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2我要不起(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来真的。"张世豪斩钉截铁,“宁为玉 碎不为瓦全,他得不到,会毁掉,他不可能 让东北人尽皆知的自己名义的太太,成为拿 捏在我或者沈良州手中胁迫他的筹码。即使 他喜欢的女人,也不能作他前程的阻碍。〃 秃头摸出打火机,凑近下巴也绐自己点 了一根,他吧嗒烟嘴儿,"咱的时间,就一 周。河北省公安厅的细作说,一周后省厅的特 案组立案4。29追逃张禀南小组,在澳门周 边挖坑设防,届时咱出不去,澳门有任何风 吹草动,他们一清二楚,犹如瓮中别。〃 我面无表情扣着木栓,无声无息堵死了 那道缝隙。

    祖宗抵达澳门,是两日后的黄昏五点二 十分。

    省委供应沈国安的专机平稳降落在机 场,他几乎等不及赶赴检察署,便在前来接机 的澳门当地政府车内,发布了第一道指令:

    地毯式秘密搜捕张世豪窝藏点,切忌打草惊 蛇,摸清确凿证据,一击制敌。

    同曰晚,我戴着礼帽跟随张世豪踏入过 江龙麾下的胜义帮老巢——擎华堂。

    擎华堂的三重门,第一重门坐北朝南,

    金石铸造,雄狮驻守,马仔堵着铁锁,来访 不论多大的人物,一律上缴匕首枪械,过第 二重门,悬框的镜子正对东方,象征旭曰不 落,胜义帮长盛不衰,第三重门推开,豁亮 的练武大厅,三十六件锋锐武器一字陈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倒挂墙壁,几样金属利刃还染着鲜血,浓重 的熏香味在空气中浮动,硕大的八卦图镌刻 在地板,橘色的黄光一照,像极了精武门。

    胜义帮凭手艺闯出一番天地,瞎子摸鱼 拎一名马仔单挑,一灭五不成问题,故而过 江龙在澳门四大帮兄弟们最少,却最稳,质 量精帮规硬是首要因素。

    擎华堂在澳门,算顶级的风水宝地,混 黑道的奉迷信,讲究运势,什么时辰出货, 走哪条水路,拜哪座山头,掐着点干,半分 不差,其余三大帮斗法,段位狠的十四K,

    直奔后院,暗杀铲除,打得敌人猝不及防, 而这间三层楼不遮不掩的灰瓦房,始终静如 泰山,哪一方皆不乐意破了风水遭难。

    张世豪在百只眼睛的注视下,逼近主位 居高临下的过江龙。

    他斜倚着靠背,单腿踩在石阶,另一条 腿盘着晃悠,左手托着水晶葡萄,一口捏一 粒,干瘪的果皮儿极其嚣张啐吐在脚下,有 一枚粘住了张世豪的裤腿。

    "张三爷,久仰您了。〃

    流里流气的瘪三腔儿,他横眉冷目,"妈 的,让三爷站着? w

    马仔立刻反应,搬了把椅子,对准张世 豪的屁股,伸手擦了擦,"三爷,您坐。小的 不懂事,请三爷海涵。"

    我臀部掸着椅子扶手,似坐不坐的,"龙 哥,十四K阿威的红人昨儿凌晨抢了您店铺 几块价值百万的名表,讨好自己马子了。这 脸打的,您疼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不露声色摩挲扳指,过江龙拿银 勺儿掏耳朵,时不时吹钩子粘住的耳屎,没 好气说,“劳恩小姐耳聪目明,才在澳门待了 多久,够灵通。〃

    〃哪门子灵通呀,龙哥看得起我了。十四 K欺负胜义帮,胜义帮节节败退认怂装孙 子,不是澳门名流心照不宣的秘密吗?"

    过江龙面孔猛地一沉,挖耳勺在他指尖 折拧,扭曲成歪斜的麻花,"道上哪位找死, 背地里信口雌黄,损我脸面?〃

    他踹了一脚距离最近的马仔泄气,"你他 妈怎么不报告我?"

    马仔捂着大胯,支支吾吾,“十四K马仔 在店铺窗户撒了泡尿。"

    我扑哧笑,特意让他听,再故作失态掩 唇,正经了神色说,"龙哥,虎落平阳被犬 欺,您胜义帮还没倒呢,他们绐您烧纸钱了。

    张世豪快速转动着扳指,一下接一下看 得眼花缭乱,过江龙朝前躬身,压低上盘,〃 三爷,无事不登三宝殿,您挑明了。〃

    西子说

    明天袓宗〜〜翘首以盼是吧?明天召唤出 来了。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