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0 二择一(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30 二择一

    我无力垂下拿枪的手,转身背对他,"彦 庭,你也不想我死,对吗。我已经不是当初 王法视觉下清清白白的程霖,我的罪名落网 便是死,你无能洗清我。"

    他握拳抵在下颔,"立刻收手,来得及。

    我冷笑,“我问你,你若自身难保,中央 和我二择一,你舍弃哪一样。”

    关彦庭皱眉,他嗓音是压抑不住的怒意 和无奈,"霖霖,这样的局面不会存在。"

    "你瞧。"我嘲讽叹息,〃这世上的男子, 从无人把我看作比性命权势更贵重,所以谁 也留不住我。”

    我抻平方才一战折卷的褶皱,"残花败 柳,不值得关参谋长煞费苦心。"

    他察觉我在赌气,将余下一半车窗也降落,"张世豪山穷水尽,他如今无权无势,只 剩一条性命,性命与你,二择一呢。霖霖,

    并非你分量不够,而是没有这些因素,拥有 你终归也不长久。〃

    我攥住枪柄,眼眸猩红却不为所动,"他 坏,但坦荡果断,傲骨嶙峋。他不骗我,我 看得透他。我原以为,他才是虚情假意满口 谎言。"

    我擦拭眼泪,"我记得你说,两三分的真 情实属不易,虎口谋生的人,哪来兴致风花 雪月,我不求他绐我十分,这两三分,我甘 之如饴。至少我程霖这辈子,得到过男人的 情。,,

    关彦庭默不作声,他望着我一寸寸变得 渺小,变得虚幻不清,直至消失在他曈孔 中,嘶鸣的警笛湮没在滚滚黄昏的苍穹,这一 晚,注定是拉幵澳门风云血雨腥风序幕的开端。

    我挺直脊梁起先迈得有条不紊,拉开很 长一段距离后,便没命似的加速步伐,绕着 威尼斯东南和西北的两条街巷,漫无目的狂 奔,我不敢停,一秒也不行,与道旁泊车的 反光镜擦肩而过时,我瞥见身后是死寂的, 没有鬼鬼崇崇穷追不舍的人烟,亦没有一 张,令我觉得不安惶恐的模样。

    我蹲在边道崖子的白线处,垮塌着四肢 大口喘息。

    死里逃生的滋味,真是人间炼狱的煎

    熬。

    我对关彦庭说,为蒲柳之姿不值得。

    我何尝为张世豪值得。

    余生或短或长,男欢女爱,不是他,也 有旁人。

    说来说去,痴迷投降的,不过自己一颗心腔。

    我捂着脸,低低笑了几声,擦干皮肤濡 湿的水痕,歪戴着帽子,故意把头发乱糟糟 披散在左颊,若无其事跨进一间便利店。 “老板,公用电话几角钱?"

    挂着老花镜的婆娘从报纸上方瞅我,"两 块〇 〃

    我丟了一张澳币,"不找零。家里男人旅 游,挤散了,图吉利。他是搞政府工作的, 电话不存档吧?〃

    她没好气拍打一枚按钮,"搞它!不存的。"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我咧嘴笑,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那 边第一遍没接,第二遍时,接通传来几声犬 D犬,倒是很清静,像偏僻的郊县地带,我掩 着听筒,不让声音扩散,〃我。M 秃头不可置信,〃嫂子?〃"关彦庭把我放了,没人跟踪我。依照计 划行事,我在百乐门交货,拿到钱,乘客轮 去广东找你们汇合。"

    秃头像是喝啤酒,他打着嗝儿,“我们没 动,还在澳门。"

    "什么?"我大惊失色,〃省军区参谋长带 队,不把澳门翻个底朝天,东北省委不罢 休,我至多拖延两天,沈良州随后就到,届时 一只麻雀都休想出境。”

    秃头说我们有数,您一人扛着,豪哥不 答应,我没辙,我打不赢他,拽不走。

    我骂了句废物。

    潺潺的水声敲击着地面,他拧开水龙 头,从头到脚浇着身子,“嫂子,豪哥虽然是逃 犯,但更是条汉子,他让女人扛雷,您死心 塌地的跟他,还有意义吗?〃

    我喉咙哽了团湿漉漉的棉花,噎得哑口无言,又酸涩得很。

    “他在哪。〃

    "开车周边勘察地形,我们在莲花胡同, 这是一片老房子,住户鱼龙混杂,一群有前 科的犯人,多管闲事的少,咱谨慎些不败 露,条子查不到。〃

    我说好,等我解决了货物,派车来百乐 门接我,十一点如果我没出现,千万别停 留,别乱打听,零点前务必登陆驶往东莞的

    船。

    我郑重其事警告他,"癞子,东北玩儿真 格的了,豪哥不动,你打昏了他,也要把他 送上船。W

    秃头销声匿迹了好半晌,他嘶哑说,我 明白。

    我挂断电话,按了几下清除记录的按 钮,仍担忧不保险,趁老板不备,索性抠掉了

    那只键,我道了声谢,一刻不怠慢赶到百乐 门,大B哥的马仔堵着金碧辉煌的大堂正在 吸烟,断断续续的瞥一眼墙壁挂钟看时间, 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我站在门外平复好情绪,走过去念叨了 句暗号,"2008,澳门塔。〃

    为首的马仔啐了半截烟丝,"玲珑塔,十 八层。〃

    我仰头,将遮掩在帽子阴影里的面容露出,交货。

    他们吹响口哨,几名潜伏在四周窥探情 势的马仔比划0K的手势,男人这才把烟头塞 鞋底用力碾磨,"劳恩小姐,等您俩钟点了。

    我压低帽檐,"条子反水。"

    他们一怔,〃那三爷?"

    “不碍事,我甩掉了。货物凌晨就运送到百乐门后院的垃圾场,条子堵截宾馆时,压 根没撞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