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1死生不复相见(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红桃。我求你一事,我或许会死在澳 门。无论如何,我要张世豪脱险。假如到了无法翻盘的程度,他乘船去广东,在深圳码头 抵岸,东莞你安顿。"

    千钧一发之际,红桃没矫情具体过程, 她当机立断说,"东莞红灯区十里地的店铺, 都有我朋友,如果张老板逃亡广东,任何一 家店,藏一阵不成问题。〃

    我鼻头发酸,我说多谢你,有命报答, 没命,我欠着了。

    我刚想挂断,红桃忽然在那端叫住我,

    她含着一丝哽咽,〃你应该没想过,这会是你 的下场。"

    我一愣,迟迟不动。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她哭了几声,直到嘟嘟的忙音传来,我 反而破涕为笑。

    啼笑因缘,啼笑皆非。

    命运之轮,它的轨迹,本就是难以预料。

    车停泊在一片老式的砖瓦楼,类似香港 贫民窟,路灯朦朦胧胧的,青白交加,像垂 死弥留的老者,吊着仅剩的气息,不肯归 西。

    马仔护送我往巷子里扎,越走越漆黑, 越死寂,我拢了拢披衫,〃这里居住的大多是 有前科的罪犯是吗?"

    马仔说正经居民看到咱们的阵仗,肯定 会捅出去的。

    我没说话,拐弯逼近一堵高墙时,欣长 的影斜斜寂静的倾洒而下,遥遥之隔,张世 豪倚住乌鸦啼叫的歪脖子槐树,指缝夹着香 烟,他清痩白皙的脸孔隐匿在幽暗的灯火, 没有血色。

    我整个人如同被一支硕大的钉子钉住,

    它刺穿我的脚底,直窜头颅,它是痛的,也 是快乐的。

    我全部的绝望,颓败与恐慌,在他闯入 我视线那一刻,溃不成军。

    他逆着弥漫在窄巷的黯淡月光,扔掉烟 头,笑着唤了声小五。

    我疯了。

    我好怕。

    这一路马仔不停告诉我,他平安无恙, 我还是怕。

    怕他绝境坠崖,怕他就此坍塌,怕他一 蹶不振,怕他弃我自首,也怕他无影无踪, 丟了我在水深火热。

    我为这个男人,中了蛊毒般患得患失, 畏惧离别。

    沾染情爱二字,其实活在万丈红尘中的 人,并没有那么自私。

    无心歹毒如我,不也在风月里栽了跟头 吗。

    我朝他奔跑过去,歇斯底里冲进他怀 抱,他伸开双臂稳稳接住我,久别重逢,九死 -生。

    他的皮嚢炙热,仿佛宽厚的山脉,即使 天崩地裂,怒海惊涛,他依旧巍峨,雄浑, 我似是失去了所有,换回醒不来的一场梦。

    我疲惫极了。

    我匍匐在他结实而火热的胸膛,像迷途 太久终于寻到归宿的流浪人,搂着张世豪的 肩膀阖住眼。

    佛袓说,苦海无涯。

    幸而我不信佛。

    这无边无际的茫茫世间,铸造了多少谎 言,辜负了多少等待。

    道一声来日方长,兴许便是死生不复相 见。

    我攥紧张世豪的衣衫,一分一秒也不撒 手,他一遍遍抚摸我纤细的眉毛,我觉得 痒,拨弄幵他的手,他再度温柔触及,他削薄 的唇贴着我眼尾的朱砂痣,他说怎么刚过一 天,这么想你。

    他掌心托着我臀部,让我牢固挂在他身 体,"是不是绐我下咒了,小东西。〃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挨近他耳蜗,朝他里面吹气儿,〃我下 了一种蛊,张老板若变心了,它就一点点蚕 食你的心脏,把你咬成空壳子。〃

    他闷笑,“你这样厉害。"

    我得意洋洋,"澳门花花世界,张老板不 老实,我想法子让你老实。"

    他亲吻着我的鼻尖和眉心,"只有你了。

    秃头不言不语捡起砖石张世豪散落的风 衣,他跟在后面,合拢了吱扭作响的木门。

    张世豪把我放在床铺中央,脱着我的衣 裙,我将招安孟小姐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 这件事办得很漂亮,我趴在他腿间邀功,他 从头到尾异常沉默,我快要讲完时,他突然 抚摸着我的脊背说,"你跟关彦庭回东北。" 我脸色倏而一变。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書^帮^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