的胆 量,堂而皇之闯澳门海关。

    张世豪掐灭了半截没抽完的烟,"南通有 内奸,关彦庭的卧底混入内部扎根了。人马 调集的同时,东北收到风,来一趟是调虎离 山,南通我的余党兴许已经覆灭了。"

    阿炳不可思议,“这么狠?关彦庭玩孙子 兵法也太他妈溜了吧。”

    我把所有邹太太绐我的证件都从包里取 出交绐了张世豪,他和阿炳商量后,决定带 着我先出境,抵达澳门,而阿炳断后,拿另 一张通行证,三日内汇合。

    我叮嘱阿炳,派眼生的马仔到露天茶楼接头,邹太太一定会去,她心思缜密谨慎, 定不假手旁人,检查证件无误,安排马仔撞 死邹太太,不留她反水的后患。

    离开哈尔滨这晚,东三省的天,万里乌 云。

    我陪张世豪登上飞机的一刻,并不知晓 等待我和他的是怎样的人生。

    岁月颠沛,打马而过,我终归没能逃过 这个仿佛注定一般降临我的世界的男人。

    飞行在万米高空时,我抱着最坏的赌 注,邹太太坑了我,这两张通行证是东北公安 做了记号的黑证,我想了无数可能,如何随 机应变,虎口脱险,直到班机轰鸣着落地, 滑行在空旷的跑道,关闸口的前几分钟,我 们通行了海关,惊险幸而结果顺利。

    偌大的玻璃框,崭新陌生的城市。

    2008年,澳门。

    我们的目的地,1902赌街。

    1902S卩为威尼斯人赌场街的前身,安德 森落户澳门后,取代了澳门黑老大“痔哥”的 地位,1902迅速没落,退出澳门赌界枭雄争 锋的舞台,时隔半年,1902大有卷土重来之 势,安德森遍寻整座澳门城,剜不出这位幕 后狂搅风云再度托起1902的人物。

    而此时的威尼斯人赌场街,正在经历一 场金钱和势力的浩劫与冲击。

    迎接张世豪的车泊在机场3号出口,一 拨黑衣黑裤的男人倒背手陈列了三排,车闪 着灯,除了首位的林肯,后面的几辆安保 车,轮胎一律绑了拉线炸弹。

    澳门的帮会多,两伙火拼,真刀真枪 干,保不齐硬茬子磕命,侍卫黑老大的保镖随 身都揣阎王。

    庞大的二三十人规模,在络绎不绝的大厅格外醒目。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这些男人不是传统意义打打杀杀的马 仔,而是"叠码仔"。

    澳门嗜赌为生,赌是整个黑帮的形态, 叠码仔名号应运而生,负责拉拢客户,抢夺 富豪资源,招待国内外玩牌的客商老婆与二 奶,总之,集拉皮条、灌肠儿、中介为一 体,堪称马仔圈里地头蛇。

    他们整齐划一吼了嗓子,〃豪哥。〃

    张世豪站定,摘掉墨镜,视线在这群马 仔之中梭巡,"阿痔怎么没来。"

    前排独一个的光头马仔支支吾吾,"豪 哥,您舟车劳顿,先在酒店歇息,痔哥我绐您 请。"

    张世豪黑眸一眯,"他反了。"

    马仔右手使劲捣鼓下巴的胡茬,"痔哥跟 安德森了。澳门沙梨头区的地盘,上一任黑老大崩牙驹入狱后,马仔轮流管事儿,空了 十多年,威尼斯人在澳门最牛逼了,安德森 动用了一批人马把沙梨头区招安了,绐了痔 哥,加上内地传来您栽了的口风,痔哥另攀 高枝,咱兄弟没话说。"

    我皱眉,“所以1902赌街无人看管?〃

    马仔拿不准我身份,他看我跟着张世 豪,又是女人,理所应当把我看作马子,态度 挺客气,"豪哥来了,1902就有主了。这儿 的饼,不差东三省的小。就是太劲道了,嚼 得烂,就吃得饱,嚼不烂,就他妈规矩点喊 大哥,还没条子敢和咱碰。”

    张世豪重新戴上墨镜,他揽着我腰肢, 先送我上车,随后坐在我旁边,光头点燃一 支雪茄,毕恭毕敬喂到张世豪嘴边,雪茄比 内地的粗,颜色像涂抹油蜡,张世豪嘬了一 口,他目视前方,"通知阿痔,痛快卸一条胳膊,这事我跟他了了。今晚住威尼斯酒店, 我会会赌场的瓢把子。"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書^帮^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