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6后悔吗(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打断他,"我了解。我是指,复兴7号押送澳门的货物,葡京全部接收了吗。你在 这里的仓库,是分批供应,葡京的买卖很火 爆,而且它和威尼斯人的不同是,威尼斯人 接待国内外富豪,葡京接待官场的亲属人 士,葡京要规避风险,它就不能用自己的仓库 积压白粉,你的三百公斤吗啡和冰毒押运入 境,平均切割三十批,一批十公斤,应该还 有至少一半。〃

    张世豪系着睡袍束带,他视线着落在不 远处光芒万丈的澳门塔,〃有一百八十公斤,

    在1902的地下储藏室。w

    "澳门不是东北,遍地黑市,这数量的毒 品,只要运用得当,侵占十条维斯尼人赌 街,也不是空谈。〃

    张世豪吩咐秃头安排人手清点剩余的毒 资,最迟明早,绐他确切数字。

    云雾溃散,颇为明朗的局势,秃头笑着打量我,〃豪哥的女人,不像我们马子,一支 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秃头离幵后,我和张世豪犹如漫长的久 旱,适逢瓢泼的甘霖,在每一处角落疯狂的 做爱,他不知疲倦,我亦放荡不堪,我们都 卸掉了束缚,冲破了东北的囚牢,在谁也触 及不到的地方,仿佛汹涌的海啸,潮起潮落 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我亲吻着他,主动而炙热,在昏暗的光 束里,在清幽的月色下,在澳门大街小巷的 色彩与喧闹中。

    他试图压住我,用男人的方式贯穿与占 有,我始终不投降,一次又一次翻身而上,

    我爱他肋骨凸起的青筋,爱他病态又结实的 皮囊,爱他两枚乳头之间幽邃的沟壑,爱他 粗穿着,说我要他的命。

    我想,最后也是我征服了张世豪。

    他死在我的身下,幻化为一条不该贪恋 沙滩温暖的鱼,他无所顾忌的,脱离了他的 海水与氧气。

    张世豪苍白的皮肤浸泡在决堤的汗水 里,打湿了玫瑰色的床单,一切结束的时候, 他深深埋入我体内,抽搐着说了一句,我爱

    你。

    我满脸潮红,分幵腿骑着他腰腹,枕在 他精壮起伏的胸膛,近在咫尺的窗,掩着陌 生的灯火,澳门是一座如此歌舞升平,昼夜 不息的城市。

    它比我想象中,没有良知。

    多少人迷途,多少人深陷,多少人堕落。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它依旧我行我素,张开血盆大口,谁痴 迷它明目张胆的刺激,谁憎恶它无情无义的

    虚伪。

    它在子夜黎明,演绎着男人与女人,风 月和风流,可歌可泣的欢愉。

    一如张世豪绐我的故事,不圆满、不安 稳、却诱惑我不疯不成魔,陪他离经叛道反 抗世俗,看它明知过错,逃不掉惊心动魄。

    倘若我爱上的他,是普普通通的男子, 我会怀疑这份爱情的企图,它太不纯粹,它 是我情妇生涯掠夺疲累时一颗太阳,它绐予 我不争不抢的壮烈,它像是为我而存在。

    但我爱上的是坏人,是恶霸,是今夕不 知何夕的注定一死的罪犯。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情爱之外的力量, 撕毁我的理智。

    我流着泪,在他与我相融的体温里,一 遍遍喊他名字。

    他不厌其烦回应,我们越缠越紧,

    越不知满足。

    眼泪砸在他锁骨,我抚摸他的脸,“世 豪,你告诉我,一错再错的爱情,是不是很深

    刻,

    他轻阖眸子,我颤抖的指尖覆盖着他翻 滚的喉结,"害怕吗。"

    我说怕,你怕吗。

    他闷笑,火热的手掌扣住我削瘦脊背,“ 假如你不在,我也许怕。你跟着我,我不 怕,

    我问他为什么。

    暗夜里他睁开的一双眼,像锋利的鹰 隼,溢散着冷冽的寒光,"我要让你平安体面的 活下去。〃

    "我的未来,有你吗。"

    他平静沉默回望我,"我不知道,小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