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8别管我,你快走(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压根就没打算绐大B哥,只为套他的

    钱。

    白粉堆在货车里,钱交了卸货,至于货 是什么货,另当别论。

    百乐门是麻六旗下的营生,麻六不涉 赌,他是赌博之外的,全盘黑老大,在澳门十 分牛逼,黑白都买他账,和警署一把手称兄 道弟,在百乐门搞黑吃黑,大B哥没辙。

    而我的任务是和孟小姐混熟,风尘圈的 姑娘必然惺惺相惜,我和她交好的可能性, 我有七八成把握。

    接下来马仔日以继夜赶制了一批劣质白 粉,项目做得悄无声息,大B哥不是毒贩,

    毒品的质量成色,他是不了解的,冰毒好糊 弄,可卡因却犯了难,可卡因半成品居多, 外观与质地粗糙,结晶状,制造极其费力, 想以假乱真,尤其考验技术性,索性第三天黄昏,东西好歹成了。

    我在里屋准备夜晚的交易时,秃头抱着 一包成品,从宾馆走廊慌慌张张的破门而 入,吓了我一跳,他不是不谨慎的人,我迎出 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他结结巴巴的指着外 面,〃豪哥!东北的条子追来了!我没看错,省 军区的军装! 〃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张世豪刚洗了澡,他脚步一顿,夹着烟 的手僵滞在唇边,眼底闪烁着一丝错愕的精 光,不止是他,包括我,谁也没想到,东北 的行动如此之快。不足七十二小时,澳门的 边境便被踏破。

    他未多言,面无表情吸食香烟。

    秃头说,"咱的货刚装车,显然运不出 了,百乐门八百米的路程,真他妈不甘心,有 了这笔款,翻倍的价钱购买云南的罂粟和原 材料,虽然危险,他们也肯赚。〃

    张世豪盯着一窗之隔揺曳的灯光,陷入 沉思。

    我当机立断,“癞子,和豪哥撤离,回1 902,地下能通码头,假如条子追得紧,去 广东。东莞人杂,先藏几天,等我的人和你 们接头。〃

    红桃在东北成名前,广东干了几年,那 边她算不得大红大紫,一些人脉是有的,澳 门既然不安全了,香港也不成,广东是唯一 的路子了。

    秃头愣怔,他看我,又看张世豪,一张 驴脸拖得老长,“嫂子,咱跑了,您断后,条 子能放您吗?"

    我反手拉开窗帘,机敏窥伺酒店的四 周,指着东南的死胡同,"东北的条子,一向疏 漏死角,挑一辆够硬的铁皮车,把墙推倒,

    破了这堵墙,捡人烟稀少的路,开出去畅通无阻。〃

    张世豪掐灭烟蒂,他在背后扯住我手 腕,将我朝秃头的怀里一推,秃头不敢接,两 臂伸开,我砸在他胸膛,〃带她走。〃

    他利落摘下衣架的防弹面具,罩在脸 孔,矫健俯卧在窗台,从口袋滑出一条粗壮的 麻花绳索,铁芯加固,干布包裹,头端是坚 硬的钩子,尾端是拉环,他对准隔壁楼盘的 砖瓦飞了出去,毫无偏颇正中泥缝,他见我 没动,语气猛沉,"癞子! w

    他话音刚落,啪啪两声长短不一的混合 枪击,在死寂的楼距中凌空炸响,有狙击 枪,有手枪,围攻般聚集在五十米开外的弓形 路,张世豪敏捷一躲,子弹擦着屋檐的雨棚 射斜,豁幵一道冗长的裂痕。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张世豪推幵我,他矫健的身姿攀上房 梁,倒置俯冲,三秒钟戳地的过程,他精准的三连发分别打中藏匿树后车辆的车头,轮胎 和油箱,警笛大作的瞬间,潜伏的条子纷纷 曝露,他们也不再掩藏,枪口冲着窗子一阵 扫射。

    人多势众,窗框的上下被震得墙皮脱 落,灰尘漫天,狙击枪架在车架的千钧一发之 际,我看清杀得张世豪节节败退的枪洞来自 一辆逐渐浮出水面逼近的军用吉普。

    吉普车似曾相识,牌照却陌生,我攥着 拳,匆忙趴在地板,抖落出抽屉里的五枚弹 匣,抛绐张世豪俩,癞子一个,自己留了 俩,我牙齿咬开,把五法子弹塞进枪膛,动作 一气呵成,干脆十足,"癞子!条子搞战术 呢。他们不动真格的,轮番耍豪哥孤军奋战, 等他累了,再包抄伏击,钢铁的身躯也架不 住这一招损的。"

    赖子说我叫马仔支援。

    “他们进不来包围圈!白道的摸透豪哥的 老巢,绝不是一拨人马,少说也有百十名条 子,东北这么大手笔入境,怎能空手而归。"

    癞子急得冷汗直流,一辆又一辆警用和 军用专车从四面八方驶来,明显是绝境丛 生,能活动的范畴越来越小,要活活憋死,我 瞪着张世豪,"要么都死在这,要么你立刻 走,他们对你真枪实弹,对我未必敢,你找时 机救我,你留下没活路,届时全军覆没,我 能逃出升天吗?"

    癞子说豪哥,别犹豫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