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7(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气度架子捏得恰到好处,自然娴熟,东 北尘嚣直上的有关张世豪垮台的流言,在澳 门信任度必将大打折扣,我的表现既无逃亡 的仓皇,也无落魄的寒酸,马子摆大谱儿, 男人能差到哪里去?

    大B哥也不是善茬,他很快回过神,"劳 恩小姐,张老板对我怨言不小。其中应该有 阿痔的缘故,这行忌讳挖墙脚,像阿痔的位 置,在澳门是有内幕的大码仔,他挪窝,保 不齐张老板一些不见天日的秘密,被我们知 晓。”

    我面容阴鸷,把玩打火机,大B哥搓了 搓下巴,他猖獗的神情嚣张得很,"事情尘埃 落定,张老板要的台面,安德森先生不绐。

    劳恩小姐想合作,咱们有商量余地,阿痔, 我保他。张老板动不了。"

    我将机盖一扣,皮笑肉不笑,"蔡老板想要我们的货?"

    大B哥无形之中占据下风,他挺不喜欢 我趾高气扬的腔调,但没法子,我开得诱惑 太有吸引力,他是生意人,不会错过发财的 良机。

    他呵呵笑,“钱多不烫手嘛。搞一搞,有 钱大家赚,张老板的本事,我颇为钦佩。"

    我勉为其难说,“蔡老板的情面,我只好 绐你喽。多个朋友多条路,豪哥也是蛮欣赏 您的。”

    大B哥吩咐马仔幵一间休息室,备齐洋 酒海鲜招待我,马仔正准备行动,我拦截了 他,"蔡老板的场子,我该放血捧捧您。"

    他一听,顿时咧嘴笑,他马子上下打量 我,"劳恩小姐,B哥的牌技是威尼斯人的金 字招牌。想赚他钱的,无一例外,都绐他送 钱了〇 w

    "玩不精的,我还不瞎耽误工夫呢。〃我 也流里流气的单脚踩在椅子边儿,弯腰大拇 指蹭鼻子,〃蔡老板,绐我幵开眼吧。"

    大B哥摆弄着脖颈的粗项链,他身板敦 实,长着油腻的横丝肉,白光一照,牛气冲 天。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老板的马子,够爽快!"

    他拳头一撇,"天字号赌坊,我陪劳恩小 姐过过招。"

    输人不输阵,是黑道的法则,我深谙其 道,即便是必输无疑,也得硬着头皮上。

    幸而我跟随张世豪和袓宗在赌场混迹了 几次,也陪官太太门打麻将,谈不上精通,

    凑个局儿没问题,正儿八经赌输蠃,尤其对 象是老油条大B哥,我心里没底。

    大B哥的马子没吓唬我,他运气是真 好,钱像流水似的变为一摞摞筹码,在他的席位越堆越高,而我这里近乎空空如也了。张 世豪的资金不充裕,玩儿小的拿不出手,大 的再拼一会儿,恐怕弹尽粮绝。

    没钱,不是露馅了吗。

    我正一筹莫展,倏而看见空了的红酒 杯,杯壁倒映着我的耳朵,是袓宗送我的耳 环,我若没记错,是我与张世豪纠缠不清那时 他送我的。每逢我出门晚归,只要戴着这一 对儿,他总会趁我洗澡时,拿起其中一枚观赏。

    如今想来,颇有说道。

    我若输了一枚绐大B哥,保留一枚,会 发现什么呢。

    我把扑克甩幵,“蔡老板,我急脾气,打 牌输了更没耐性了,不如简短干脆,掷骰 子,猜点数。"

    筹码往池子里潇洒一丟,〃一局定胜负,

    一赔十。"

    大B哥胳膊肘顶着膝盖,"劳恩小姐的赌 癮,比我们老爷们儿还大。一赔十,那可是 一百万啊。一局玩吗?〃

    我指着自己耳环,〃袓母绿的宝石,我从 不离身,国内的珠宝行,早就不见这等货色 了。蔡老板的马子青春貌美,我蠃了,只是 回本,我输了,您讨好美人儿,也不亏呀。〃

    他问马子喜欢劳恩小姐的耳环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女人爱珠宝是天性,她嘟着嘴,“你有能 耐蠃吗?〃

    大B哥说劳恩小姐的牌技,似乎不怎么样嘛。

    我和他各自压住一筒骰盅,飞速揺晃 着,大约几十下,我全神贯注摒弃了他那边的 声响,只百般凝神聆听自己的,三枚骰子六面,碰触的声音大不相同,越是点数少,越 是清脆,越是点数多,凹陷面积大,越是发 闷发钝。

    我们一同停下,我胸有成竹笑,"我的不 超过六点。"

    他舔嘴唇,“六点以下?劳恩小姐,三枚 骰子,相加不过六点,赌桌万里挑一的几 率,你猜错了吧。〃

    我揺头,"不改。"

    大B哥说,"我的十点以上。〃

    荷官接替了我们的手,同时开盅,果 然,我的五点,大B哥十三点,我的更接近, 我赢了。

    我笑着抱拳,“蔡老板,承让。您体谅我 输得惨,变着法绐我送钱呢。"

    他马子也不可置信,一再查看,嘟囔着 邪门儿了。

    荷官拣了十份筹码绐我,我抬腕看时 辰,"再_局,咱们谈正事。"

    这一局,大B哥很谨慎,他命令荷官揺 骰盅,他猜十五点以上,我依旧是六点以 下,自然不会二度奇迹,命中万里挑一的概 率,我将袓母绿耳环摘了一只,狠狠一掰吊 坠,翠绿的宝石骨碌碌滚到对岸,他马子迫不 及待拿起,〃哟,是波斯的猫眼绿宝石,都绝 种了呢。w

    我说难遇识货的知音,蔡老板的马子喜 欢,算我一点合作的诚意,我便吃个大亏, 蔡老板多让几分利润,补偿我便是。

    这时外面喧闹的赌厅传来一嗓子豁亮吼 叫,〃张三爷光临亨京赌场! w

    我猛地转身,八点钟华灯初上的澳门悄 无声息的降了一场雨,这里的春雨缠绵而湿 润,不似东北的瓢泼激烈,有江南的味道。

    张世豪缓缓摘了帽子,他薄唇夹着一支白玉 的烟嘴,没着火儿,就那么端着做派,他抬 头的一刹,露出一双桀骜不驯的眉目,凌厉 的眼波扫过满堂,此时的鸦雀无声,才是真正的震撼。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他身侧侍奉着风尘仆仆的阿炳,见到他 的一刻,我悬着的五脏六腑尽数归位,我晓 得事态还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阿炳能在四 十八小时后顺遂偷渡,邹太太的确守口如瓶 了,我叮嘱过邹太太不留活口。被我割了舌 头和四肢的间谍,他的消息是藏身地在香 港,张世豪抵达澳门确凿的证据,暂时不会泄 露,抓紧一起契机,越快翻盘,越有望东山 再起,牵制抗衡东北的围捕。

    大B哥有条不紊敲击桌沿,龇着牙龈,

    一动不动的观望。

    张世豪波澜不惊定格在这扇屋门,他把帽子交绐阿炳,脱掉风衣,笔挺清瘦的身型 在吊灯投射的影子里伫立,声音不高不低,‘ 蔡老板,我马子刁蛮胡闹,听手下说她和您 谈生意,是我管教不周,我的货,不卖。"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