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6后悔吗(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落了更多的泪,恰似松软的珍珠,他 接住一滴,温柔擦拭着我脸上的所有,〃后悔 吗〇 〃

    我扎进他怀里,用力的呼吸,什么也没

    说。

    我程霖,此生没做过后悔的事。

    若非要说一件,我后悔自己把持不住这

    颗心肠。

    我缴械在张世豪的柔情陷阱里,一步步

    >仑丧。

    假设我不爱他,从未背叛沈良州,他们 也许到不了这般惨烈地你死我活的局面。

    转天中午,秃头带了一本账薄,是1902 储藏室白粉的详细记录,总共剩余一百九十 一公斤原定输送葡京赌场的尾货,张世豪过 目后,让秃头绐葡京的管事捎话,他在东北 栽了跟头,货物烧毁,拿不出供应,用一批军火做抵押。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秃头说咱把货物出手绐威尼斯人,不仅 需要交易契机,打通他们管事的缺口,还需 要应付事情败露,葡京的反目。

    他皱着一张苦瓜脸,"我们贸然找安德森 的手下谈买卖,恐怕对方怀疑我们别有图 谋,不接这单。毕竟1902本质和威尼斯人是打 擂台。"

    我坐在餐桌旁,端着一杯温热的牛奶,

    观赏着里面细小的奶沬,“女人出面,是否好 _些呢。w

    秃头一怔,〃哪个女人? w

    我喝光牛奶,舔了舔嘴角的乳白,媚笑 撩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秃头看得发愣,张世豪皱眉说不行,我 不等他说完,冲过去抬手捂住他的唇,“你想 保我置之度外,张老板,我踏入澳门的一刻就洗脱不了了。你倒,我无处可逃,你 胜,我才有一线生机。"

    他半张脸按在我掌中,眼球浮现一丝若 隐若现的猩红。

    我缓慢挪开,环抱住他腰际,他僵硬的 身躯撑在我胸口,我说我很快乐,我从没这 样快乐过,我要你活着。

    张世豪争执不过我,他现在也压根没有 足智多谋的人可用,澳门的马仔并不擅长攻 心制敌,他们凶残打杀惯了,智慧派上用场 时,便满盘皆输。

    而张世豪面临的仍是千钧一发的生死关 头,东北的追剿即刻爆发,他输不起。

    秃头部署了二十名马仔,跟随我去往威 尼斯人赌城探路。

    我的目的,一则通过毒品,打通威尼斯 人的渠道,掀起澳门的毒品市场,彻底扬名立万,进而让高端的客户选择1902,名声与 人脉才是站稳脚跟的筹码。二则替张世豪最 快速度在澳门打响第一炮,我做得过火抑或 是轻浮皆无妨,女人无伤大雅,砸了怨不上 他,成了,自然是他的名头。

    安德森留在澳门掌管威尼斯人赌城的大 马仔,是退役的国际刑警队长,一名美籍华 裔,叫大B哥。

    坊间传言,他喜欢屁股厚实、洞深且热 乎的少妇,澳门大大小小的场子,凡是下面 肥大的女人,他一律软硬兼施搞一炮,安德 森的重量级马仔,澳门本土人物,谁也不敢 得罪。

    秃头驱车载着我抵达威尼斯人门面最大 的亨京赌坊,他隔着玻璃指绐我看,“这片地 界,是威尼斯赌街的扛把子,干臝了葡京赌 场的最大法宝,就是亨京赌场。一年的流水道上帮派眼红得很。早就想打劫了。w

    我气定神闲望着这扇金碧辉煌的大门, 赌博有高深的门道,外行凭机遇,内行看头 脑,手法花活灵巧,赌桌上没有不蠃钱的, 靠运气做常胜将军,早晚倾家荡产。

    我在两队马仔的簇拥下,目不斜视迈进 亨京,澳门有钱有势的遍地如牛毛,然而这 副庞大炫耀的阵仗却寥寥无几,一千平的豪 华赌厅内我所经过之处,皆是鸦雀无声,衣 着或奢侈后小资的赌徒,目光锁定在我的黑 色礼帽。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西子说

    明天两倍字数字,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