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2我要不起(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一言不发抚摸我的脸,“我想让你活 着。’’

    我呆愣凝望他,他笑着盖住我眼皮,我 顿时沉入无边无际的漆黑,“两年前,巷子那 晚更早一些时候,我在金花见过你。"

    他的声调低哑冗长,他的心跳铿锵,"你 和一群女人,站在回廊的尽头嬉笑,她们抽 烟,你不抽,我记得烟雾很浓,我看不清你 的样子,你不说话,不露声响,我带着马仔 从二楼下来,晃了一眼窗台,你正好背过 身。"

    我叼着他的领结,拼命压制哭声,金花 赌场,那是张世豪的产业,可笑我后知后 觉,走马关灯的几个月,我和他素未谋面,注 定的劫难,依然逃不过。

    我的抽搐和啜泣融化在他滚烫敞幵的胸 腊,他说,"我不留活口,能说话的舌头,十之八九生祸端。那晚偏偏认出了你,我忽然 发觉,我也会下不了手。在我脑海徘徊过的 女人,追^書^帮^首^发~是沈良州的情妇,我欣喜,更犹豫, 我在利用后是毁掉她,还是占据她,我破了 一道缺口,意味着它会越来越大,我早预料 我有控制不住的一天。阿炳一再要了结,是 我剜不掉这块肉。小五,我的三十五年,遇 见你白活了。〃

    张世豪掌心脱离我的眼睑,我歇斯底里 扑进他怀中,像荒漠无垠的戈壁滩,楸住一 汪沸腾水的泉眼,我渴急了,我一边疯狂的 吞噬着,一边恐惧它顷刻间消失,我做了那 么多的白日梦,我只任性一次,我想有一场 梦,关于他的,要么成真,要么不醒。

    我搂着他脖颈,崩溃抽泣着,“我错了, 我不该贪心,我都不要了,不要珠宝,不要 名分,我什么也不要,你别赶我走。"我从没像这一刻,明白我有多么无可救 药爱着他,他贩毒,他本也是毒。

    他的毒性,缓慢而无味,我甚至不清 楚,他怎样麻痹了我的理智,我的情意,把我 的人生推向完全逆行的轨迹,我瞧不上的平 庸,落魄,我厌弃的颠沛,不宁,我统统接 受了。

    人间有八苦,是佛说。

    痴男怨女说四悲,猜不透,舍不得,输 不起,放不下。

    我见识遍了背叛祖宗的女人下场,竟犯 了天大的糊涂。

    我不知该痛恨谁,为什么变成这副面 目,叱咤东北的张世豪,被逼得这般惨烈。

    我哭乏了,窝在他怀里昏昏沉沉的睡 着,十里地外的市钟敲击了三声,我骤然一个 激灵,刹那苏醒,左右扫了一圈,张世豪不在床上,窸窸窣窣的动静从门缝外传来,有 呛鼻的烟味,有揺曳的光影。

    我摸索着爬下床,赤脚走到门槛儿处, 秃头捏着一支纤细的木棍,木棍系着草绳, 绳子捆绑住一张字条,他递绐默不作声吸烟 的张世豪,“关彦庭的警卫员,交您的一封 信。"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没接,鼻孔喷出一缕青雾,秃头 打开飞速浏览,“他说第二拨公安人马即将启 程,要一线生机,只有他能绐。〃

    秃头满脸凝重,〃嫂子在,到底是福是 祸。百乐门和亨京赌场赚了两笔钱,嫂子出马 办妥的,她是真有能耐,假如没她,军队围 堵酒店那天,咱就栽了。可参谋长的夫人, 东北能罢休吗?"

    张世豪扔掉烟蒂,抬脚掌撵灭,"阿炳的 消息。"

    “不了解是否那边反水了,炳哥毫无音

    信。"

    我这才意识到,赌场一别,阿炳恍若蒸 发了。

    他偷渡澳门,是我千方百计搞来的证件,追^書^帮^首^发~他实在无处可去,澳门明摆着四张饼,还 有哪张饼麻烦他亲自啃。

    “关彦庭很精,我们安插在五十名特战兵 中的卧底,不一定安全。一旦卧底反水,阿 炳撂在关彦庭手里了。"

    秃头大惊失色,"这么久了,也没风儿,

    难道炳哥露馅儿折了?"他骂骂咧咧砸墙,“

    关彦庭真他妈绝。这狗娘养的,他长了几个 心眼?就干不赢他了?"

    张世豪揉捏着鼻梁,“他们住在驻澳军部 吗,

    "关彦庭接连和驻澳首领商谈,想把嫂子平安撤离,也分不清是演戏还是动真格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