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5(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35

    簇拥着我的保镖指着我向楼底的胜义马 仔怒喝,"嫂子怜惜你们养家糊口,在澳门有 饭碗不容易,豪哥那儿保你们衣食无忧,过 江龙喂肉,嫂子不亏待,螃蟹腿管饱,不识 抬举的,家里老娘等着哭丧吧。〃

    我凛冽的气场飞扬跋扈,伫立在屋檐石 阶俯瞰,“我数三个数,豪哥爱才,我来胜义 算是招兵买马,归降的既往不昝!赤胆忠肝 的,过江龙假以时日喘不了气儿,他的墓 地,我也请求豪哥,帮你们合葬!”

    我吼声震天,马仔一阵面面相觑,堂主 骚哥率先弃甲投诚,胜义帮四壁楚歌,负隅 顽抗的马仔耗尽体力,接二连三丟掉武器, 驯服于我。

    目之所及,广袤的庄院笼罩了一层大悲 大哀的阴郁。

    “劳恩小姐,三爷1902效忠他的叠码 仔,比我们伺候日子久,我们降了,三爷能器 重吗?江湖把我们当叛徒,咱哥们儿也是要 脸皮的人。〃

    我盯着抬杠的骚哥,“良禽择木而栖,是 聪明脑瓜子的立足根本。愚忠害人害己,豪 哥坐在金字塔尖,不缺卖命的部下,他搞垮 过江龙早晚而已,你们另谋高枝,豪哥不拦 着,谋不着,就别废话。"

    他被嘻得哑口无言,过江龙在道上挺傲 的,得罪人的事做绝了,城门失火殃及池 鱼,他的马仔,折了胜义帮没好果子,这伙人 已然是别无选择了,叛军俘虏,迁就的火候 拿捏不准,蹬鼻子上脸,打压过盛逆反横 行,张世豪驭人之术强悍,不用我操心,我替 他掘了过江龙的后院就行。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留在胜义老巢镇压余党,防止他们咂摸不明滋味孤注一掷灭了我这方的马仔,命 令秃头席卷东西赶赴1902向张世豪交差。胜 义帮不能起死回生,这节骨眼扛不住,过江 龙一旦有喘息余地,势必卷土重来和张世豪 玩命,吞并四大帮之一并非为钱势和地盘, 这些筹码早晚会有,不急一时,关键是打通 黑白脉络,在澳门声名鹊起,名利戳着,地 位自会源源不断,从而争天下分肥肉。

    张三爷的铁血历史,是扎根澳门的敲门 砖,三爷的名号亮相,山间猛虎抖三抖,起 点漂亮,危险也高,百分百的安稳牢固只能 硬着头皮闯。

    秃头拔掉插在顶层的黑色旗帜,威严雪 白的“胜义帮M三字迎风烈烈,它栽下高墙的 一刻,终结了过江龙统领的光辉岁月。

    帮派改朝换代比官场易如反掌,没有暗 箱操作,没有利益估量,凶猛到一场搏杀失利,成王败寇,要么盛,要么衰。

    香港的古惑仔火拼,凌晨三点干仗是大 哥,凌晨五点败仗是对方小弟,输了认栽, 栽了不是谁都能东山再起。

    这便是张世豪落得山穷水尽,同样涉黑 不敌他的袓宗却安然无恙的关键。祖宗自产 自销,州哥捅了篓子,沈检察长出面平息, 他总是擦边脱险。越来越多的黑社会割肉放 血,倚仗条子混饭吃,港澳的警匪合作,尤 其彻底。

    我深知内幕,才剑走偏锋直奔白道,把 扩展的计划敲在澳门警署,倘若郑总长蹲了 张世豪的船,东北的公检法牙口一年半载的 啃不动。

    澳门塔和1902毗邻,相距胜义_小时路 程,秃头离开二十分钟,他打了通电话绐马 仔,马仔扣在我耳畔,他说豪哥知晓咱得手了,让您带几个人一并1902汇合,十四K搞 花活,玩儿软的,送豪哥糖衣炮弹,您尽管

    撒泼。

    我有些疑惑,〃阿威也反水了?〃

    秃头说那倒不是,他还没胆子过河拆桥 衔接得这么紧凑,团灭胜义的大权,在豪哥 手里呢,他吃现成的,他得捧着咱。

    张世豪的叮嘱让我一头雾水,“那我撒泼 的理由呢?不是惹麻烦吗。"

    “您来就清楚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电话挂断后,我清点了四十五名马仔留 守,只带了四名驱车去往1902,确切说是19 02和澳门塔居中位置的十四K巢穴,威尼斯 赌城有钱,百乐门持有人脉,最有势力的属 阿威,十四K修葺的排场相当奢华,冷不丁 一瞅,遍地金辉,光彩熠熠。

    秃头比我早到了一会儿,他接应我入门压着声音说,"花豹主动找阿威谈判,事儿 办妥了,皆大欢喜不假,但阿威不傻,豪哥 这种身份,黑吃黑司空见惯,他得留一手, 帮派互控的老套路。〃

    我听了这番话,已经了然于心,我让他 回车上拿我的坤包,取出一支口红,细致涂 抹在唇瓣,“说来要感谢良州,他养我没白 养,争宠杀敌我在行。〃

    秃头笑,〃豪哥提过。"

    我一怔,"他提我什么了?"

    他推幵一扇欧式木门,穿过回廊,在马 仔引路下,抵达会客厅,“您是巾帼不让须 眉,招惹了您,您能把天折腾出窟窿。" 我赌气嗤笑,〃说得像他遭难了一样。w 不得不佩服,阿威的手笔够大,我进门 的霎那,张世豪正陷在香艳的花丛中,一屋 子的嬉笑声,要多淫靡有多淫靡。

    他的手倒还规矩,只是喂到嘴边的酒, 也架不住劝,喝了一两口。

    我柳眉倒竖,"哟,姓张的,我在胜义帮 出生入死,你讨清闲喝花酒?〃

    我二话不说,麻利夺过他的酒盏,往桌 角一掷,砰地一声,酒水倾洒出,溅湿了他 衬衫袖绾,我刁蛮尖锐得很,"男人全是狼心 狗肺,说得好听,做又是一套。"

    张世豪敛了笑意,阴沉着脸,"胡闹。" 我梗着脖子,“你还打我不成?姓张的, 你敢脱裤子,我就敢阉了你!看你泡马子 快,还是我手起刀落快。〃

    我杏眼横扫他左拥右抱的女人,女人下 意识看主子,她们的主子,是十四K的阿 威,我匆忙一瞄,大概认了轮廓,长相比过江 龙斯文,不惑的岁数,戴着金丝眼镜,个子 偏矮,清瘦的黄肤,水蓝色绸缎衣裤,一串硕大的佛珠勾在手腕,慈眉善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