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9你要我死是吗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透过半截敞开的玻璃,沉默望着 我。

    我自嘲笑,"当初我也以为,我和芸芸众 生并无区别,贪婪,不知羞耻,灭绝人性。 直到张世豪徘徊在生死边缘,被你们逼得穷 途末路,我犹如丟了魂魄,近乎崩溃。我可 以这辈子与他不相见,但我不能接受,他完 全从世界里消失。〃

    我掏出腰间藏匿的勃朗宁,尽管寒光一 闪而过,并没有对准关彦庭,但这一突如其 来的动作,散落我四面八方的特战兵依旧为他的安全而同一时间拔枪对峙。

    我将枪口抵在自己的咽喉,“我只有两个 选择。放我走,带我尸首回哈尔滨。"

    关彦庭的脸色,沉得恰似一滩幽邃的水

    墨。

    他说,“关太太,我认为你懂得利害。我 不相信我看错。"

    我面无惧色抬下巴,"你看错了。" 他深吸气闭目,“我来澳门,是受黑龙江 省委及河北省省委的委托,对张世豪实施天 罗地网的围剿。两方省委加持,无功而返, 是我渎职。〃

    我将枪洞往皮肉里用力一顶,鲜红的印 子像是血的前兆,触目惊心,"没有你个人的 意愿吗?无关你更快升任中央的初衷吗。〃

    关彦庭不曾拒绝和掩盖,他说有。

    我笑了,"彦庭,其实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们都是不达目的誓不回还的人。"

    他淡淡嗯,“所以我们适合做夫妻。关太 太的位置,我会为你保留。即便无法太久, 这几年,它是空缺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另一手摘掉礼帽,巷口的尽处是流光 溢彩的百乐门,澳门的烟柳之地,它不沧 桑,不厚重,它的轻佻的,浮躁的,我目光灼 灼定格在那抹灯红酒绿间,“从你暗处拿枪指 向张世豪,我们便形同仇敌。”

    关彦庭碾磨袖绾的纽扣,“关太太对我说 这种话,让我寒心。我不是没有顾念你的情 分。我若想赶尽杀绝,你们那趟班机,根本 不能降落在澳门。"

    我身形骤然一晃,"你什么意思。〃

    〃跟踪你的陆兵,配置了监听器。当你说 香港时,我就清楚,你必定飞往澳门,聪明 的关太太,怎会不打自招呢。内地公安向台湾要犯人非常容易。澳门引渡却困难重重, 台湾你不选择,只澳门一条出路。”

    我憋着一口气,卡在喉咙上不来下不 去,百密一疏,我的攻心计能算蠃虚浮的条 子,算不臝高明的关彦庭,我栽在他反其道而 行之的七巧玲珑心,不是一层段位。

    他眉目森冷,“关太太,你太胆大妄为。 你枪杀军政公职人员,罪过你担得起吗,你 压根不考虑后果。"

    “是你们不依不饶!〃

    我急促喘息,枪从指缝脱落,我顾不得 捡起,双手激动按在窗框,清晰的巴掌迅速 烙印在茶色玻璃,"我盼着安稳日子,彦庭, 你们不绐我!你们无休止的厮杀,踩着对方 的尸骸往上爬,我恳求你饶他一命,我愿意 不惜代价帮你扳倒沈国安,我在做,你就不 能等等吗?〃

    “我不打无把握的战役。"关彦庭斩钉截 铁打断我,"我心知肚明,扳倒沈国安不是朝 夕之争,他一旦调京,他会把我囚为无能抵 抗的断翅雄鹰,中央的花名册,彻底划掉了 我。我的葬身之地,就是东北。你以为安插 两个女人,便万事大吉吗,伤不到他的根 基。正国级任命快到超出我的掌控,沈良州是 唯一制敌利器,沈国安只不防备他。却只有 我迫不及待整垮沈国安,力求自保,沈良州 的交易条件,我交出张世豪的头颅。"

    我接连倒退几步,又不罢休再度冲过 去,我越过玻璃,紧紧攥住他衣领,他赶在我 之前说,"沈良州两日后抵达澳门。他来的目 的,无须我多说。〃

    我眼前一阵发黑,仿佛下一秒就会晕 厥,我有准备,澳门的宁日太平不了多久,我 马不停蹄的布网、收割,仍面临着猝不及防的追杀,简直不绐半分余地。

    张世豪这块肥肉,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香 味,他活一天,白道对俘虏他的渴望,便浓一分。

    他越是犯下滔天恶行,他的价值越贵 重,条子抓捕他的欲望越无比强烈,B级通缉 犯,部署全局缉拿归案的首领,立三等功;

    A级通缉犯,立二等功,而张世豪是重A级红 色通缉犯,一等功的诱惑,是官场连升三级 的阶梯,头顶扣着乌纱帽的男人,哪里抗拒 得了。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关太太,你令我无比失望。在你心里, 我是最疏远的那一人,而我,却一再顾念和 你的夫妻情分。〃

    关彦庭挥手指示,让所有人撤后,层层 包围的特战兵不知晓发生了什么,参谋长下 令放人,自然疑惑着撤离,我脚尖勾住枪柄朝空中一踢,反手擒住,下意识往张世豪 出逃的相反方向跑。

    “霖霖。”我走了几步,关彦庭忽然从背 后叫住我,我当他反悔了,反应格外迅速再 次把枪压向自己心脏。

    他望着虚无的空气,不阻拦亦不威胁, 他只是无奈而悲悯说,〃某种意义上,张世豪 不死,我的性命便危在旦夕。我能抗衡沈国 安的东西,除了石破天惊的功勋,单论资历 和背景,我逊色他太多。他是正国级候补委 员扶正,代表中央的威仪,沈良州大义灭 亲,能击破但不能瓦解,沈国安的修复能力, 丝毫不脆弱。有些不堪入目的证据,上面会 有人替他销毁,内部消化。我已无路可走。 他掌握了我的企图和筹谋,我是他必报复之 人,

    他笑声很凉,很闷,"你要我死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