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8别管我,你快走(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按下一颗蓝色按钮,赌桌由圆形幻化 为长方形,中央升起一沟牌池,暴露一竖列 背面相同纯黑的扑克,我心脏咯噔一哆嗦, 张世豪之所以连蠃,得益于他的脑子,发牌 前记住了 68张纸牌描摹的花纹,三牌一组, 甲对乙,大B哥稀里糊涂就输了,赌界能人 辈出,一分钟秒速记牌的慧眼,天下难寻, 从没遇到这般的狠角色,大B哥没当回事儿输得弹尽粮绝了,他起了疑窦。

    张世豪玩儿阴的,他把享誉澳门只有吃 人没人敢吃的亨京看作取之不竭的提款机 了。

    大B哥哑巴嚼黄连,他不干。

    纯黑的牌,张世豪不是久经沙场的大B 哥对手。

    前三局败得切了一半筹码,半小时而 已,大B哥的盘子里又摞厚实了。

    第四局开盘,大B哥的马子发牌,她扫 了一眼尘埃落定的牌面,挨他脸颊小声说了 句什么,我不慌不忙触摸仅剩一只耳环的耳 垂,窸窸窣窣声响,小得很,不仔细聆听, 几乎微不可察,我全神贯注凝视女人爱不释 手捏在掌心的绿宝石,距离相隔远,若近一 些,效果更好。

    祖宗未雨绸缪的功力,令我瞠目结舌。

    关彦庭确有先见之明,袓宗的城府,才 不是虚的。

    他在我身上埋伏此等定时炸弹,等于安 了一只眼随我天涯海角,我没记错的话,配 套还有一条袓母绿项链,那才是重头戏,我 愈发觉得耳环烫得如坐针毡。

    一股大事不妙的念头,潮水般淹没了 我。

    大B哥理了理胸前的金链子,势在必 得,“张老板,押吗?"

    张世豪指节叩击第一张牌,他掂量着输

    蠃的概率。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赌桌何来概率,花活与运气当道,我把 筹码一件不落,全部推进了牌池,张世豪抬 眸一瞟,敲击的动作放慢。

    〃蔡老板,时候不早,仓库几百公斤的货我们也得漏夜清点,不能不小心缺了您一 克半克的,砸招牌不是?咱一局定胜负。"

    大B哥对牌技相当自信,“劳恩小姐不心 疼这几百万,我奉陪。〃

    他随着我把筹码也一扫而进。

    他马子说,"我押张老板至少有一张梅花 A,另外两张,无JQK,总数不超十。〃

    大B哥的马子是个赌博的宝贝,我猜不 明白纰漏到底出在哪里,她每一次都中。

    十有八九,赌桌有内幕,为了那批货顺 遂交易,我不能抖机灵。

    只装不清不白罢了。

    我视线晃过大B哥的牌,"我押蔡老板,

    一张红桃7,其余两个是JQK,不重复。w

    他闻言脸色一变,马子也是一怔。

    四只眼齐刷刷望向我。

    我比他马子说得更详细,同样都对了,

    也算我蠃。

    张世豪深知,我不是多话的人,我敢笃 定,十拿九稳。

    他笑着把腕表解幵,也抵在了筹码池,‘ 再押。"

    甲押,乙必须跟,大B哥不情愿也改不 了规矩,他的劳力士不如张世豪的表值钱, 他示意马仔备一皮箱澳币抵押。

    与此同时,签署的一百九十公斤合同也 送到赌厅,事情敲定不可毁约,我接过的霎 那,将戒指抛入了筹码池,"再押。〃

    大B哥咬着后槽牙,显然是恼了,“张老 板,赌场您是行家。"

    马仔又提来一箱澳币,他把三张牌反转 摊幵,一张不差。

    张世豪挑着唇角,“蔡老板,您让我了。

    大B哥笑容阴恻恻,“应该绐张老板接风 洗尘。〃

    他扫过那些钱,“劳恩小姐的祖母绿,我 马子喜欢,礼尚往来,以后澳门开毒市,我 跟张老板发财。"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张世豪漫不经心站起,他擦了擦手,把 丝帕丟在脚下踩住,场子里赌徒蠃钱,要洗 净手气,否则下一回,场子不接,相反,输 了钱的,若是大人物,场子封一万至十万不 等红包,具体数字根据输的筹码决定,算是 去霉气。

    秃头一手拎一只皮箱澳币在前面开路, 我和张世豪绕过赌桌,他压低声音说,〃三天 傍晚,百乐门大厅交易。〃

    大B哥不清楚张世豪把交易地点定在百 乐门的目的,他掸了掸烟灰儿说,"百乐门不 是我地盘,恐怕碰警署巡场,再不济,让麻六吞了,他在澳门是统筹扛旗的。"

    我笑说,“百乐门三日后是花魁孟小姐的 主场,麻六很宠爱她,一早想她作纳小妾, 可孟小姐心高气傲,她就是混饭吃,瞧不上 麻六小妾的尊荣,千载难逢的时机呀,麻六 在二楼包场,那晚包房不待客,必定汇聚在 一楼大厅,鱼龙混杂,警署道上就没仇敌 吗?他们不会自找没趣的。除了百乐门,其他 地方以赌为生,同行冤家,蔡老板的人现 身,又是一场风波。"

    大B哥抽动着横丝肉,舔了舔门牙,“就 依劳恩小姐。”

    张世豪手头仅有这一批货,也指着这批 货通吃澳门,1902是自家买卖,毒品开拓市 场,借力打力,带动赌博发达,场子自己还 吃不饱,真拿出贩卖,才是在澳门走了死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