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7(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似笑非笑,“澳门区区弹丸之地,东三 省一枚炮仗,轰得男女老少家破人亡,澳门的老大,猛龙过江不是人呀?"我掸了掸烟灰 儿,"是人,在东北的匪首面前,又算个屁 呢。战场无常胜将军,败了一战,不是败了终 生。张世豪东北混得成名成腕,澳门的去, 未必活得过一年。"

    我神色端庄,言辞轻蔑至极,大B哥眯 缝着眼皮儿,舌头舔舐着上下牙床,他一边 看向秃头,一边拿夹住雪茄的手指我,秃头 说,“我们嫂子,劳恩。"

    大B哥的雪茄掺了罂粟烟草,雾霭浓 稠,挥发得慢,而且香得诡异,我屏息静气, 半口不噬,他接连曝了几下,憋成一团雾, 喷向我上空,我知道他在试探,我是否贩吸 毒品,港澳台的黑社会和内地不同,涉黑的 不吸毒在道上吃不开,我岿然不动,任由烟 吞没了我。

    他抵出舌尖沾染的烟丝,接触空气后缩回,嚼碎咽了,〃劳恩小姐,移驾里屋。〃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笑得讳莫如深,“蔡老板的烟差点劲 儿,看来豪哥退隐东北江湖后,澳门的粉都抢 不到好货了。〃

    他不明所以皱眉,“张老板算半拉穷寇 了,他手头还有货?〃

    "自古穷寇莫追。他来日方长,没点资 源,凭什么闯荡。"

    马子转动着眼球,她郑重其事说,“B 哥,葡京的货一贯是澳门赌场里口感最好的, 而且不限量供应,当晚最大庄家,五百克的 馈赠,在哪里不是玩呀,可不都跑去了。咱 要是和张三爷牵线搭桥,抢了葡京的毒市,

    威尼斯人在澳门无对手了。〃

    大B哥碾磨掌纹缝隙里渗出的汗溃,他 问什么货。

    "顶级A+纯度的半成品可卡因五十公斤塞中华和雪茄的烟丝里抽,这种高纯无掺 加的可卡因只泰国有,而中国拿得到泰国渠 道的,唯张世豪。可卡因烟草的上瘾概率, 是毒品之最。另有一百四十公斤的百分之97 纯度的冰毒,蔡老板清楚的,百分之97的提 炼,造价多高。一克一千两百元。是小城市 家庭一月的物价花销。"

    我梭巡偌大的赌厅,“澳门毒和赌,有价 有市,一百九十公斤的货堆着,合作愉快, 不限量交易,一粧桩累积,一季度两百公 斤,一年四季度,只需一年,亨京赚取以往十 年的效益,易如反掌。”

    我拉扯着裙摆压出的浅淡褶皱,“豪哥掌 管着1902,自家场子,他规避风险不贩毒罢 了,他的货,在遍地白粉的云南都有得是客 商,澳门想找替代,到覆灭那一日,都是天 方夜谭的。豪哥立一张牌子,葡京、百乐门、胜义街,趋之若鹜,我只不过久仰蔡老板 大名,才先跑了这一趟。"

    马子和大B哥对视,蠢蠢欲动的贪欲,

    刺激得后者也有几分活泛心思,"张老板的帖 子,我收了。他没提这茬。"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帖子万一落在警署,岂不是鸡飞蛋打 嘛。蔡老板难不成觉得,这生意还吹喇叭谈?"

    时机已到,我一味倒贴,反而掉价了,

    钱是喊得越多越好,我耐着性子等大B哥杀 回马枪。

    我慢条斯理站起,正要掐灭香烟,余光 一瞥,秃头纹丝不动,像是被我刚才谈笑风 生不怯阵的风度蒙住了,我咳嗽他也没反 应,我面孔瞬间猛沉,"蔡老板的地盘,垃圾能 乱扔吗。栽亨京的B哥啊?〃

    大B哥的马仔机灵,他一瞅,倒挺客气“劳恩小姐,B哥不讲究,您是女人,您怎 么舒服怎么来。"

    我凝视着跳跃的火光,意味深长说,"蔡 老板不计较,是他的容人之量,我不能反客 为主,要守规矩,顾全法则,安德森先生还 未曾进驻澳门之前,1902统领赌界,是地地 道道扛旗儿的,他不懂人在屋檐下的道理, 豪哥叮嘱我了,亲自来教一教,我得敬着蔡 老板。”

    我挑明指桑骂槐,主要为了主动谈货物 交易圆个场,显出我选择多,不介意闹崩 盘,大B哥哪怕不合作,也不敢对张世豪轻举 妄动,果然,他脸色不好看,但不多言,一 声不吭盯着我。

    秃头说得嘞,他伸手弯曲着,当作烟灰 缸,我把通红的烟蒂撵灭在他掌心,他烫得 龇牙咧嘴,只一秒,便迅速收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