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0 二择一(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解开风衣,慢条斯理搭在臂弯,“一百 九十公斤,一克不少。〃

    马仔长松口气,大B哥吩咐他们验货付 款,货鸡飞蛋打,是受牵连的,马仔引着我 乘电梯上二楼演艺大厅,〃三爷和B哥一条绳 的蚂蚱,在澳门毒市闯名堂,一荣俱荣,再 有这情况,您支会声,人多力量大,咱帮忙 想招儿。〃

    我面无表情说不需要,你们还不够条子

    塞牙缝。

    “东北的条子不讲情面? 〃他们挺不屑一 顾,“这是澳门,东北的猖獗,行不通。〃 电梯抵达二楼,门朝两侧缓缓推开,我 率先走出,“澳门自制,最高官员在中国的官 衔四舍五入等同部级而已。东北条子派出副国级,谁敢不服从。"

    "劳恩小姐,情势不是这么分的。B哥和 警署一向友好,警署阻拦,东北条子就犯 怵。入境门槛儿提高,大部队进不来,澳门便 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我动作一滞,〃有这话?"

    他嬉皮笑脸,"没错,澳门自治权很大 的。"

    我摩挲着腕间的镯子,"听说十四K的阿 威,出入警署如自家后院?"

    "他干爹牛逼,江山打下了,他守着就

    曰 "

    疋。

    这等得天独厚的人物,树敌数不胜数, 张世豪筹谋与胜义帮派的过江龙平了十四 K,窃夺警署的资源,警署成了合作方,抵御 东北条子的猛追猛打,便易如反掌了。

    然而这是后话,当务之急,先把钱搞足找过江龙也得备见面礼。

    马仔把我领到二楼正中央的贵宾区,我 嘱咐他调暗灯光,我嫌刺得慌,我落座不多 久,一名眼生的中年男子由一拨马仔簇拥 着,从三楼的观光席位下来,在我对面的沙发 歇脚,马仔点头哈腰说,"劳恩小姐,澳门的 规矩,他不方便现身百乐门,我们东哥是B 哥的大堂主,他和您谈,您委屈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内地的规矩,东哥的咖位,的确没资格 与我相对而坐,我没计较这些皮毛,很绐他 面子喊了声东哥。

    他客气颔首,“劳恩小姐,我手下在后面 验货,您是当场盯着,还是等回复。"

    夜长梦多,适用于人生地不熟的异乡, 捅了篓子皆是麻烦,我说,"我信得过蔡老板 和东哥的江湖道义,歌舞升平,纸醉金迷, 有得享受,我闲得跑去闻垃圾场的臭味,不是自讨苦吃吗?东哥让兄弟们麻利点,早完 事,大家皆大欢喜,喝得痛快。"

    他哈哈大笑,“劳恩小姐性情中人啊。〃

    他亲自撬开瓶塞,“货多,三爷押运辛苦 了。〃

    我象征性灌了两三杯,食不知味,爱搭 不理的应和着他,眼神介于舞台和后门来回 瞟,大约四十分钟,两名马仔风风火火进入 大厅,弯腰和东哥说着什么,我整颗心都提 了起来,搁置在膝盖的手,不由自主蜷缩。

    东哥无喜无怒,不笑不恼,全程其淡如 水,马仔汇报完情况,鞠躬退下了。

    一阵诡异至极的鸦雀无声,东哥爆发笑 声,他摸衬衫的兜子,摸了 _张支票,〃三爷 敞亮,粉是好粉,B哥的澳币,也是好东 西〇 〃

    他把支票顺着酒桌推向我,指尖点了 点,"七千三百万,尾款在贩卖一半后,B哥宴 请豪哥时奉送。劳恩小姐,您过目。〃

    鬼门关闯一趟,我手抖得几乎止不住, 仓促十指交握,压在臀后,我克制着波动的 声音,〃蔡老板的信誉,豪哥一百个放心。〃 东哥将支票揣进我风衣口袋,“钱嘛,多 多益善,世道不认爹,认钱。劳恩小姐知晓 银三角吗?〃

    我沉默看着他。

    他斟满一杯红酒递我,"您甭顾忌,B哥 没别的意思,既然是合作,一次半次的空有 风险,赚不肥实,长期互利,才是经商之 道。三爷进货有国际的路子,B哥不差钱,各 司其职,一起在澳门发财,金三角条子查得 紧,没办法,中国卷进去了,银三角是毒界 的漏洞,您是否考虑下玩一票大的?"

