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4我们放过彼此吧(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停泊在胜义一堵栅栏之隔硕大的树冠 投射的阴影中,浓重的夜色蜿蜒诡异,漆黑 的车身与黯淡融为一体,难以察觉。

    我摘掉墨镜,揺下半截车窗,眼眸一闪 而过的精光,仿佛一只蛰伏的猎豹,我懒得 废口舌,言简意赅质问,"情况。"

    秃头拿着望远镜,窥伺帮会里的一举一 动,"六成跟随豪哥在十四K的地盘斗法,三 成在自家场子,过江龙挺上道儿的,他担忧 城门失守,十四K派人铲除他的生意,场子 防得很缜密。"

    我冷笑,〃所以这里不足一百人。"

    秃头调整着焦距,“八九十吧。西北两间 炮塔,二十四小时警卫放哨。过江龙的军火 非常先进,百乐门麻六一直打他主意,想买 一批枪械和弹药充库,他不卖,听说他德国 有警局的货源。"

    "以卵击石的哲理,懂吗? w 秃头满目迷茫,我摩挲着温润剔透的玉 镯,"他的军火,根基,实力,人脉,皆在张 世豪之上,澳门欺生,外省的不吃香,何況 还是落荒而逃的败寇。我们是卵蛋,过江龙 是石子。"

    他搓着冒汗的掌纹,"嫂子,卵磕不破 石。〃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磕破与否,箭在弦上,拼了才有转机。 胜义帮千载难逢空旷虚弱,百十人的饼啃不 进肚,澳门大局波诡云谲四面楚歌,前有豺 狼,后有条子追剿,你们还他妈混个屁。” 秃头被我鼓舞了士气,他大喝一声干!

    埋伏在电线杆和老房子周边的五十名马 仔,齐刷刷围拢了胜义帮,此起彼伏的扳机 扣动划破静谧长空,突如其来的灼烈枪声,

    震得窗户霎那灯火通明,胜义余党抄家伙四 处奔蹿,为首的大马仔持狙击枪冲锋,瞄准 街口嘶吼高喊,〃有敌情!"

    "骚哥,哪派的? w 大马仔啐了口痰,〃龟孙!十四K "

    他后半句没说完,视线落在鸣笛的奔 驰,脸色大变,"操他妈的,张世豪反水了! 乌泱決的人海聚拢在大院,刀枪棍棒的 武器晃得铁门快散架,秃头指挥兄弟们朝里 闯,压迫性的大势所趋,逼得胜义马仔节节 败退。

    毫无征兆一场灭顶之灾,电光火石磅礴 而残暴,金属武器的尖锐摩擦不绝于耳,我 冷眼旁观这一幕,有条不紊将作战计划传达 秃头,由他通过对讲机排兵布阵,一方骁勇 善战,一方空有力量,没有核心人物领军, 犹如散沙般一通乱打,反而顾此失彼,不堪一击。

    澳门四大帮派平分春色,风平浪静几十 年,如今惊雷乍起,是时候终结了。

    我咳嗽了声,秃头从驾驶位迅速跳出, 拉开车门毕恭毕敬迎我下车,我戴上宽檐礼 帽,压低边缘遮额头,迎着纷飞的烧焦炮火 阔步走向数十米之外的三重门。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局势一片混乱,胜义的马仔不愧硬汉, 宁死不降,几乎是殊死搏斗,捍卫过江龙的 巢穴。

    失了根据地,胜义便溃散了,鸡飞蛋打 的粥,如何水米复原呢。

    我等不及欣赏完好戏,争分夺秒方是要 务,这么大动静吸引了条子围剿,不是白白 浪费心血替他人做嫁衣吗。

    我一把夺过秃头的枪,大踏步直奔顶层 的岗哨,趁着过江龙的警卫和我这方爪牙缠斗无暇抵挡我时,举臂干脆偷袭了他一枪, 枪柄撞击在警卫脖颈凸起的筋脉,他一激 灵,整个躯体轰然倒塌,溅起脚底翻腾的灰 尘。

    我负手而立,居高临下俯视波澜壮阔的 厮杀,硝烟狼藉,江山如此多娇,何止生来 爱慕功名利禄的男子,我是女人,也同样为 它的荣耀锦绣折腰。

    我发射了三连枪,荒僻的郊外炸得乌云

    滚滚,怒海惊涛。

    厮打的马仔第一声枪响无动于衷,第二 声本能的少了锐气,第三声,便看向伫立城 楼之上的我。

    我拿枪洞扫着墙壁倒映的一副副斑驳错 落的影,“胜义五百人马,受困1902赌街, 不降,便亡!我的人传来消息,他们尽数归 张三爷麾下,投诚倒戈了!跟着豪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过江龙绐你们挣得的光 彩,豪哥一分不缺加倍赏你们!过江龙没能耐 起死回生,你们的窝踩在豪哥的脚下。死守 胜义帮,把愚钝当忠贞的蠢货,继续做无谓 挣扎,死路一条!"

    我指着遍布两拨人马的灰色楼宇,"连带 着老巢,一起夷作废墟,有一个算一个!"

    我利落扬飞风衣,内口袋捆绑的炸药,

    在炮楼塔溢满的白光中,在屋檐悬吊的灯笼 下熠熠生辉,"你们的命硬,还是我的炸弹 硬。"

    密密麻麻的人影骤然熄灭躁动,仰面张 望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