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1死生不复相见(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我一时偷不出。你容我几曰。"

    若是昔年,容她一年半载也无妨,如今 关彦庭和袓宗不容张世豪了。多等一日,抵在他咽喉的刀尖便深入半寸。

    “最迟后天黄昏,我亲自来百乐门找孟小 姐。麻六醉酒,他十有八九会住下,你泼了 他,道歉也好,侍奉茶水也罢,总有近身的 良机。他对你的邪念昭然若揭,马仔不拦孟 小姐的。〃

    她犹豫几秒,"我尽力吧。"

    我拧开口红盖,拉过她的手平摊,写了 一串号码,“突发状況之外,少打。〃

    她瞥了一眼,默念铭记,舀了一点清水 搓洗掉,"劳恩小姐,希望我们彼此,不要出 卖对方。"

    相比较我,她更忌惮她的处境,麻六能 把她剁了喂狼狗,毫无依据动不得挖墙脚的 张世豪,孟小姐的顾虑,恰是我驾驭她的砝 码,人有软肋,马有长鬃,一定受制于更高 手段的角色。

    我和孟小姐分道扬镳后,将坤包交绐一 名马仔,委托他转达一句话,贩毒潜艇的成 本太高,蔡老板与豪哥合作毒品,诚意不 假,动用大批量的工具,风险共担。

    马仔很机灵,他敬了支烟,我冷面拂 开,不抽。

    他贱兮兮的卡在耳鬓,问我是资金吗。

    我伸出三指,"蔡老板输了豪哥两箱澳 币,再加一箱,潜艇的油钱,对半劈吧?"

    马仔连声说是,"劳恩小姐的意思,我一 字不落向东哥陈述,您放心。三爷有路子进 货,B哥全力支援金钱。"

    我笑着拍了拍他脸蛋儿,“你挺懂事的。

    衣衫裹着特调的兰花脂粉香,只那一下 轻晃,残留了许多,荷叶型的绸缎袖绾掠过他鼻梁,他沉醉嗅着味道,脖子随着我离幵 抻了老长。

    我从百乐门后院的垃圾场出来,一百九 十公斤的毒品仍没清点完,俩头目蹲着打扑 克,时不时催促卸货的马仔麻利点,别他妈 把条子召来,钱没赚,绐东哥惹麻烦。

    “佐哥,粉不对劲。摸着粗,不像三爷承 诺的97高纯的冰毒,那粉质,比这细多了。

    头目骂骂咧咧的甩了一张大鬼,"妈的, 你吸过? M

    马仔揺头,“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

    "猪跑老子也没见着。"头目龇牙咧嘴," 东哥说好,就是好,你有胆子顶他,你他妈 当B哥的红人。"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马仔不吭声,低着头继续搬箱。

    我扣着帽檐,趁树冠挡住了霓虹,他们分辨不清的工夫,脚步匆忙溜出了后门。

    马仔能察觉货物不纯,按理东哥不该犯 这样低级的错失,大B哥的红人儿未免太容 易当了,这点眼罩子擦不亮堂,怎么脱颖而 出,而且马仔附耳汇报时,凭借直觉,他的 表情很诡异,我实在说不出哪儿别扭,这一 切无比顺利,也无所谓我深究。

    秃头安排的叠码仔开了一辆黑色奔驰, 猫在灌木丛的阴影处,我停在路边用手机屏 幕照地灯,两簇白光汇聚,亮得夺目,马仔 看见我,悄无声息揺下窗户,鸣笛示意,我 东张西望观摩许久,确定无人尾随,干脆利 落坐上车。

    赶往澳门边郊的民房汇合途中,为求保 险,我借马仔手机绐红桃打了通电话,澳门 的绸缪进展大刀阔斧,不可掉以轻心,这盘 棋真正运转的范畴越来越缩小,被里应外合的条子包抄逼入死角,突围何其困难,在一 亩三分地运筹帷幄大兴风浪,又何其险象环 生。

    留一步稳妥的退路,终归无错。红桃是 我唯一信赖的救命稻草。接下来的每一颗棋 子,皆要百般谨慎,一旦落入条子圈套,必 死无疑。张世豪在夹击中逃出生天是妄谈, 旗下1902也将全军覆没。

    红桃恰好歇班,已经熟睡了,她听到我 声音顿时从梦中惊醒,"你在哪?〃

    "旁边有人吗? M

    她说只我自己。

    "我在澳门。〃

    红桃说,〃关彦庭通过省军区秘书部,发 布了关太太遭遇张世豪为首的黑帮余党劫持 作人质出境的公告,他再三命令,不准伤害 关太太毫发。并且亲率五十名东北地区的顶级特战兵,达成参谋长专机飞往澳门。这一 波深情戏码,不但把你架在了进退两难、一 边是丈夫一边是王法的关头,还推脱了妻子 卷入涉黑,他包庇纵容的罪责,省委与中央 都认为你们夫妻是受害者,关彦庭尤为无 辜,既要兼顾使命,还要保障夫人的安全。〃

    意料之中的一步棋,亲耳听了,竟有些 难过与悲凉。

    难怪坊间说,东北的关彦庭,将成为最 后一位终结军政史文韬武略胆识卓绝的参谋 长中将。

    他的才思与城府,当真是蛛丝马迹不 露,他操纵不了的事态爆发意外,他能急速扭 转乾坤,化意外为情理,转不利为有利,简 直是深不可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