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9你要我死是吗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捂着面孔,绝望胆战如同病入膏肓的

    癫痫。

    我屈膝跪在堆满碎玻璃的毛毯,背部紧 贴墙壁,默数着时间,一秒,两秒,五秒,

    十秒。

    当我数到第四十七下,一辆罩了防弹铁 皮的越野车呈万夫莫开之势从酒店的地下车 库斜坡飞驰而上,快似闪电,撞得特战兵措 手不及,第一排被掀翻,第二排死撑着爬 起,一通凶残的毫无章法的扫射,铁皮在密集 的攻击中,焚烧一簇簇火苗,电光火石间,

    油箱幵始漏油。

    我有条不紊在脑顶罩了一支礼帽,遮住 命门即眉心,强迫自己镇定,一名追得最猛 的特战兵险些爆破了左后的轮胎,假设得手张世豪插翅难逃。

    我不再观望,而是持枪对准特战兵的大 壳帽边缘,发射了一枚金色尖头子弹。

    子弹的威力极强,奈何我枪法不精,差 了一厘米,他的帽子被击飞,皮囊毫发无 损,整个人踉跄匍匐。

    我无心恋战,护送张世豪逃出生天才是 当务之急,我接连打空了弹匣,绊倒一排穷 追不舍的特战兵,他们大多轻伤,有一人攀 上了越野车的后备箱,试图击碎玻璃偷袭, 被我一枪穿透臀骨,折了大胯。

    “房间有枪手! w

    指挥官大喝一声,在越野车破墙消失众 人视线后,枪口齐刷刷端向了我。

    吧嗒两声,空空如也的干响。

    子弹用光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条子攻克在即,我没了退路。

    我不擅武力,与其和男人缠斗不如缴

    械。

    张世豪教我射击,未教我蛮力博弈。 我捏着空了的勃朗宁,按捺住不由自主 的颤抖,缓缓起身,从容不迫立在大军过境 的窗前。

    底下持枪瞄准的特战兵认得我,大惊失 色,"糟糕!禀报参谋长,是夫人!"

    硝烟四起的巷子,倒映在我曈孔,倏而 _缩〇

    果然是他。

    我和关彦庭互相暗算,彼此过招,演绎 了一场场精彩的谍中谍戏码,各有输赢,他 终归占据上风。

    我玩不过他。

    他的城府深不可测,最可怕之人,在于 透过他的眼睛,也看不到一丝真实。

    特战兵举着喇叭,在杳无人烟的空场朝 我大喊,"夫人,参谋长跨境解救您,您下来 吧〇,,

    解救我。

    我不动声色捏住窗台漏发的一枚子弹,

    塞进枪膛,按下扳机,插入腰间的口袋。

    我和张世豪偷渡的当晚,关彦庭发布声 名,关太太遭逃犯张秉南挟持绑架,作为人 质押解离境。

    他或许不只为声誉,更为关键时刻捞我 —把。

    主动与受制,是截然相反的概念。

    前者让我牢狱大灾,刑场毙命,后者让 我洗脱嫌疑,平安无恙。

    关彦庭分明愿意救我,为何不能放他 呢。

    我捆着绳索,自三楼顺延而下,扎实落地,一步步靠近蛰伏的吉普,它纹丝不动, 候在那里,像是料准了我们有此一见。

    我隔着布料触摸枪械,它还保留方才一

    战的炙热。

    车门焊死,车窗悄无声息降落,关彦庭 笔直端坐在车里,他半副轮廓陷入昏暗的光 影中,没有穿军装,只是一件普通的深色系 西装,他目视前方,似乎在压抑着怒火。

    我停泊在车门之外半米处,"彦庭,张世 豪跑了,他去哪里,我不会告诉你。你若想 泄恨,大可杀我解气,我只求你,让我自行 解决,我不要任何人决断我的生死。"

    关彦庭眉头染着戾气,他难掩勃然大 怒,又不愿惊吓我,张幵的唇阖住,食指指腹 按压太阳六,"讲出张世豪下落,我保你无罪 抽身。"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怎样无罪呢,我犯下的每一粧恶行,不都是有目共睹吗?”

    “就凭关彦庭的太太。我不倒,谁也治罪 不得。"

    说实话,他这一句,令我感慨万分。

    JkJk〇

    多么美好又温暖的词语。

    我追寻了它半辈子。

    可它真的来临,我反倒迟疑了。

    “彦庭,我前半生二十一年,都被锁在情 妇两个字里,我的荣与辱,盛与衰,笑与 泪,都涂满男人的痕迹。你知道我跟过多少金 主吗,知道无数夜晚,我如何煎熬到天明, 我想过逃离,保存我的尊严与骨气,哪怕乞 讨,舍掉一身光鲜亮丽,起码活得痛快,活 得自在,不必强颜卖笑,不必拿肉体侍奉我 厌恶的、视我为冷血机器的男人。"

    穿堂而过的烈烈劲风将我的黑色帽檐扬翻,“贪永无止境。一如你成为参谋长,副书 记,依然渴望中央至高无上的权力,我们挣 扎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都一清二楚,权 势,金钱,地位,它们才配拥有自主的生活, 而不是顺从妥协的悲哀。夜晚我可怜,白曰 我风光,总要有舍有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