    我和张世豪纠缠两年半,目睹了挺多曾 经闻所未闻的内幕,袓宗暗中调查了所有关 乎他的背景,银三角确有此地。

    金三角指东南亚,缅甸泰国老挝中国, 银三角指拉丁美,哥伦比亚秘鲁和安第斯亚 马逊。其中东南亚最为紧缺的可卡因、禁止 种植的半成品大麻,在秘鲁盛产;而拉丁美 稀有的冰毒罂粟,在东南亚比比皆是。

    两方较量,世界的认可度与纯利润,东 南亚稍胜一筹,因此落了银三角的称谓,张 世豪在云南贩毒那阵,他旗下的罂粟每年产 量成百上千公斤,用来交换安第斯的大麻和 可卡因,不同的贩毒网和组织不兑现金,纯 粹是物物往来。

    02年伊始,边境禁毒投注了翻倍的缉毒 警,因此大佬之间取消了传统的陆运航运水 运跨国,而是新型交易——贩毒潜艇。一艘贩毒潜艇造价1900万英镑,相当于整个东南 亚半年的毒品兜售利润,作为中国区毒枭的 张世豪,自然是有一艘的。

    可驻扎四千米的深海,也可折叠游荡在 中型的江湖溪泊,总之,有水域便能行进,

    自身安装的反侦察系统,抵挡条子一切光线 勘测器,唯一的弊端,大规模频繁出动,假 设落入条子的视线,一旦破译,贩毒网便碎 裂,哪一国的毒枭也承担不起这份责任,故 而使用次数寥寥无几,张世豪宁愿冒险通过 复兴7号走私,也不肯将贩毒潜艇浮出水 面。

    世易时移,他的命尚且朝不保夕,浮不 浮的搁在一边,大难临头了,抓着耗子就是 好猫。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不露声色反问,"东哥的意思?"

    他俯身小声说,"B哥想借三爷的渠道,

    让毒品生意遍布澳门,顶了十四K的总瓢把 子,澳门的毒品市场建成,绝不亏待您,一 年四六,B哥六。毕竟澳门的场子,B哥和警 署比三爷熟悉,各方打点,B哥出马效率

    古 "

    问。

    "哦?"我似笑非笑,〃豪哥四?"

    我偎在沙发背,"蔡老板说反了吧。"我 怅然若失的腔调,“大局不好搞了,条子像狗 一样。鼻子灵着呢。哪有味儿,往哪儿扎 堆,大批量走私毒品,唯有出动贩毒潜艇,这 玩意儿的花销,东哥查一查,你们没处弄 去。豪哥自己做,凭什么分杯羹?在澳门兜 售,蔡老板能怎样?捅条子吗?说句不中听 的,天下乌鸦一般黑,澳门的警署就不是人 了?豪哥一批货,千八儿百万的,拿两成堵条 子的嘴,美不得呢。”

    东哥说B哥的意思,暂时这样,也能商量。

    "没得商量。四六开,豪哥不干。收益不 敌风险,我们安分守己的,小打小闹混饭吃 罢了。〃

    东哥舔了舔门牙,“劳恩小姐要几成呢? 我奸笑,比划七。

    他倒抽冷气,"B哥太亏了。他在澳门罩 着,反水了找他,您再加一成,我和B哥好

    交待。”

    我思索良久,勉为其难说,"看在蔡老板 仗义,买了豪哥第一批白粉,豪哥六,无 妨。,,

    马仔正卸载的货物是劣质品,出货前秃 头评估,C+,幸而澳门毒品稀疏,圈子的风 向很弱,非顶级行家尝不出口感,大B哥的 白粉,道上想在威尼斯人找刺激的混子和联络他捞私房钱的达官显贵,百分百买账,猜 不中他搞伪劣牌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